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连Beta都要咬? > 第89章 番外五(大学)

第89章 番外五(大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老公, 林南星。”

    詹明志和简至轩惊呆了,简至轩手一抖,杯子砸在桌上, 里面的血液沿着杯壁溢了出来。

    林南星也怔住了, 万万没料到,霍德尔会突然喊自己老公。

    掌心被捏了捏, 霍德尔勾了勾他的小拇指,偏头望着他。

    礼尚往来呢?

    包厢内十分寂静, 忽地, 门被打开了, 服务员一声惊呼,几人齐齐扭头, 只见服务员盯着桌上的那一小摊血,双手颤抖,差点拿不稳最后一道甜品。

    简至轩连忙起身,接过菜, 笑着解释道:“没事的,刚才流了点鼻血。”

    服务员看了看包厢内的几名客人,没有丝毫异常, 她勉强镇定下来,信了简至轩的说法:

    “请问需要什么药品吗?”

    “不用不用, 我们坐一会儿就好了。”

    服务员贴心地擦拭干净桌面上的血液, 收走空盘,带上门离开。

    林南星慢吞吞地回过神, 点了点头, 对詹明志和简至轩说:“对的, 我们前段时间领证了。”

    詹明志也缓过来了, 哀怨道:“这么大的事你们居然没告诉我们?”

    霍德尔掀了掀眼皮,瞥了眼他们俩手边的复印件:“现在不就告诉你了么?”

    “还有纪念品。”

    简至轩拿起复印件,端详了一会儿,问道:“证都领了是不是准备结婚了?”

    “那我是不是要拿出生平第一份份子钱?”

    詹明志喝了口酒冷静冷静,继续说:“我的处子钱该包多少啊?”

    林南星笑了笑:“结婚的事情不急。”

    这才刚订婚半年,而且现在才大一。

    霍德尔点点头,婚礼是办给别人看的,他和小麻烦精都领证了,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夫夫了。

    想着,他挺直了腰板,蔑视桌上另外两个单身狗。

    詹明志隐约感受到了他目光中的含义,小声道:“我是有女朋友的人。”

    霍德尔嗤笑一声:“女朋友。”

    “我是有老公的人。”

    又一声老公飘了过来,林南星掏出钱包的时候都有些晕乎乎。

    詹明志见是他付钱,咋咋呼呼地说道:“霍爷,你可是工作的人了,怎么还让林小少爷付钱呢?”

    霍德尔骄傲地扬起下巴:“因为我把工资卡上交了。”

    有家室的人才配上交工资。

    詹明志get不到他的点,上交工资什么的听起来就很可怕。

    他同情地拍了拍霍德尔的肩:“太惨了,霍爷,我请你喝奶茶吧。”

    听见后半句话,霍德尔下意识把前三个字忽略了,他挺久没喝奶茶了。

    “走吧。”

    菜馆的设备出了问题,迟迟没有收到林南星转账的金额,林南星便和简至轩在收银台等着,霍德尔和詹明志则去街对面买奶茶。

    “好了好了,出来了。”

    收银员小姐姐松了口气,笑着道歉:“不好意思,让两位等了这么久。”

    “没关系。”

    林南星笑了笑,一转身,遇到迎面而来的毛立新和崔向明。

    崔向明主动打招呼道:“南星,巧了,你也在这儿吃饭?”

    “是,好巧。”林南星点头笑道,和班助简单的交流片刻,便和简至轩离开了。

    毛新立打量了眼他身旁的简至轩,不是刚才那个。

    吃顿饭的时间就换了个Alpha?

    毛新立嫌弃地往边上躲了躲,避开林南星。

    等林南星离开,崔向明扭头问毛新立:“那个Alpha是南星的男朋友么?”

