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那就跟我回家 >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chapter 71

    知眠闻言, 呆住。

    她知道EA世界赛是七月底,一个半月相当于现在到比赛结束,他都要训练。

    她眨了眨眼眸, 问他:“那你们是在哪里集训?在国内吗?”

    段灼喉结滚动, “要去英国。”

    “那么远……”

    “嗯,是世界赛的模拟场地, 俱乐部租用下了, 到时候可能还会举办几次模拟赛。”

    知眠轻轻应了一声, 提起唇角:“这次世界赛很重要,你们一定要好好练, 而且你一直的梦想不就是带着GYB拿世界冠军吗?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段灼捕捉到她眼底难掩的情绪, 倾身靠近, 抬手捧起她的脸,贴着脸颊的指腹挲摩着, 语气沉哑:“明明不开心还笑?”

    知眠心间一荡, 垂下头,抿了抿发涩的唇:“那我再舍不得你,还能不让你去吗?”

    下一刻, 下巴就被挑起,男人的吻即刻封住了她的唇。

    知眠不禁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就被男人搂进怀中。

    一个吻里,藏着太多情绪。

    是爱意, 是不舍。

    知眠心里竟觉得,他还没离开, 她就已经开始想他了。

    半晌, 一吻停下, 段灼扣住她的后脑勺, 两额相抵间,他气息喷洒在她脸颊,看着她,眼底如黑墨翻滚:“眠眠乖,等我回来,嗯?”

    等到这次比赛结束,他一定会好好陪她,不让她再像从前那样,总是觉得他忙于事业,对她不管不顾。

    知眠莞尔:“好,我等你。”

    她再度亲了下他的唇,俏声道:“不就一个半月吗?又不是不回来了,我等得起。而且接下来我也有个全国巡回的签售会,还不一定有时间想你呢。”

    “什么签售会?”

    “今早林灵和我说的,《八月季风》第二本上市了,然后出版社为了宣传,给我安排了一个全国签售会,估计我接下来也挺忙的。”她傲娇,“你别不信,我现在也是很出名的。”

    段灼笑,“我家小孩儿这么厉害啊。”

    “所以你安心比赛,不用担心我,你只要知道,我在你背后支持着你,不管结果如何,你在我心里都是最棒的。”

    段灼心间一片柔软,末了揉揉她的头,“好。”

    -

    几天后,在知芸和知眠双方律师的协商下,知芸把当初童秋月财产的剩余部分,全部转回知眠名下。

    至此,知眠打算和他们再无瓜葛。

    知眠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突然间想要去陵园看看父母。

    晚上,躺在床上,知眠和段灼讲了明天白天要去陵园后,男人却说陪她一起去。

    “你今早不是还要去俱乐部吗?”

    他后天就要出发去英国了。

    “没事,我可以请个假。”

    知眠有些迷茫怔然,段灼把她揽进怀中,“我好久没去给叔叔阿姨扫墓了,这次我陪着你,行吗?”

    “嗯。”

    他愿意去,说明他在意她,也在意她的父母,她自然是乐意的。

    翌日,知眠和段灼出发去往市郊的陵园。

    早上,天色晴朗,今天陵园里没什么人,微风安静卷过,两人沿着杂草微生的台阶一层层往上,穿过一座座墓碑,最后拐弯,走到一块墓地面前。

    墓碑上有两个名字。

    知弘济,童秋月。

    把墓碑擦拭一遍,又清理了下周围的杂草,最后知眠把买来的百合花和泡好的茶放在墓碑前。

    知眠蹲下身,轻轻抚过墓碑上的两个名字,“爸妈,我来看你们了。”

    父母亲已经走了许多年,她现在每次来到这,不会像刚开始那么难过了,只是每次回想起父母,知眠总是在想,如果他们还在她身边,那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

    她含笑聊起现在的生活:“爸妈,我已经把你们留给我的东西拿回来了,我现在大四毕业啦,成为了一名小画家,我的漫画有好多人喜欢呢,而且现在,我和段灼又在一起啦,他特别疼我爱我,就像爸爸当初爱妈妈那样。”

    她说完,肩膀就被揽住。

    段灼在她旁边蹲下,知眠和他对视,扬起唇角。

    而后段灼看向墓碑,几秒后温声开口:“叔叔阿姨,我是段灼,眠眠的男朋友。”

