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极品渣男[快穿] > I《家有鬼妻12》

I《家有鬼妻1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彤跟仲莱发现刚才还在说话的小弟忽然就没声儿了,抬头一看,发现楼岚正反手抓着葡萄架,站在粗铁丝上仰着头冲湛蓝的天空傻笑。

    周彤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也往那片天空看,看了半晌也没觉出那片天有什么特殊的,不由纳闷“小岚,你看啥呢?笑得跟开了桃花儿似的。”

    身为年长者,周彤跟仲莱都到了絮絮叨叨冲晚辈催婚的年龄了。

    可惜两人一个丁克,一个晚婚晚育,孩子还在上小学,都还没机会催。

    自参加《青山庐舍》这档综艺的拍摄录制工作后,与楼岚深交,发现这小孩儿有天赋有才华,关键是被身边的人保护得很好,本人性格养得有些天真。

    而他本人性子也挺佛的,除了工作,业余爱好基本没有,对灯红酒绿花花世界也无向往。

    这也是楼岚一个二十来岁小伙子能跟两个四五十岁前辈相处和谐融洽的重要原因。

    ――提前养老的生活他都能愉快地接受适应,该玩玩该干活干活,连老年话题他都能掺合得兴致勃勃。

    几个月相处下来,仲莱跟周彤已经差不多忘了当初愿意带楼岚的初衷,既把他当活泼调皮的小弟,也拿他当乖巧懂事的晚辈。

    身为长辈必须具备的“催婚”技能,也就“应运而生”了。

    这也是观众们最爱看的环节,播放到这里的时候满屏的哈哈怪以及狗头保命的“感同身受”,也拜两位催婚技能天赋异禀的前辈的福,现在上至老人下至小孩儿,都知道顶流偶像楼岚是初恋都没送出去的二十几年lo高手。

    看得女友粉们都于心不忍母爱爆棚,纷纷表示愿意接受老公来娶自己之前谈谈小恋爱涨涨经验什么的。

    平时也就算了,楼岚皮一下就过了。

    可今天叶姐在现场围观,楼岚就有点豁不出去,耳朵都红了,站在上面吭哧吭哧嘟囔“彤姐,葡萄架上能长桃花?”

    轻飘飘坐在上面的叶箬见他耳朵通红,眼神还躲躲闪闪的,着实有趣。逗他的心思一起,叶箬修长苍白的食指往干枯发黄的葡萄藤上一弹,霎时,娇嫩的粉红色桃花如小灯盏般一朵朵挨挨挤挤地出现又绽放。

    楼岚眼眸一睁,倒吸一口凉气,看着眼前铺天盖地的粉红一时忘了言语。

    下面的不只是仲哥还是彤姐说了什么话,落在耳边哇啦哇啦飘过,楼岚根本听不见外界的任何声响,视觉世界里只剩美到妖异的桃花,以及桃花中心一身红衣,居高临下半垂眼眸,眼神漫不经心慵懒注视着他的女人。

    这幅画面的冲击性是难以描述的,楼岚只知道自己耳畔只剩下咚咚咚的心跳声,同时后知后觉发现叶姐的外貌好像有了变化。

    车祸死者的生前遗照上,黑白色笑容温和眼神坚定的叶箬是清秀文气的。

    黑环世界中初见,因穿了一身红裙,多了成熟的妩媚。或许也因为从人变成了鬼,文气化作了飘渺的鬼气。

    许久不见,几天前再见时,楼岚只欣喜与叶箬没出事,一时不察她的变化。

    今时今日,伴随着这一幕,叶箬有别于人类,越发妖异的变化,让楼岚瞳孔颤动,一股涌动的热流说不清道不明,在胸腔处勾勾缠缠,萦绕徘徊,不肯散去。

    一声轻笑,打破了楼岚的瞳孔地震状态。

    楼岚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直愣愣盯着人看,脸轰一下就炸红了。干咳几声,楼岚眼神飘忽地往下瞅,想要借着跟仲哥他们说话的由头躲避尴尬。

    谁知往下一看才发现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早就没人了。

    楼岚“”

    所以,他刚才到底望着叶姐发了多久的“花痴”?

