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团宠囡囡四岁啦 > 第399章:白虎生气啦(万更,求银票)

第399章:白虎生气啦(万更,求银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秦家小二哥不来这一趟,秦家大哥就已经不会轻饶了方洛洛了,秦家小二哥这一来,还说出这样扎秦家大哥的心的话,无异于是在秦家大哥的伤口上撒盐。

    秦家大哥望向了蜷缩在铁笼里,瑟瑟发抖的方洛洛。

    他再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叫来了秦家的佣人,让佣人将方洛洛从笼子里拖了出来,还拖出了秦家大宅,拖到了院子里,同时让人准备了一大缸冷水,将方洛洛丢了进去。

    秦家小二哥全程都跟在秦家大哥的身边,看着秦家大哥对方洛洛做的事。

    “大哥,小美可是烧了一天一夜,还昏迷了几十个小时,差点儿就抢救不过来了。”

    在看的过程中,秦家小二哥还不忘提醒秦家大哥,秦家小五弟曾经被方洛洛伤的多重的事情,让秦家大哥千万不要对方洛洛手下留情。

    这么冷的天,秦家小二哥无意在楼下待着,但他不在这里待着,一旦大哥动静弄得太大,被芯芯瞧见,万一芯芯瞧见了,心软了,他可就又多了一个抢妹妹的兄弟了。

    他在这里看着秦家大哥虐方洛洛,只是随便,他的主要目的,还是提醒秦家大哥不要弄出声音,不要惊扰小唐芯,不要打扰到小唐芯休息。

    方洛洛被秦家大哥找来的佣人,丢进冰冷的水缸里,又拎出来,丢进水缸里,又拎出来,一次次的窒息,又一次次的让她重新活过来,不让她就这么死去。

    方洛洛从挣扎到恐惧到晕厥。

    她三天前动的手术,尚未完全复原的伤口,在一次次的挣扎中,裂了开来,冰冷刺骨的冷水,透过她的伤口流入她的体内,真正的做到了,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大哥,差不多得了,真弄死了,可是犯法的哦~”

    秦家小二哥瞧着脸色发紫的倒在地上,身上还渗出血渍的方洛洛,他轻笑了一声,“大哥,你看你的洛洛可真是可怜,你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呢?”

    秦家大哥,“……”

    “我瞧着等景休从蓝叔那儿出来,得让他过来帮你的洛洛瞧瞧了。”秦家小二哥的视线一点一点的从方洛洛的身上扫过,“真是可怜呐~”

    秦家大哥,“……”

    秦家大哥越在家里待的时间久,越和秦家小二哥相处的时间长,就越觉得自己这个以往印象中,最是听话懂事的弟弟,说气话来,带着刺儿。

    “小穹……”

    “诶,大哥,你别和我说话。”秦家小二哥打断了秦家大哥的话,“时间不早了,我也该上去陪我的芯芯睡觉了,芯芯可以没有你这个哥哥,可不能没有我这个哥哥。”

    “晚安了,大哥。”

    秦家小二哥完成了任务,愉快的上了楼。

    秦家大哥眼看着自己的亲弟弟,不但不帮忙,还走路都带着一股子炫耀的离开,他的眸子沉了沉,心里涌上一股子的懊恼,他再次将视线投射到了方洛洛的身上。

    她不是嫉妒芯芯。

    想抢芯芯的东西吗?

    秦家大哥盯着方洛洛,双手渐渐握紧。

    那他就让她亲眼看看,她和芯芯的区别,让她亲眼看看,芯芯即将得到的一切,让她亲眼看看,芯芯值得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一切!而她只配躲在下水道里苟延残喘!

    秦家大哥没打算今晚就将方洛洛送走,他要让方洛洛看到明天的一切,让方洛洛嫉妒死之后,再将她送去她该去的地方,接受该有的惩罚,让她用她的一生去赎罪!

    秦家大哥在楼下,已经想好了方洛洛的结局。

    秦家小二哥也上了楼,他上楼之后,发现小唐芯没在房间,秦家小三哥和秦家小四哥也没在房间,他有些疑惑扫了眼小唐芯的房间,迈步走了进去。

    “芯芯?”

    然而,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去哪儿了?

    秦家小二哥没在小唐芯的房间里,找到小唐芯,他转身就去了秦家小四哥的房间,在秦家小四哥的房门口,敲了敲门。

    “小三,小四,芯芯?”