    段灼想起从前,道:“对不起,曾经我对眠眠不好,没好好疼爱她,让她伤心难过了,是我对不起她。”

    知眠呆呆一愣。

    “从今往后,我答应你们,一定会好好照顾眠眠,这辈子我都会陪在她身边。”

    “我绝对不会再让眠眠孤单一个人,请你们放心把她交给我。”

    知眠看着男人,眼眶就氤氲上一股热气。

    她的手而后被握住。

    知眠摊开手,和他十指相扣,慢慢扬起唇畔。

    从前她总说自己孑然一身很孤单,但从今往后,无论前方是何路,皆有他来相伴。

    -

    第二天,段灼去国外参加集训。

    EA世界赛是EA界最顶级的比赛盛事,每三年一届,今年在荷兰举办。

    经过去年的预选赛和小组淘汰赛,这次进入EA世界总决赛的一共有十六支来自世界各地的站队,中国的唯一代表,就是GYB。

    一共有四场比赛,十六进八,八进四,四进二,最后两支队伍争夺总冠军。

    从八月初开始,四场比赛耗时二十天。

    而现在是属于最后的冲刺阶段。

    段灼去集训后,还是能和小姑娘保持联系,两人每天都会视频,聊聊生活中发生的小事,说说今天都做了什么,或是互诉思念之情,感情并没有觉得淡了,相反觉得更加深了。

    段灼刚离开的那几天,知眠心里其实很难受,每天回到家,看着空荡荡的别墅,一个人画画,一个人吃饭,而后一个人睡觉,她感觉生活被抽离了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做什么都有点无精打采。

    她没敢告诉男人,晚上她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着窗外的夜色,数着还有几十天才能见到他,有点时候会忍不住掉几滴眼泪。

    但是渐渐的,她也学会适应他不在她身边的日子。

    全国签售会开启后,她生活变得很充实,要全国各地跑,她见到了很多喜欢她的粉丝,而且加上《八月季风》影视的消息在网络上放出,她漫画书的销售数据节节攀升,在市场上反响很好。

    有天晚上,她把好消息告诉段灼,男人听完,末了道:“眠眠,你不仅是你爸爸妈妈的骄傲。”

    “什么?”

    “你也是我的骄傲。”

    知眠心头荡漾,“我也是你的骄傲吗?”

    “我的女朋友这么优秀,难道不是吗?”

    知眠心里暖洋洋的。

    在她心里,光芒万丈的段灼是她的骄傲,殊不知在男人心里,她同样也让他骄傲呢?

    知眠忽而觉得,他们现在只是暂时分开了两条赛道向前跑,他们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各自为了自己和对方而努力奋斗,等到将来,赛道尽头再相汇时,他们都会遇见更好的对方。

    美好的爱情,会让两个人都变成更好的自己。

    知眠怀揣着这样美好的愿望,便感觉一切都豁然开朗起来。

    时间也如流水飞逝而过。

    从六月到了七月。

    七月底,知眠的全国巡回签售会顺利结束,而段灼的训练也到了收尾阶段。

    回到霖城第二天,她收到诸葛宇女朋友,孔思的电话,问她要不要来家里吃个饭。

    GYB这段时间集训,孔思也知眠一样,也是一个半月见不到诸葛宇,于是两个女生会时不时联系一下,关系也不错。

    晚上,知眠到孔思家里吃饭。

    两人坐在餐桌吧台,澄亮柔和的灯光洒在两人身上。

    吃着饭,孔思和知眠说起今天叫她来的事:“前两天诸葛给我打电话,说他们训练这周就要结束了,会休息几天,到时候我们可以过去,我打算过去,诸葛让我偷偷问问你,要不要一起,给你男朋友一个惊喜?”

    知眠惊讶:“可以过去看他们吗?!”

    “对,他们下周要飞往荷兰,比赛期间你也可以过去,但是你要想早两天见到他,就和我一起。”

    所以她终于能看到段灼了?!

    知眠欢喜得点头如捣蒜:“我要去!”

    “那我和诸葛说一声。”孔思笑,“你家那男朋友要看到你,绝对开心坏了。”

    哎,能不开心吗?