    神他妈都被尴尬死了。

    顾不上许多,楼岚逃也似的松开手往下面一跳,两米多高的高度差点崴了他的脚,摔倒时明显感觉到有阵清风托了他一把。

    楼岚知道是上面的叶姐帮了他,头也不抬,红着脸小小声说了句“谢谢”,拿着剪枝的大铁剪子埋头就进了屋子。

    在屋子里闷了一会儿,缓过神来后楼岚才担心起自己一声不吭地跑了,叶姐会不会误会。

    踌躇徘徊了半晌,楼岚询问工作人员,得知仲哥坐车去赶集买东西去了,彤姐也跟着一块儿去。

    转来转去,楼岚出了堂屋,去杂物间翻出个背篓,拿上镰刀,趁着跟拍还没过来时仰头假装看天。

    发现叶姐还坐在上面,桃花却已经消失了。

    楼岚不知道自己是松了口气还是叹气,小声说了句“姐,我去菜地砍白菜去了。”

    要离开庐舍,自然会有一名工作人员跟拍,楼岚也不好多说什么。

    不过叶箬却不用他多说,就已经姿态从容地一跃而下,鲜艳夺目的红色裙摆在空中开出一朵绚烂的花,而后一个闪身,就已经出现在院子门口侧身回眸对着他轻轻一笑,等着他一起出门。

    楼岚悄悄呼出一口气,使劲憋着努力不让自己再脸红。

    要不然多奇怪啊,一个人对着院子空气也能脸红。

    不过他要怎么跟姐说下次穿裙子的时候,最好别从高处这么跳下来吗?

    别人看不见,可他能看见啊。

    他还是个男的。

    那什么,裙底的风光

    咳。

    跟拍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来,暗自纳闷难道是被催婚催得不好意思了?

    不应当啊。

    叶箬还真不是故意用裙底风光勾引小弟弟,只是单纯因为习惯了,一时不察,就没注意到。

    因为有外人在,一人一鬼不好交谈,就全靠眼神默契。

    只是埋头砍白菜,即便是帅气的顶流小鲜肉也不至于全程跟拍。

    跟拍师拍了一部分录够了剪辑的素材,就拉了远镜头不再近距离跟着楼岚。

    楼岚这才能靠着背对着镜头的站姿趁机与叶箬说说话。

    “姐,你能吃东西吗?”

    叶箬正用手指头好奇地去戳白菜嫩白的叶子上挂着的露珠。

    早晨刚被霜打过,现在太阳刚刚冒头,白霜就化成了叶子上的露水。

    闻言,叶箬抬眸看蹲在那里认真掰白菜老叶子的楼岚,想了想,不动声色地选择了有利于自己的回答“能吃。”

    偏偏还要故作疑惑地问“怎么了?”

    到她这个程度,已经有别于普通鬼魂了。能触碰实物,能化出实体,也不惧怕阳光桃木朱砂等物。

    不能像人那样消化普通食物,可不代表不能吃。

    听到她说能吃,楼岚显得很高兴,眉眼间都带着飞扬的快乐“能吃就行,待会儿姐尝尝我包的饺子!”

    叶箬笑了笑,欣然配合露出期待的表情,“一定很好吃吧?”

    她这么说,原本对自己手艺还挺自信的楼岚反而不好意思承认了,谦虚地说“哪有,一般吧,能吃,姐别嫌弃就行。”

    “肯定不嫌弃。”叶箬轻轻说到,看他高兴的样子,心里痒痒的,忍不住就把指尖凝聚的露珠弹到了他鼻尖上。

    露水都是霜化成的,可以说温度跟冰水差不多。

    楼岚没提防她会这么干,冰得嘶了一声,瞪圆了眼睛诧异地瞅她,像是在控诉姐,万万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叶箬有些歉疚,伸手给他擦了。

    指尖触碰到鼻尖,直接的触感让两人都有些怔,而后楼岚像是被什么弹开了一样,脚下往后一弹,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不远处跟拍奇怪地问“楼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楼岚回过神来,连忙扭头回道“没事!就是看见了一只青虫!”