    但是,没有任何回应。

    秦家小二哥又去了秦家小三哥的房门口,又敲了一遍房门。

    “小三,你在屋里吗?”

    然而,和刚刚敲秦家小四哥的房门一样,他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嗯?

    秦家小二哥转身回了房间,就把秦家小三哥和秦家小四哥房间的备用钥匙都找了出来,他先去开了秦家小三哥的房门,里面空无一人,他转身又去开秦家小四哥的房门。

    结果,打不开,备用钥匙竟然没有用。

    呵……

    秦家小二哥笑了起来,“小四,你要不想我撬门,就自己过来,把门打开。”

    屋子里没有传来秦家小四哥的回答,反倒是响起了秦家小三哥的狂笑声,“二锅,你打不开哒!小四换过锁了,小四说是最最最厉害的锁,你撬不开的,鹅哈哈哈哈嘎~”

    “哦?是吗?”秦家小二哥是真没想到,他“好心”下去对付大哥的时候,自己亲爱的小四弟居然反将了他一军,不但把妹妹给拐跑了,还策反了小三,换了一把新锁。

    他回去拿了工具,就开始撬锁。

    秦家小二哥站在门口,撬锁的时候,秦家小三哥就在屋子里,透过猫眼看,边看边笑边嘲笑,“二锅,木有用哒,木有用哒,小四说你打不开的,哦哈哈哈哈~”

    秦家小二哥撬了半天,还真没撬开来。

    秦家小四哥为了防秦家小二哥,特地买的一把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防盗锁。

    在今天之前,他就已经找人把锁换好了,秦家小二哥刚下楼,他立即就把小唐芯拐回了房间,为了防止秦家小三哥告密,他还把秦家小三哥策反了,一起带走了。

    这两天,兄弟三人都是各自回房间,梳洗过后,就又找了各种理由和借口,又去了小唐芯的房间,最终的结局都是,四个人和叉烧包似的,挤在一起,睡成了夹心汉堡。

    秦家小四哥忍无可忍,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

    秦家小二哥撬不开锁,他半点儿不生气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还慢条斯理的整了整自己的睡衣,随后,犹如一个温柔的好哥哥似的,对着屋子里正在观察他的秦家小三哥道,“小三,小四,那今晚就由你们两个陪着芯芯吧?二哥回房睡去了。”

    “小四,二锅走啦。”

    秦家小三哥一看到秦家小二哥离开,立即回去和秦家小四哥汇报。

    “还没有。”秦家小四哥推了推眼镜,很严肃的说道,“小二哥这人贼的很,我们不能掉以轻心。除非,你以后都想睡地上,或者每次醒来,都找不到妹妹。”

    秦家小三哥听到这话,立即戒备了起来。

    小唐芯,“……”

    小唐芯也是搞不懂,为什么哥哥们都要和她一起睡。

    如果说她回来的第一天,哥哥们全都跑过来和她挤在一起睡,是因为害怕她离开,没有安全感,但后来的几天,则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她每天都被挤成肉饼,每天早上都是被热醒的,她也是欲哭无泪。

    所以,秦家小四哥今晚一说,带她回房间睡,她立即就跟着秦家小四哥回了房间。

    秦家小三哥和秦家小四哥都戒备的盯着房门口,防止秦家小二哥进来的时候,小唐芯却在阳台上的围栏上,看到了一只从底下伸上来,拉着围栏的,修长白皙的手。

    小唐芯,“……”

    小唐芯就这样眼看着秦家小二哥先是伸出两只手,再是出现一个头,再然后整个身子都出现在了她的眼前的,从阳台那里爬了上来。

    “芯芯,过来,给哥哥开下门。”

    秦家小二哥站在阳台上,笑眯眯的望着小唐芯,敲了敲阳台上的拉门。

    听到秦家小二哥声音的秦家小三哥和秦家小四哥,“……”

    两人回头,看到出现在阳台上的秦家小二哥,更是齐齐沉默了下来。

    小唐芯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不得不站出来,让三个哥哥在她的面前站好,再很严肃、很认真的和他们表明她的想法,“小二哥,小三哥,小四哥,我想自己一个人睡觉。”

    “芯芯,你一个人睡,不暖和。”

    “很暖和。”小唐芯反驳道,“我一个人睡很暖和,一点儿都不冷。”

    “哥哥,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和我一起睡,你们害怕我会偷偷离开。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不会偷偷离开的。所以,你们可不可以,让我一个人睡了?”