    他们都有一个多月没见面了,就是在视频里天天见,也不如现实生活中见一面。

    这异地恋可太难了,还好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

    孔思当即打电话和诸葛宇说,聊完后,孔思对知眠道:“他说会帮我们安排行程,这周五出发,这两天准备一下。”

    “好。”

    那她肯定要给段灼一个大惊喜。

    -

    周五早上,知眠和孔思从霖城国际机场出发,飞往英国伦敦,最后再从伦敦乘坐三个半小时的车程,去往英国一个西南部城市,普利茅斯,也就是他们这次集训的地方。

    普利茅斯夏季的气温并不太高,在二十来度到十度之间,有点像霖城的初夏,最为适宜,凉爽宜人。

    到达普利茅斯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汽车从普利茅斯的至高点——斯米顿塔旁边道路行驶过,红白相间的灯塔在银蓝色的海天之景下点着光亮,海风吹拂,悠然而惬意。

    和段灼踏在同一块土地上,她心中冥冥感觉到和男人越来越近,欢喜期待溢于言表。

    孔思看着她脸上的笑意,笑道:“怎么感觉你俩像是刚热恋的小情侣啊?”

    知眠愣了下,脸上浮现一层腼腆的薄红。

    “诶,你和你男朋友认识了这么多年,有的时候在一起不会觉得腻歪吗?”

    知眠笑笑,“没有耶,主要可能是我们之前分手过,所以复合后,我感觉更加喜欢他了。”

    从前她心里老是觉得他不够爱她,所以在爱情中她患得患失,巴不得他多喜欢她一点呢,怎么会觉得腻歪,现在他们俩之间更相爱了,和他在一起,她特别开心。

    孔思感慨:“真好,找到一个这么喜欢的人,此生何求呢。”

    知眠转眸看她,“你怎么样呀?和诸葛哥。”

    孔思叹了声气,忽而话锋一转:“你觉得女孩子主动点,可以吗?”

    “什么意思?”

    “如果……我求婚,你觉得可以吗?”

    知眠震惊,“你要和诸葛哥求婚吗?!”

    “我今年的目标就是结婚成家,我快三十了,不想再等下去了,我也不是那种爱幻想美好爱情故事的小女生,能像你和你男朋友那样不求其他,只求爱情,我现在就特别想要个安稳。”

    生活里,哪有那么多童话故事,爱情和婚姻也要掺杂许多现实因素。

    知眠挺能理解的,她上次听孔思提起来这件事,她当时还没和段灼在一起。

    只是孔思刚开始不愿意主动,她试探过诸葛宇,男人说会结婚,但是还不是现在,可她现在就特别想和他在同一个户口本上。

    知眠表示支持:“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女孩子也不是不可以主动啊,我觉得你这么好,诸葛哥一定会知道珍惜的。”

    孔思笑笑,“但愿吧。”

    孔思问了下司机还有多久才能到他们的训练基地,而后给诸葛宇打了个电话,说了下情况。

    那头的诸葛宇,刚和段灼、司马诚从食堂出来,接完电话,而后放下手机,用手肘撞了下身旁男人的手臂,笑嘻嘻地炫耀:“我女朋友可快要到了啊,哎呀好久不见,我可太想我们家思思了。”

    段灼面无表情瞥他一眼,眼里仿佛藏着刀子。

    诸葛宇:“干嘛?嫉妒我能见到我女朋友啊?诶某些人好像一个半月都没见到了吧?想不想啊?”

    段灼眼底冷若冰霜,一手按住他的肩膀,“你有完没完?”

    “哎,别难过别难过,你看看司马,人都还没有女朋友呢。”

    司马诚睨他:“合着我才是最受伤的那个对吧?”

    “司马不哭,你诸葛哥给你介绍个好的……”

    “去你的滚滚滚……”

    诸葛宇准备去基地门口接人,司马诚回公寓,段灼没和他们一起,独自走去操场。

    他走到操场的草坪上坐下,以地为席,蓝黑色的天空盖在头顶。

    从口袋掏出烟盒,抖落出一根烟。

    “咔——”

    打火机的幽暗火光亮起。

    点了根烟,段灼吸了下,而后吐出一口白烟,耷拉的指尖夹着,手搭在弯曲的膝盖上。

    白雾缭绕中,他看向远方。

    想起知眠,心间带了点沉郁。

    其实前两天,他和小姑娘打电话,问过她要不要过来,但是她说这两天刚好在忙,答应他下周去荷兰陪他比赛,段灼对此也没有强求。

    虽说是总会见面,但是他心底何尝不想早点看见她?