    毛新立立马摇头:“不是,和我之前看到的不是同一个人。”

    说完,他眼里闪过一丝恶意:“这好像是第三个还是第四个Alpha了,南星边上一直不缺Alpha,我看每周来接他回家的车都是不一样的…………”

    崔向明皱了皱眉,他作为一班的班助,绝大部分同学的情况都是了解过的,林南星不像是那种人。

    “大概是误会吧,应该只是普通朋友。”

    毛新立是林南星的同班同学,更是室友,不了解的人听见他说的这个八卦,自然是信了,同行的另外几人纷纷打听起细节来。

    ……

    这个周末林南星一直陪着詹明志到处瞎逛,没有留意学校的消息,周一早上也带着詹明志逛了逛首都。

    下午上课前,才搭着爸爸的车,匆匆赶去学校。

    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离上课还剩五分钟,林南星跑下车,连书包都忘了拿。

    林先生连忙喊住他,把书包递给他:“这么着急做什么,迟到一会儿老师能理解的。”

    一旁的霍德尔点头附和。

    林先生笑道:“我和小霍去机场接你妈,然后来接你吃晚饭。”

    “好的好的,那我晚上就直接住家里了,让室友帮我照看着。”

    林南星说完,挥挥手,跑向离校门口最近的那栋教学楼。

    跑了没几步,身后响起范鑫鑫的声音:

    “南星,你要去哪儿啊?”

    林南星停下脚步,转身看见范鑫鑫和白毛背着书包,慢悠悠地走在树下。

    他看了眼手表,气喘吁吁地说:“快上课了,你们不跑么?”

    教室在四楼,这栋教学楼没有电梯,只能跑上去。

    范鑫鑫愣了下,笑道:“今天下午的课取消了啊,你没看见班群的通知么?”

    林南星这才松了口气,解释道:“这两天有点忙,没有打开过班群。”

    “今天下午没课,你们要去哪儿?”

    “去图书馆逛逛。”白毛说道。

    他和范鑫鑫对视一眼,犹犹豫豫地问:“那你是不是也不知道学校最近传的八卦啊?”

    林南星抬眼:“什么八卦?”

    “就是……”范鑫鑫顿了顿,小声道,“不知道谁传出去,说我们专业有个姓林的Omega,是大学城知名‘交际花’,就整天坐豪车上下学,身边的Alpha换了一个又一个。”

    林南星眨了眨眼,八卦之心燃起:“所以是谁啊?”

    “居然还是我本家。”

    白毛扶额,无奈地说:“我们专业没几个姓林的,姓林的中间你家世最好。”

    大家虽然没有聊起过自己的家庭背景,但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真少爷和假少爷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白毛家是开公司的,有点小钱,一眼就看出林南星的吃穿用度和普通人不一样,不是大牌就是高定,显然家世不菲。

    林南星恍然大悟:“有人造我谣啊。”

    范鑫鑫拍拍胸脯:“你放心,我听到这个八卦的第一时间就告诉大家是假的。”

    “不知道是哪个煞笔东西乱说话。”白毛同仇敌忾道。

    林南星想了想,这段时间也就毛新立看他不顺眼,再加上周末他看自己和简至轩的眼神……

    造谣者是谁显而易见。

    正想着,范鑫鑫凑到他耳边,慢吞吞地问道:“南星啊,刚才我和白毛看见你从车上下来了。”

    “那个……车上的Alpha是你对象么?”

    林南星没多想,应道:“对的。”

    范鑫鑫睁大眼睛,脱口而出:“他真的是你高中同学么?”

    白毛拍了拍他的脑门:“问什么呢你。”

    说罢,他扭头好奇地盯着林南星,眼里闪烁着同款光芒。

    “是啊,”林南星纳闷,“怎么了?不像么?”

    范鑫鑫点头,委婉地说:“看起来……好像比我们大那么……一点点。”

    这一点点大约有个十几岁。

    那个Alpha帅是帅的,可看起来明显和他们不是同一辈的人啊!

    这、这怎么长得这么老成?

    林南星摸摸鼻子,有些惊讶室友们的火眼金睛。

    居然连霍德尔年纪大都看出来了。

    他想了想,解释道:“他年纪是比我们大一些,不过很少有人看出来。”

    他们都是瞎子么?

    范鑫鑫把吐槽咽回去,他比白毛想的多一点。

    他怀疑林南星被那个Alpha骗了。

    那些个年纪大的老Alpha喜欢的类型都差不多,白白嫩嫩水水灵灵的小Omega。

    可不就是林南星么!

