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特种岁月 > 章节目录 第1229章 分别时刻

第1229章 分别时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韩北走后,庄严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坐在椅子里考虑了许久,他还是决定给严肃打个电话。

    韩北已经成长起来了,现在,带走牛世林和许二或许是件好事。

    这俩个排长都是从自己手里成长起来的,个人素质极其优秀,但是同样有个毛病,那就是傲气。

    有尿水的年轻军官身上不多不少都有点儿傲气。

    这一点无法避免。

    就像一块棱角分明的宝石,还需要打磨,不然就会扎手。

    留在这里,对韩北往后的工作开展也许不利。

    带走,在自己的手里将来去了蓝军旅,兴许真的能发光发热。

    还有一点,牛世林和许二俩人年龄尚轻,暂时没有家庭拖累,不至于让家饶负担加重。

    电话很快打通,那头严肃很快接了。

    开口就问“调令已经到了你们部队,庄严你什么时候到位啊”

    听他的口气很急。

    庄严于是开玩笑“我参谋长同志,你怎么那么着急啊,这调令不是还有六的报到限期吗”

    严肃在电话那头火急火燎“老兄,你之前也不是没看到我们这里的情况,基地到处在施工,部队人手还没完全到位,到处都是事,基地里的兵和军官一个人都恨不得掰开两半来用,你我能不急只有短短的三年时间,要将这里的一切都建设完毕,三年后,会有第一支红军部队开进基地,然后和我们来一次沙场对垒,搞砸了,你想想首长们会怎么看待我们”

    庄严听他人手紧缺,于是抓住机会“严肃,我跟你商量个事,你看看能不能帮我个忙”

    这么多年,庄严极少求人办事。

    尤其这种调动的事情。

    虽然知道不是什么牟利谋职见不得饶事情,可也算是一次调动。

    平常话挺利索,这会儿忽然觉得舌头有些打结。

    严肃显然也听出来了,满是疑惑问道“庄严,你口气不对,有什么困难吗如果有困难,你,我可以尽量帮你解决,是家属还是孩子的事情”

    “我家属和孩子那需要你来操心。”庄严笑道“是这样的,我手下有两个排长,当兵起就一直在我手下,看着成长起来的,这次我调走,师直属队这边闹得沸沸扬扬,大家伙都知道了,他们俩跑来跟我,想跟着我一起调去基地蓝军旅,你看”

    “你手下的排长是搞特种作战的”严肃问。

    庄严“嗯,我教过他们,不过他们现在是侦察营的武侦连排长。我跟你,这可是两个好兵,一个狙击可不在我之下,一个是格斗好手,4师甚至我们军,都没人是他对手。”

    “牛世林还有那个许二”严肃似乎猜到是谁了。

    庄严只好承认“对,上次我结婚的时候,你们见过。”

    话都到了这里,庄严不禁有些担心。

    万一严肃拒绝,这可难堪了。

    忽然又有些后悔。

    自己怎么能厚脸皮去麻烦严肃这种事呢

    这么多年来,虽然后来知道严肃家庭背景不简单,但是庄严心里还是有股儿傲气的,觉得战友情就应该纯洁点,不能搞那些走后门拉关系的事情。

    君子之交淡如水,军人之交明如镜。

    水里污染了别的东西,就不干净;镜子上有落尘,那就照不清。

    庄严向来遵循简单、单纯的战友情。

    所以这么多年来,即便严肃在京城景区发展很好,庄严也只是和他通电话谈谈生活,或者跟老苏他们见见面,吃个饭,聊聊,从来没有求过严肃办事。

    这第一次开口,他甚至有些担心严肃会不会因此而低看自己一眼,认为自己也是那种喜欢搞歪门邪道的家伙。

    “咳我还以为你谁呢你他俩啊”

    严肃的口气让庄严惊讶。

    他没想到严肃会这么容易就答应下来。

    “你不知道,我之前早想跟你能不能给我带几个骨干过来,也就是因为担心你不高兴,又或者太为难你,让你得罪自己部队的首长,所以我才一直没敢开口哈哈哈哈哈”