    跟拍笑了笑“长了青虫才说明白菜没打农药哩。”

    楼岚又应付了两句,从地上站起来拍手上的泥,“五颗白菜,应该够了,先背回去,不够再来砍。”

    自言自语,说完就把白菜装进背篓里,又埋头把背篓背起来,就是不敢看还蹲在那里的叶箬。

    “抱歉。”背篓一轻,身边是叶箬的道歉声“吓到你了?我就是下意识的,没多想。”

    当时没多想,现在有没有多想,就不知道了。

    楼岚其实也没生气,就是那么直接的触碰,有点儿太刺激了。

    不过既然对方都道歉了,他一个大男人,再揪着不放多那啥啊,楼岚迅速整理好思绪,回头笑了笑,“没事,不至于。”

    迅速转移话题“前面就是周阿婆家,上次她还说院子里的柿子要摘了,准备做柿子饼,我带你去看看,没准还能蹭点吃的。”

    青山庐舍说是隐居山林,肯定不是真的跑去深山老林里搞节目。

    所以青山庐舍就建在槐花村。

    槐花村因为满村以及满后山的槐花而得名,谁也说不清最古老的那棵槐树到底多少年了,因为村里年纪最大的人都说自己小时候还在那棵槐树下乘过凉玩过游戏。

    村里规模不大,加上这些年有本事的能搬走的都走得差不多了,如今尚且还住在村子里的,笼统一算,也不过二十来户人家,且多半都是老的老,小的小。

    这样也有好处,至少这些人对节目组只是刚开始的新鲜好奇,之后就平常心对待相处了。

    鉴于楼岚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性格,他在村里混得颇好,反正庐舍里有时候要拍摄些跟邻里村民互动的材料时,都是派他出马。

    别说周阿婆家的柿子,就连其他村民谁家最先掰了嫩苞米最先挖了嫩花生小芋头什么的,都乐意先往楼岚那里送。

    一开始是因为楼岚收了也会给相应的钱财,比拿去街上卖还划得来。

    后来楼岚经常帮村里老人们干些力所能及的体力活,或是修修补补敲敲打打,老人们就不乐意收钱了,楼岚也不跟他们挣,只是回头就给他们送了些礼物,都是些老人小孩儿能用到的实用物件。

    说是去蹭吃,楼岚到了周阿婆家,却是先找了活儿――周阿婆家的抽水机坏了,抽不上水。

    楼岚不是专业搞这个的,好在他脑子聪明,又有耐心,蹲在院子里一手螺丝刀一手手机,对照着教学视频拆开抽水机慢慢检查。

    磨了一个多小时,跟拍都等得双眼发直,坐在不远处愣愣发呆出神了,楼岚才终于修好。

    叶箬始终安静地坐在旁边的槐树枝桠上看着他,看他疑惑地皱眉,看他恍然大悟地挑眉,看他摸不着头脑的咬唇眯眼,又看他高兴地眉眼飞扬着扭头左右张望寻找她。

    眼神相对时,叶箬还能看见他眼眸中像小孩儿期待夸奖的炫耀得意。

    叶箬轻笑,随手摘下一支槐树的枝条,凑到唇畔吹了口气,原本光秃秃的枝条就迅速横跨了冬春夏,从新绿的初次冒头抽条,到最后一簇热闹的白色槐花沉甸甸坠在上面,坠弯了细细的枝条。