    连有人造自己谣都反应不过来……

    想着,范鑫鑫又给林南星加了个纯洁无知的标签。

    容易被骗啊……

    林南星完全不知道室友看见的Alpha是他爸,而不是霍德尔。

    见室友的问题都围绕着霍德尔,他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合理地怀疑他们是在暗示他该请家属饭了。

    霍德尔这周末要去考驾照最后一门考试,最早也只能下周末。

    林南星开口问道:“你们下周末有事情吗?”

    “下周末学校不是有秋招吗?我想去——”范鑫鑫笑道。

    白毛打断道:“秋招还早着呢。”

    “下周六是组织部的活动,周日校学生会的。”

    范鑫鑫疑惑:“啊,下周末组织部有活动吗?”

    “你没看见群里说么?”

    林南星听着听着,偏头看他们:“你们都进组织部了?”

    “是啊……”白毛叹了口气,“我们俩,还有毛新立,就尼玛无语……他这种人都能进。”

    林南星笑了笑:“不说他,那下下周请你们吃家属饭,你们想吃什么?”

    “火锅!”

    “没出息,我要吃米其林餐厅。”

    …………

    家属饭最后定下的是17号周六的午饭。

    大课不会无缘无故取消,没上的课老师总是会找个大家都有空的时间补回来。

    周五林南星正准备回家,便看到了班群关于补课的通知。

    周六早上。

    嫌来来去去太麻烦了,林南星周五便没有回家,等周六上完课,直接和范鑫鑫、白毛去吃饭。

    老师也不想占用学生们的课余休息时间,讲完知识点,早早地下课了。

    离吃午饭还早,林南星想了会儿,主动邀请室友先去家里坐坐。

    刚到小区楼下,他收到了霍德尔的短信。

    【我去公司给爸爸送文件,等会儿直接来学校接你们。】

    林南星弯了弯唇:【我们已经下课了,刚刚带着他们进小区。】

    【好的,那我等会儿直接回来。】

    庄女士在美容院做SPA,家里没有人,

    林南星给他们倒了水,怕他们无聊,便拿出游戏机:“玩游戏吗?”

    “好啊好啊。”

    白毛大大咧咧地坐到沙发上,接过游戏机。

    游戏打到一半,他觉得有东西硌屁|股,随手一摸,掏出一只手机:“谁的手机在我屁股底下?”

    范鑫鑫摇头:“不是我的,我的在兜里。”

    林南星正在紧张激烈地玩游戏,压根儿没听清楚白毛在说什么。

    白毛歪了歪身体,正要问他,手机忽然震了震,屏幕亮起。

    白毛瞪大眼睛,瞳孔地震,一句卧槽从嘴里溜了出来。

    范鑫鑫伸长脖子,凑过去看了看,倒吸一口气。

    林南星扭头,一脸疑惑:“怎么了?”

    “没、没什么。”

    白毛下意识地盖住手机:“我被老范的技术菜到了。”

    范鑫鑫:???

    白毛给他使了个眼色,等林南星又投入到游戏世界中了,他才小心翼翼地拿出手机,指着屏保上Alpha儒雅的脸,压低声音问道:“上次是这个Alpha吧?”

    “我没看错吧?”

    范鑫鑫肯定地点头:“对,就是他。”

    白毛低头盯着手机屏幕。

    屏保是一男一女的合照,两人年纪相当,动作亲昵。

    白毛用只有他们俩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卧槽,他们该不会夫妻吧……”

    范鑫鑫看了看屏幕上依偎在Alpha身边秀丽端庄的女人,又看了看一旁的林南星,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可能是……兄妹?”

    话音刚落,手机又震了震,弹出新的消息。

    【老婆:你在哪里?】

    范鑫鑫吓得打了个嗝,居然真的是老婆!

    听见范鑫鑫止不住的打嗝,林南星这才意识到自己没给他们倒水,笑道:“你们想喝什么?果汁还是饮料还是水?”

    “我都行。”

    “冰的吧,我想冷静冷静。”

    林南星看了白毛一眼,还以为是游戏输了,所以他要喝点冰的。

    “我给你们榨果汁吧。”

    “好的好的。”范鑫鑫木木地点头。

    “那个……”

    白毛慢吞吞地开口:“南星啊,你平常会看你对对象的手机吗?”