    这段时间,他天天忙于训练,重复着周而复始封闭式的训练内容,只能隔着屏幕才能见到人,这种异地恋的思念只有亲身体会才能感受。

    而除了忍耐,也别无他法。

    思绪缭绕间,他口袋的手机发出震动,拿起一看是知眠打来的电话。

    他眉间稍稍舒展了番,接起,开口的嗓音低沉:“喂,眠眠。”

    “段灼——”那头甜甜的声音传来。

    “嗯,在干什么?午饭吃了吗?”他估算着时差,霖城那边是中午。

    “唔……吃啦。”

    “开个视频。”

    “啊?”

    “不开么?”他想看看她。

    “我现在……在洗碗呢,手上都是水。对啦,我刚刚接到孔思电话说她到了,我托她给你带了礼物,你去找她拿一下好不好?”

    “什么礼物?”

    那头嘿嘿笑两声,“等你拿到了就知道了,现在说没惊喜,你快去。”

    段灼吐了口烟,低声道:“你来的话,比什么礼物都好。”

    知眠哄了他几句,末了段灼站起身,勾唇:“知道了,我拿到了和你说。”

    挂了电话,他往基地的南门走去,也就是诸葛宇去往的地方,一路走,他给诸葛宇打去电话:“小九让我找你女朋友拿礼物。”

    诸葛宇:“我刚接到思思,还在门口,你赶紧来吧!我可看到小酒给你带的礼物了啊,你绝对喜欢,人小姑娘也太在乎你了。”

    段灼把烟头捻灭扔进垃圾桶里,心里稍有疑惑,“到底是什么?”

    “你到了就知道,赶紧的,别耽误我和我女朋友去过二人世界。”

    “……”

    算了,见不到人,见个礼物总是好的。

    段灼双手插兜,慢慢走去门口,距离还要一小段路程的时候,就看到远处站着诸葛玥和孔思两个人,此刻不知道在说什么情话,手挽着手,你侬我侬。

    没想到,他也有吃别人狗粮的一天。

    慢悠悠走到两人面前,他眉梢微抬,懒声问:“礼物呢?”

    孔思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他:“给。”

    段灼接过,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发现是两盒饼干。

    就这?就这???

    段灼脸色变得微妙起来。

    诸葛宇憋笑:“怎么样小段,喜不喜欢?小酒可说了,这是你平时爱吃的饼干!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啊!”

    “……”

    段灼舔了舔后槽牙,把饼干收起来,悠然道:“挺好的,我爱吃。”

    “走了。”

    段灼提着袋子,正要离开,诸葛宇的声音再度响起:“还有个礼物你不要了啊?!”

    段灼掀起眼皮看他,眼中带疑,诸葛宇抬手指了指:“喏,你看你后面。”

    男人转头,五米开外的女孩忽而映入视野里。

    知眠一身淡绿色的荷叶边长裙,染回黑色的长发如海藻般柔顺,站在那儿看着他,红唇弯弯,笑意盈盈。

    段灼眼底划过一道猛然的怔愣。

    完全意料不到。

    “段灼——”

    她巧笑倩兮。

    下一刻,段灼快步朝她走去,知眠眼底一片微热间,男人走至面前,一把将她拉入温热的怀抱中。

    熟悉的薄荷香萦绕鼻尖,将她包裹,知眠同样紧紧回抱住他,脑袋贴着他的胸膛,感觉到他强烈的心跳,心间与之震荡,冲击得她鼻尖发酸,在这一刻,思念之情被完全激发。

    “段灼,我好想你……”

    她闷闷的声音响起,感受到男人的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把她搂得更紧,像是想要把她烙印在怀中。

    半晌,他稍稍松开手,捧起她的脸颊。

    他看着小姑娘,目光灼.灼,嘴角噙了笑:“故意的,想要给我一个惊喜?”

    知眠弯唇,“你是不是没想到我会来?”