    指尖一松,这条槐花就飞到了楼岚面前。

    楼岚吓了一跳,连忙去看院子里的其他人。

    跟拍还在叼着烟发呆,周阿婆听到抽水机成功抽出水的声音,喜得从屋里端出满满一盆面上还挂着糖霜的柿子饼。

    ――没人发现他面前悬空出现的槐花。

    楼岚高高提起的心这才踏踏实实落了回去,而后趁着其他人没注意,飞快地伸手将花枝抓住揣进外套里面捂着。

    跟做贼似的。

    下午的时候庐舍迎来了这次的飞行嘉宾,人是有些多,是个来宣传专辑的组合,都是年轻女孩儿。

    身为选秀出身唱跳俱佳,还开过个人演唱会的顶流偶像,楼岚自然是她们最感兴趣的目标。

    之前楼岚的流量热度还有点虚,可随着《青山庐舍》的大火,楼岚在里面表现出的可甜可咸真实接地气的“人设”赢得了许多人的喜爱,就连不上网的老头老太太们也会每周六晚八点准备去抢家里小年轻们的电脑爱拍得什么的,就是为了能提前一周看到《青山庐舍》的最新更新。

    据说楼岚还在参与拍摄一部环球娱乐本公司大手笔投资的电影,从楼岚上过的演技类节目来看,经过仲莱的雕琢,楼岚在演戏上的天赋得到了开发与提升。

    可以说只要楼岚不作死,未来至少二十年,娱乐圈顶峰绝对有他的一个位置。

    有这些光环加身,再加上接触后发现楼岚本人并没有草人设,而是真的又帅又好脾气,女团成员们谁不心动?

    即便最后发展不成功,趁机蹭蹭热度也是不错的。

    来之前她们经纪人可没少教她们找机会扒着楼岚,到了以后她们也确实这么做了。

    不过是短短一个下午,楼岚就被她们缠得遭不住,到了该准备晚饭的时间,立马毫不犹豫地主动钻进厨房表示要给仲哥打下手。

    哪怕是冬天,厨房里暖和,妆容精致的女团成员们也会望油烟而生畏,一多半的人都遗憾地选择了暂时中场休息。

    当然,其中也不乏聪明的漂亮女孩儿,一开始发现楼岚并不喜欢占女生便宜,与女生互动暧昧,及时换了方法,维持着恬淡无争的人设去跟同为女性的彤姐接触互动。

    这时候,她就刚好能借着帮彤姐抱柴火的机会自然而然进入了厨房。

    只要进了厨房,自然就有机会留下来,或是帮仲哥递个盘子,或是看楼岚一个人剥蒜摘蒜苗叶子太忙,不好意思清闲,然后就安安静静坐过去认真帮忙。

    干坐着干活,女生不好意思主动开口,楼岚反而不好冷场,想了想,主动询问起她们专辑的事。

    女生妙婷性子有些安静腼腆,被问了,巴掌大的脸蛋瞬间就红了,水汪汪的大眼睛飞快地抬起看了他一眼,又立马垂下,让浓密卷翘的睫毛遮掩了眼底的羞赧“还、还好吧。”

    大概是发现自己表现得太差强人意了,妙婷自以为悄咪咪地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努力镇定地说一些不会让人觉得尴尬,只会觉得她笨拙得可爱的场面话“在岚哥面前,我都不好意思夸自己的专辑了。”

    旁边烧火的周彤跟掌勺的仲莱对视一眼,毫不意外地在彼此眼底看见了笑意。

    不管小姑娘有什么心机,能让楼岚经历一下女孩儿的爱慕洗礼,其实也挺好的。

    至于小弟会不会被女孩儿骗感情?他们有又不是搁在旁边当摆设的。

    再者,两人也有足够的自信,自信即便女孩儿一开始有小算计,若是楼岚真心动了,女孩儿肯定也得陷进去。

    ――这么各方面都优秀又真纯情的男孩子,真有女生不心动?他们不信。

    院子里,被楼岚特意耍小心思挂了个“危险,勿坐”的藤蔓秋千在微风中轻轻缓缓地摇曳着。

    常人看不见的叶箬坐在上面,头歪靠在握着绳子的左手上,安安静静注视着厨房里看起来交谈甚欢的年轻男女。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