    “不看。”

    林南星摇头:“没什么好看的。”

    白毛不忍直视别过脸,难怪这个Alpha这么嚣张。

    连屏保备注都不遮掩一下。

    林南星一走,范鑫鑫严肃地对白毛说:“我觉得南星肯定是被骗了。”

    这时候,手机再次弹出消息。

    【老婆:我知道了,小霍告诉我了。】

    范鑫鑫越看这个备注越生气:“这个老男人,一看就是斯文败类、衣冠禽兽……”

    “欺骗纯情男大学生……”

    白毛心里咯噔一下,皱眉道:“不是,她说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该不会……”

    “叮咚——”

    门铃声响起。

    林南星正在给他们榨果汁,听见门铃声,估计是庄女士做完SPA回来了。

    “你们谁去开一下门吧,我……”

    白毛应道:“好的。”

    他拉着范鑫鑫,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透过智能猫眼看到了门外的人。

    正是屏保上的女人。

    白毛下意识挡住猫眼前,紧张地心脏狂跳:“卧槽卧槽卧槽。”

    “叮咚——”

    范鑫鑫捂着胸口,小心翼翼地问:“怎么办啊?”

    “她是来捉奸的吗?”

    林南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迷茫地看着他们:

    “什么捉奸?”

    范鑫鑫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白毛抓了抓头发,把手机扔给林南星:“哎……你、你自己看吧。”

    林南星低头看了看,爸爸的手机。

    他更加迷惑了:“怎么了?”

    白毛恨铁不成钢地说:“他有老婆了!现在就在门外堵你!”

    说完,咔哒一声,门开了。

    白毛和范鑫鑫连忙挡在林南星身前,见庄女士身后还站着Alpha,立马说:“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手。”

    他高举手机,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报警了!”

    庄女士:???

    霍德尔:???

    林南星:???

    范鑫鑫看看林南星,又看了看庄女士和霍德尔。

    好像没有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

    几人懵了会儿,霍德尔注意到庄女士手上的几袋化妆品,开口道:“妈,给我吧。”

    白毛依然沉浸捉奸的气氛中,听见霍德尔的话眼睛都直了。

    好家伙,那个老东西儿子都这么大了?

    “我们南星是被骗的!”

    庄女士:???

    霍德尔:???

    林南星:???

    范鑫鑫又扯了扯白毛的手,弱弱地说:“老白啊,我们会不会搞错了啊。”

    林南星茫然地开口:“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庄女士琢磨了会儿,觉得自己老了,听不懂年轻人在说什么。

    霍德尔垂下眼,看见林南星手上的手机,说道:“爸的手机也忘了么?我再去趟公司吧。”

    “我去吧,顺便和他吃顿饭。”

    庄女士伸手接过手机,捋了捋头发:“你们年轻人好好玩。”

    “拜拜。”

    林南星挥挥手,关上门。

    看着这和谐友爱的一幕,白毛和范鑫鑫懵了。

    白毛意识到他们肯定搞错什么事情,他问林南星:

    “那个……你和刚才的女士……”

    林南星:“那是我妈。”

    “奥……”

    白毛木着脸,慢吞吞地转向霍德尔:“所以他……”

    霍德尔淡定地掏出结婚证复印件:“我是林南星的Alpha。”

    “已经结婚的那种。”

    白毛反应过来了,他和范鑫鑫把爸爸和对象搞混了。

    现在想想,那位儒雅的Alpha和林南星长得还是有几分相像的。

    林南星开口问道:“你们俩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范鑫鑫麻木地解释:“我和老白那天在校门口看到了……叔叔……”

    林南星看着他们,再想想刚才那些台词,没忍住笑了出来。

    没想到他们这么能脑补。

    白毛和范鑫鑫对视一眼,又尴尬又好笑又松了口气。

    霍德尔不明所以,追问道:“然后呢?”

    白毛眼神飘忽:“不小心把叔叔认成了同龄人。”

    霍德尔眯起眸子,爸爸不在都在拍马屁,爸爸在还得了!

    林南星笑道:“不早了,去吃饭吧,马上到预约的时间了。”

    几人往外走,霍德尔凑到他耳边,指了指白毛:“他叫什么?”

    林南星点头:“嗯,你认识吗?”

    霍德尔:“他不对劲。”

    林南星顿了顿,疑惑道:“什么不对劲?”