    听起来,严肃十分开心,一点没有不高心意思。

    “你现在自己开口,我可高兴死了你只要告诉我,他们俩是自愿的,只要愿意,我就能调动他们。”

    “他们当然自愿。”庄严“刚才俩人还在我办公室,跟我了想法,我还把他们给撵走了,不过后来想想,他们留在这里也许还真不如跟着我去蓝军旅。”

    “好你既然行,我就帮你搞调令”严肃大包大揽,看起来没有一点儿余地可留“你告诉他们,让他们等着,调令三内到你们那里,我这里真的等人用,你不知道现在基地这个旅是从改过来的,专业上根本不对口,还有就是你们侦察营那边”

    到这,似乎不下去了。

    “咳”

    几秒钟后,严肃又道“你都别了,反正你们侦察营只有一个名字而已,我可告诉你,你得有个心理准备,那里的兵都不是玩侦察的出身,这次我找你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再不行啊,我这个参谋长怕是要亲自下场带他们搞训练了”

    事情敲定,俩人也就匆匆结束了通话。

    一切如此顺利,庄严意料之外。

    他本来有些抑制不住兴奋,想要将消息马上告诉牛世林和许二,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还是等最后的调令下来再。

    虽然严肃答应下来就一定能办到,不过庄严觉得跨军区调动那可不是一般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免得这头了,最后出于了什么意外没成,那会更让牛世林和许二失望。

    一切似乎都敲定妥当了。

    庄严走出营部,站在走廊上,从二楼望出去,能看到远处的训练场上传来阵阵号子声和呼喝声。

    环视营区,这个自己待了好几年的营区,从一个排长到代理营长走过了风风雨雨,走过了沟沟坎坎。

    已经仲夏,咸湿的海风从东面吹来,带着一种微腥的气味,也带着一股子海草的清香。

    海风像顽皮的孩子,穿过树梢,撩动着枝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当年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海风穿过树梢。

    此情此景,如此熟悉。

    海风还是没变,变的只是这里的官兵。

    严肃办事,果然能量巨大。

    三,不多,也不少一。

    牛世林和许二的调令真的下来了。

    这哥俩高胸大呼叫,请了自己排里的兵每人一罐可乐。

    营里三个军官一起调走,这事怎么也算是大事。

    加菜、聚餐、告别,那是自然少不聊。

    告别又少不了要站起来在全连和全营面前讲话,讲讲心里话。

    庄严还好,毕竟是个代理营长,还能控制住情绪。

    牛世林和许二对这里感情也深。

    打自当兵起,就在这里成长,是第二故乡,是娘家,一点都不过分。

    着着就掉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没到伤心处。

    伤心,谁不伤心呢

    在一个地方就算百无聊赖地住上几年都有感情,更何况在这里流过血,淌过汗,收获过荣誉,得到过战友情。

    真是相见时难别亦难。

    到流令到期的前一,三人终于还是要走了。

    走的那好让林清影安排车来营门口接,三人直奔机场,拿上林清影公司安排的机票上飞机直飞京城,到了京城后再乘坐火车到呼市,那里会有基地的人接。

    时间三人也商量好了。

    4师有传统,老兵退伍或者军官转业,走的时候尽量选择起床号后半个时。

    因为那时候兵们都去训练了,营区里除了门岗和值班哨上有人,可以尽量避免见到太多的熟人。

    战友分别是一件挺残忍的事情,也是一个让人难受的过程。

    能悄无声息地走,那是最好不过。

    那,起床号吹响之后半时,时间到了六点零五分,庄严背上背囊,走出营部,来到1连前面不远处的水泥车行道上。

    清晨的空气爽朗,营区里的树上,不知名的鸟儿在啾啾地叫唤着。

    三人也不多,都背着自己的背囊,提着行李,默默朝营门外走去。

    刚走出不远,看到营门外驶入几辆猎豹suv。

    仔细一瞧,居然都是师首长的车牌。

    许二第一个吓得呆住了,“我艹不会是节外生枝了吧难道是首长反悔了”

    求月票

    求月票

    求月票

    讨论区有活动,有书币奖励,大家可以去参与一下。,,,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