    “嗯,我以为你真给我带了两盒饼干。”

    “那怎么可能那么寒碜……”

    身后的诸葛宇和孔思走了过来,诸葛宇轻咳两声:“我们这就走了啊,你们俩这大马路上的卿卿我我,受不了啊。”

    段灼睨他一眼。

    知眠脸颊微红,想推开段灼,却被紧紧搂在怀中。

    这人……

    诸葛宇和孔思走后,段灼俯下脸重新看向小姑娘,四目对视之间,段灼滚了滚喉结,把她搂住,一手拿过她的行李箱,嗓音低哑:“走,我带你进去。”

    知眠点头。

    两人往里走,知眠看着周围的风景,左边是一栋栋建筑,右边望过去比较空旷,“这儿就是你们的训练基地吗?”

    “嗯,这边是食堂,宿舍楼,还有培训大楼,那边就是训练场……”

    段灼给她介绍着,这些之前段灼都给她拍过照片,但此刻亲眼看到,感觉更不一样了。

    她开玩笑吐槽:“感觉你们集训好像关监狱一样,每天还那么严格。”

    段灼揉揉她的头,“嗯,这不是家属终于能来探监了?”

    知眠仰着星星眸看他:“那我能在这里陪你多久呀?”

    “我们在这休息两天,而后就去荷兰了,你到时候跟我一起过去?”

    “如果工作上没什么事的话就可以。”知眠晃晃他的手,“你今晚还有安排吗?”

    “没了。”

    她歪歪脑袋,“那你要不要带我参观一下你训练的地方?”

    “不着急,明天再看也不迟。”段灼带着她在路口处往左拐,垂眸注视她,眼里意味深长:“今天迟了,先跟我回宿舍。”

    知眠心口一跳。

    “你宿舍……没其他人吗?”

    “我向来不和别人一间。”

    好吧,这人搞特殊来着。

    知眠隐隐感受到男人浓浓的占有欲,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知眠心头如被线不断缠绕勒紧,伴随着久别不见的喜悦,愈渐浓厚。

    知眠试图转移话题:“段灼,你这段时间比赛准备得怎么样了呀?”

    “挺好的。”

    “你训练注意点,别受伤,要是受伤就不好了。”

    段灼笑,“最近怎么这么唠叨?”

    这话她可不止讲过一次了。

    知眠不悦,“我这不是担心你吗,嫌我多说,以后我不说了就是……”

    她的脸颊而后被亲了下,他嗓音低沉:“说什么呢?没有嫌你。”

    她无声弯起唇角。

    两人走进宿舍楼,段灼的在三楼,知眠感觉有点像在大学里,被男生带回男生宿舍,这感觉莫名有点……咳咳。

    走到宿舍门口,段灼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

    房间里昏暗,只有窗外洒进来淡淡的月光。

    知眠开了灯,慢慢走进去,打量着,而后段灼进来,关上门,把行李箱往旁边一放,下一刻直接搂住小姑娘,按在墙上。

    知眠对上男人暗沉的目光,心口一跳,还未来得及闭眼,吻铺天盖就落了下来。

    平静被一秒揭破。

    男人格外的强势。

    知眠骤然被他拉下万丈深渊,她下意识攀住他的肩膀,仰头承受着他的吻,把自己往他怀里送。

    段灼扣住她的后脑勺,吻着她,低哑着声音道:“宝贝……我很想你……”

    知眠说不出话,唯有将那一颗真心毫无保留摆在他面前。

    告诉他,她也是这样的想他。

    很想,很想……

    过了一会儿,段灼把她抱了起来,往房间里走去。

    知眠被放在军绿色的被子上。

    男人的吻再度落下。

    窗外静悄悄的,微风吹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雾气弥漫双眼,知眠的脑袋被段灼的手掌扣住,免得磕到。

    段灼看着怀中的女孩,嘴角噙了抹坏笑,声音落在她耳边:“宝贝小声点,这边隔音不好,隔壁还有人。”

    知眠彻底羞红了脸。

    ……

    夜深人静,窗外一轮明月静静洒落。

    段灼把累到动弹不得的小姑娘抱了起来,往浴室走去。

    知眠的脸颊被汗打湿,埋在他肩头,小口吐着气,想到过往几个小时以来发生的一切,就欲哭无泪。

    论一个半月清心寡欲的男人,一旦有了女朋友,该有多可怕。

    知眠感觉,她这是千里送那什么。

    也太惨了qwq.