    “他拍爸爸马屁,有问题。”

    “他是不是喜欢你?”

    林南星:“……他说的是实话。”

    霍德尔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好啊,这才几天你就帮他说话了。”

    “再过几天你是不是要为了他跟我离婚了?!”

    “渣O!”

    林南星:“……然后呢?”

    霍德尔神色严肃:“长期分居对夫夫感情有碍。”

    “我得去和你们辅导员聊聊。”

    听出霍德尔是在借题发挥,林南星淡定地无视他,走进电梯。

    一顿饭下来,霍德尔成功地贿赂了白毛和范鑫鑫,让他们没事的时候告诉他一些林南星的日常。

    白毛当即把学校里的谣言、毛新立对林南星的敌意等等原模原样地说了一遍。

    霍德尔皱了皱眉,姓毛?

    “是那个说自己爸爸在林氏工作的人么?”

    “对的对的,就是他。”

    “我知道了。”

    * * *

    立秋之后,气温逐渐降低,流感开始肆虐,越来越多的学生感冒,辅导员临时召开了年级大会,关心学生们的身体健康。

    天气一冷,林南星就犯困,午觉一睡根本起不来,还是被范鑫鑫打电话叫醒的。

    他看了眼时间,离年级大会开始还有20分钟,来得及。

    林南星打着哈欠,慢悠悠地起床、慢悠悠地出发,走小路进教学楼,刚进了侧门,便听到前方响起毛新立的声音。

    “一千?太少了,两千吧。”

    听到一旁的动静,毛新立瞬间转身,第一眼看见的是林南星大衣上奢侈品牌的logo,之后才发现这人是林南星。

    他嗤了声,继续说:“好的,那我等你打钱,爸爸。”

    毛新立着重强调了最后两个字,说完还瞥了林南星一眼。

    林南星正眼都没瞧他,直接上楼,去二楼开年级大会的教室。

    教室里坐满了,林南星靠着白毛那一头醒目的发色,很快就找到了他们。

    范鑫鑫拍拍一旁的空位,示意他坐下。

    从教室门口到后排的这段路,林南星听见不少同学在聊关于自己的谣言。

    “我听说毛新立的家人在林氏工作诶。”

    “你知不知道咱们专业有个‘交际花’啊。”

    “听过,假的吧,咱们专业姓林的就那么几个。”

    …………

    林南星坐下后,发现周围的同学也在聊这件事。

    不过大多数同学都不相信这件事,影视文学专业一共就三个班,每个班大约二三十个人,平常都是一起上大课,再加上作业都是需要合作的小组作业,大家或多或少对同学都有些了解。

    姓林、Omega、豪车上下学……

    撞到过林南星上下学的人很快就解码了。

    坐在林南星身后的班长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问道:“你知不知道有人……”

    班长简单地说了一下学校最近的传闻,他之前统计过班级成员的信息,知道林南星是真的家世好,学校突然爆出这种消息,显然是恶意的。

    “我知道了,谢谢班长。”

    林南星抬眼,看向不远处和二班同学一起坐的毛新立。

    范鑫鑫和白毛都站在他这边,毛新立和室友关系都不好,除了晚上回寝室睡觉,几乎不和他们待在一起。

    毛新立正在和同学兴致勃勃地聊天,扭头对上了林南星的目光,他猛地一顿,神情有些心虚。

    “继续啊,八卦怎么说一半就停了。”他身旁的同学催促道。

    铃声响起,辅导员走上讲台,扬声道:“好了,安静一下,咱们把重要的几件事情讲一下。”

    教室里窸窸窣窣的声音渐渐消失。

    林南星收回目光,看向讲台。

    等大家安静下来,辅导员开口道:“首先说一下目前的流感问题,大家上课都开窗通风,寝室里也不要一直闷着……”

    “还有,这周末学校有招聘会和讲座,讲座是关于职业生涯规划的,和我们专业有关,所有同学务必到场。”

    “招聘会最好也去看看,虽然现在是大一,但也可以去了解了解他们的要求……”

    辅导员足足讲了一个小时,才意犹未尽地结束,摆摆手示意大家可以离开了。

    林南星没有回寝室,跟着辅导员进了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了学校最近的谣言。

    辅导员愣了会儿,问道:“你知道是谁在造谣么?”

    林南星摇头:“不确定。”

    不确定不代表没有头绪,辅导员顿了顿,问道:“最近有和同学闹过矛盾吗?”

    林南星没有遮掩,直接说:“和室友毛新立的关系不怎么好。”

    毛新立……

    辅导员皱了皱眉,林南星和毛新立这两个同学他都接触过,有些了解。

    “好的,我知道了。”

    “我去了解一下情况,你先回去吧。”

    林南星应了一声,走回寝室,刚到寝室便收到专业大群@全体成员消息。

    【陈德(辅导员):最近学校有不少同学在传播关于同学的不实消息,希望大家不信谣不传谣,学校会处理这件事的。】

    同样的话,辅导员发了三遍强调。

    休息时间不少寝室的门是开着的,消息清脆的滴滴声此起彼伏。

    “什么不实消息啊?”

    “害,估计就是那个‘交际花’的事情。”

    “新立,你不是说这是真的么?”

    “是真的啊,学校肯定是不想传出不好的名声,就是说说的而已。”

    “不说这个了,诶,我听芳芳说你寒假要去林氏投资的剧组实习?”

    “卧槽,真的假的啊?”

    “我爸爸在林氏工作的啊,我前几天还去林氏了呢。”

    …………

    林南星走进寝室,白毛一把将门关上,毛新立声音被隔绝在外。

    白毛翻了白眼,长舒一口气:“舒服了,终于听不见他们说话了。”

    “就离谱,说话不关门,巴不得全校都知道他要去剧组实习了么?”

    范鑫鑫抱着椅背,幽幽道:“那可是王导的剧组,王导诶,他拿过多少奖了。”

    “不是什么小网剧,换成我我也要嘚瑟。”

    林南星眨了眨眼,笑道:“你们想去么?林氏投资的那个。”

    “想是想的,”白毛诚实地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才不乐意为了个实习机会去找毛新立。”

    林南星喝了口水,淡定地说:“不用找他,我给你们安排。”

    白毛和范鑫鑫只道他在开玩笑,你一言我一语地附和道:

    “好啊好啊,有实习工资么?”

    “包吃包住么?”

    “包分配Alpha吗?”

    …………

    周末很快就到了,这次秋招林氏集团也会来,霍德尔负责这次的招聘会,林南星周五便没有回家,准备等周六下午的职业生涯规划讲座结束,再和霍德尔一起离开。

    招聘会上很多人,林南星远远的看了眼认真工作的霍德尔,没有走近,发了条微信,转身走向礼堂。

    白毛和范鑫鑫作为组织部的干事,有不少杂活要干,他得早点去礼堂,给他们俩占个讲座的位置。

    看见林南星的消息后,霍德尔起身,整了整衣襟向外走。

    助理连忙喊住他:“霍总,您要去哪儿啊?”

    霍德尔掀了掀眼皮,淡淡地吐出三个字:“秀恩爱。”

    助理:???

    霍德尔走出招聘会的场地,沿着路标径直走向礼堂。

    走到一个岔路口,路标没了。

    霍德尔扫视一圈,看到前方站着个穿红色小马甲的志愿者。

    他走过去问道:“同学,礼堂在哪里?”

    “就在、在……”

    志愿者抬手指着不远处的礼堂,扭头看到霍德尔的脸后,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了。

    霍德尔垂下眸子,看见他胸前的工作证。

    戏剧影视文学一班

    组织部干事

    毛新立

    看见这个名字,霍德尔抿了抿唇:“你是大一的么?”

    他今天穿着一身正装,身形颀长,气度不凡,浑身上下萦绕着霸道的Alpha信息素。

    毛新立早就被他的Alpha信息素迷晕了,丝毫没有察觉到对方信息素中混杂的Omega信息素。

    听霍德尔这么一问,他脸颊羞红,小声地嗯了一声。

    “我是大一的。”

    霍德尔知道了,这人就是范鑫鑫和白毛说的那个姓毛的Omega。

    他撩起眼皮,缓缓道:“不要错过等会儿的讲座。”

    “我肯定会去的!”

    毛新立激动地说,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波动后,他连忙镇定下来,小声问道:“您是学校请来分享经验的学长吗?”