    浴室没有浴缸,段灼便问:“要不要踩在我脚上?”

    知眠的脚踩在他脚上,而后被他半揽进怀中,男人不“认真”,知眠推搡他,娇嗔:“你好好洗……”

    “嗯,我尽量。”

    尽量的意思就是,他想控制,可是能不能控制,就不好说了。

    两人浓情蜜意了会儿,冲洗完,段灼把她抱回房间。

    这里躺的地方远不及星蕉洲卧室里来的大,不过能和喜欢的人相拥,却是格外幸福的事。

    知眠躺在男人怀中,段灼看着她,每一眼像是要把她刻在眼底,末了他问:“是不是最近没有好好吃饭?脸又瘦了。”

    “就最近比较忙,偶尔就吃的少了些……”

    他语气微沉:“我之前是怎么和你说的?老子一不在你身边,你就开始变瘦?”

    知眠立刻认错,“我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吃饭,一天四顿。”

    他弹了她脑门一下,“看我比完赛回去不好好监督你增肥。”

    知眠脑袋蹭蹭他胸膛,“不生气了嘛。”

    段灼数落几句,见她撒娇的模样,便也硬不下心去教育她,知眠仰眸看着他,声音软软:“我好想你呀。”

    即使说了好多遍,但她还是想说。

    他吻了下她眉心,“等我比赛完,我会休息一段时间,那段时间一定好好补偿你,嗯?”

    “好。”

    两人聊了许久,说了好多甜蜜蜜的话,直至小姑娘逐渐犯困,最后在他怀中慢慢睡着。

    段灼注视着她的睡颜,心底一片柔软,末了缓缓勾唇。

    -

    翌日,知眠还在睡着,段灼就先醒了。

    今早GYB要接受赛前采访,有很多媒体和记者会到新闻发布会现场,主要谈谈关于下周EA世界赛的相关事宜。

    段灼今天穿了件简单的浅灰色短袖,黑色工装裤,军靴,衬出男人高瘦硬朗的身材。

    他没吵醒知眠,离开了宿舍。

    和队员出发去往今天的发布会现场。

    时间到了后,GYB教练和队员等等纷纷上台。

    采访中,有人问到段灼对于这次十六强中最期待或者是最忌惮的队伍,段灼淡声开口,不愿意说太多:“对我来说都一样,没什么区别。”

    翻译一下,都是手下败将,没什么区别。

    三年前,GYB在世界赛上,输给了美国队NS。

    今年NS仍然进入十六强,在A组,而GYB在B组,AB两组各自PK,最后各决出一支队伍参加总决赛。

    NS的队长曾接受采访说觉得段灼实力不高,对决起来他们仍然是轻松完虐GYB,对此有人问段灼,今年如何看待NS这支队伍。

    段灼闻言,只笑了下:“我希望他们能从A组出来,否则连遇到我们的机会也没有。”

    大家暗自叹服于段灼高傲的发言,因为段灼有实力,他有资本说这样的话。

    只是也不知道,这些话是不是毒奶。

    ……

    发布会同时在网络进行直播,结束后,GYB的队员离开现场。

    谁也没想到,这一场发布会,竟然会在网络响起惊涛骇浪。

    回去训练基地的大巴上,段灼坐在后座,继续补觉。

    昨晚折腾小姑娘到半夜一两点,后来又聊了很久的天,他拢共睡了四个小时,此刻的确有些困。

    他正睡得舒服间,忽而间,段灼被一阵声音叫醒:“老大!老大!”

    几秒后,他烦躁地睁开眼皮,几个队员激动地围了上来,“卧槽老大,你看微博!!!”

    段灼手中被塞进手机,他低头看到,AZ区出现两个大热话题——

    #Fire很困#

    #Fire 草莓印#

    底下的照片中,有媒体记者就拍到他今天坐在发布会现场前排,长腿随意敞着,双手交叠搭在身前,慵懒地垂脸寐眼,乌长的睫毛盖在眼睑。

    而照片中,男人的侧颈上,有两个非常明显的草莓印。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