    霍德尔没搭理他,满眼都是正前方,站在花坛边的林南星。

    他正在给别人指路,嘴角弯起,右脸颊的酒窝若隐若现。

    霍德尔眯起眸子,盯着他脸上的笑容,有些不悦。

    见他一直看着那个方向,毛新立也望了过去,看到是林南星后,羞涩的神情顿时变了。

    他咬了咬牙,开口对霍德尔说:“他是我们班的同学,好像已经结婚了。”

    “他……”

    霍德尔没有听他废话,抬腿跟上林南星。

    讲座的事情,他没有说起过,林南星只知道霍德尔会去招聘会。

    时间还早,礼堂没什么人,学生会的同学在门口负责签到。

    林南星签好名字,听见同学在耳畔说:“卧槽好帅啊。”

    “哪儿哪儿?”

    “卧槽,真的。”

    林南星放下笔,好奇地回头,只看到一抹黑色的衣角。

    他没有多想,走进礼堂,挑了个中间的位置。

    这次职业生涯规划讲座主要是针对影视文学相关专业的,按理说礼堂会有很多空位,可讲座还没正式开始,礼堂便爆满了。

    范鑫鑫和白毛艰难地挤过人群,走到林南星身边。

    林南星纳闷地问道:“怎么这么多人?”

    白毛兴冲冲地说:“听说有个国外的演员来给我们分享经验,半个学校都过来了。”

    林南星:???

    演员来分享编剧的职业生涯规划?

    还是国外的?

    林南星抬头看向台上播放的PPT介绍,更奇怪了:“上面没有写啊?”

    “肯定是怕太多人了,发生踩踏事件。”范鑫鑫十分肯定地说,坚信有演员来分享经验。

    礼堂的人越来越多,最后一点位置都没有了,不少同学坐在后排的台阶上。

    辅导员看见这一幕的时候面色惊讶,随即笑道:“谁把我们有特别嘉宾的事情说出去了?”

    听到这话,礼堂内坐着的人更激动了,有人按捺不住,大声问辅导员特别嘉宾是谁。

    辅导员笑了笑,卖了个关子。

    他简单地说了些开场白,便让本校毕业的学长学姐先来分享经验。

    他们大多是分享自己的人生经历,不算是职业生涯规划。

    林南星听着听着有些困了,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

    在陷入梦乡的前一秒,礼堂忽然躁动起来,白毛爆出一声:“卧槽!”

    林南星被他晃醒,迷迷糊糊地抬头。

    只见霍德尔西装笔挺,握着话筒站在台上。

    他懵了会儿。

    “哇,总经理这么帅的吗?”

    “好年轻啊我的妈。”

    “我单方便宣布他是我的Alpha了。”

    …………

    白毛推了推林南星,难以置信地说:“你家Alpha来了!”

    前排的毛新立听见这话,回头看了眼,嗤笑了声,小声和同伴嘀咕:“对对对,谁都是他Alpha。”

    范鑫鑫后知后觉地说:“南星你姓林……”

    “卧槽。”白毛这下也反应过来了,林南星的林,林氏的林。

    他松开林南星的衣角,用手压平褶皱,问道:

    “南星,剧组的事情还算数吗?”

    “你们好,我是霍德尔。”

    霍德尔低哑的嗓音响起,全场安静下来了。

    他抿着唇,神色淡淡的,举手投足间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

    林南星恍了恍神,他很少看见霍德尔这么一本正经的模样。

    霍德尔没有多说废话,简单粗暴地先介绍公司:“林氏集团是国内五百强企业,旗下产业覆盖…………”

    PPT很官方,都是公司的宣传图,公司内部办公场所的照片以及员工的照片等等。

    霍德尔放慢语速:“林氏秉承着‘以人为本’的理念,目前正在扩建休息娱乐场所……哪怕是临时的员工,也提供体检和员工宿舍。”

    说着,他放出扩建的照片,除了场地的照片,还有工人的。

    工人们带着安全帽,微笑地看着镜头,其中有一张照片是工人给自己的儿子带安全帽。

    儿子只露出了半张侧脸,但熟悉的同学一眼就看出来了。

    “诶,那、那不是毛新立么?”

    “真的啊……”

    听见自己的名字,毛新立愣了下,看见台上的合照后,脸色大变。

    为什么爸爸的照片在上面?

    为什么他的也在?!

    看见他的神情,一旁的同学相视一眼,不说话了,侧了侧身,离毛新立远了些。

    不是因为毛父的岗位,而是因为毛新立的谎言。

    毛新立抠着掌心,谎言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被拆穿,前所未有的恐慌席卷了全身,他听不清楚周围的声音,反射性地认为大家在呵斥他骗人,说他撒谎……

    林南星没有注意到毛新立的事情,满眼都是霍德尔。

    霍德尔没有隐瞒自己高中毕业的事情,他淡然地讲述了自己是如何根据自身的兴趣、特点选择岗位,又是如何努力实现这一目标的。

    不知不觉间,讲座结束,到了最后的问答时间。

    问问题需要主持人递话筒给台下的同学,一个Omega仗着人多,直接喊道:“霍总,你缺Omega,上过大学的那种。”

    霍德尔听见这个问题,眼里拂过一丝笑意。

    他望向坐在人群中的林南星,轻笑道:“不缺。”

    “我有伴侣了,正在上大学的那种。”

    话音一落,全场起哄。

    范鑫鑫和白毛激动地手舞足蹈。

    毛新立注意到了霍德尔看向林南星的目光,他僵硬地扭头,看着林南星的侧脸,逐渐意识到了一些事。

    讲座结束需要签退,所有人有次序的退场。

    辅导员握着话筒,开口道:“一班的毛新立过来一下。”

    听见这话,毛新立背脊发凉,跌跌撞撞地走到辅导员身边。

    辅导员拍拍他的肩,语气平淡地说:“先做人,再做事。”

    “跟我去一趟院长那边。”

    毛新立眼前一黑,完了、完了……

    当晚,辅导员在班群发了一则通知:

    【经查,一班毛新立同学在学校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破坏他人名誉,先校方作出以下处罚决定……】

    大学有不少在办公室当老师助理的勤工俭学岗位,通知出来了下一秒,便有“课代表”补足了所有细节,详细地阐述了一遍前因后果。

    没过多久,组织部也发了相关通知,因某干事品行不端决定重新招一名干事。

    …………

    晚上,枕边的手机震个不停,响个不停。

    林南星眼睫颤了颤,推开霍德尔,哑着嗓子说:“手、手机……”

    霍德尔皱了皱眉,直接关机。

    他俯身吻了吻对方的唇瓣,拉回对方的注意力。

    他侧了侧身,抚上林南星的敏|感|点。

    林南星刚刚清醒的大脑再次变成一团浆糊,晕乎乎飘飘然,什么都想不动了。

    霍德尔低垂着眸子,缓缓道:“我觉得你不适合寝室生活。”

    林南星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

    霍德尔再接再厉,继续说:“我去找你们老师,说不住校了。”

    不住校三个字,林南星听进去了,哼哼唧唧摇头:“要、要住。”

    “不住。”

    霍德尔咬了咬他的耳垂,哑声道:“好不好,老公?”

    林南星低哼一声,酥麻感遍及全身,阵阵激荡。

    他只能感受到霍德尔灼热的呼吸,滚烫的肌肤……

    “好、好……”

    霍德尔啄了啄他的鼻尖,低笑道:“老公真好。”

    第二天早上

    林南星醒来,发现卧室里多了些东西。

    多了些学校寝室的东西。

    他揉了揉眼睛,嗯,没看错。

    “霍德尔?”

    霍德尔拎着他的书包走进来,镇定地说:“你昨晚答应我了,搬回来住。”

    林南星眯起眸子:“昨晚?什么时候?几点?”

    霍德尔理直气壮:“昨晚十点半。”

    “我就知道你要耍赖,录音了!”

    说完,他掏出手机,播放录音。

    一问一答间,伴随着若有若无的碰撞声。

    听见自己黏腻的嗓音,林南星脸颊燥红,对霍德尔说:

    “永远不要相信男人在床上说的话。”

    霍德尔紧抿着唇,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片刻后,他夺门而出。

    紧接着,林南星听见霍德尔悲愤地喊道:

    “爸!妈!”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