    “芯芯,你还小,一个人睡,容易感冒。”

    秦家小二哥再次争取权益道,“要是你觉得四个人一起睡,睡不好。那这样,每周一三五,我陪你睡,周二和周四归小四,周六和周日,你可以选择我,也可以选择小四。”

    秦家小四哥听到这话,望向了秦家小二哥。

    秦家小三哥则是在愣了一下之后,冲着秦家小二哥,大声的抗议的叫了起来,“二锅,鹅呢?为什么木有鹅?鹅去哪里了?”

    秦家小二哥闻言,摸了摸秦家小三哥的脑袋,“小三,你睡着以后,就和死猪似的,雷打不动,你自己都还踢被子,你怎么带妹妹?你把妹妹弄感冒了,怎么办?”

    “鹅……”

    “就这样!”秦家小四哥在秦家小三哥还要抗议的时候,板上钉钉的道,“妹妹,就按小二哥说的办,以后一三五,我和你睡,二四归小二哥,六七你自己选择。”

    “小四。”秦家小二哥笑眯眯的望着秦家小四哥道,“是一三五归我,二四归你。”

    小唐芯,“……”

    “哥哥,你们别吵啦,我还是去陪小美吧?小美病刚好,小美需要人陪。”

    比起和哥哥们一起睡,她更喜欢和软乎乎的弟弟一起睡,小五抱起来又软又暖,一口咬下去,都是奶香,不像小二哥和小三哥,身上都是硬邦邦的。

    秦家小二哥&秦家小三哥&秦家小四哥,“……”

    眼看着小唐芯的心,都去了秦家小五弟那里,秦家小二哥和秦家小四哥最终各自退了一步,一人两天,剩下三天让小唐芯自己选择。

    小唐芯得到这个结果,可算松了口气。

    哥哥们只是现在没有安全感,估计再过一段时间,等他们确定,她是真心留下来的,就不会再这样了,到时候就可以不用缠着她,非要和她一起睡了。

    由于今天是周五,小唐芯可以自由选择,因为她选择了自己回房间睡觉。

    秦家小二哥和秦家小四哥在送小唐芯回房之后,都各自回去了,只有秦家小三哥一脸懵的来,一脸懵的走,他还想说话,就已经被秦家小二哥给拉走了。

    哥哥们离开之后,小唐芯还没什么睡意。

    她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才晚上九点过五分,时间还早。

    明天对她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是她正式有了一个家的日子,她其实睡不着,她想了想,拿出手机,给青龙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糖糖?”

    “青龙,我睡不着。”小唐芯近乡情怯的道,“明天爷爷和爸比就要给我上族谱,把我介绍给所有人认识了,我就会成为爸比真真正正的女儿,成为秦家的人,有自己的家了。”

    “嗯。”

    “青龙,我现在又紧张又期待又忐忑又担心。”小唐芯抱着手机道,“青龙,朱雀不会找到我们,我以后也不会给爸比他们带来危险的,对不对?”

    “我不会让他找到你的。”青龙很安抚的口吻,低声对小唐芯说道,“你放心吧,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守护好,没有人能欺负你,也没有人能夺走属于你的东西。”

    “青龙,我这辈子除了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之外,我最想守护的是你和白虎。”

    “虽然,我没有用,说好了,一起开始新生活的,结果,我还被炸死了。”

    “不过,幸好,我又活过来了,幸好,你和白虎都没有事。”

    “青龙,我很高兴,你和白虎都还在我的身边。你要答应我,不管你要做什么,你都一定要保护好你自己。万一,哪天,你和白虎不小心被朱雀查到了你们的下落,你们一定要告诉我,你们谁也不准,为了保护我的安全,就和我断了联系。”

    小唐芯害怕自己的存在会给秦家带来危险。

    但她更害怕青龙和白虎会为了保她,和她切断联系。

    她已经重生,换了身体,换了年龄,换了身份,朱雀是怎么都不可能找到她的,但是青龙和白虎还是有被查到的可能的,她怕,青龙和白虎,会在某一天,离开她。

    “糖糖……”

    “嗯?”

    “你放心吧,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嗯。”

    “秦东裴是不是回家了?”

    “是啊,他回来了,不过,我没有理他。”

    “嗯,不理他是对的。现在我正在扩大组织的发展,手里的事情有些多,不能整日陪在你身边,你自己要小心些。还有,遇到今天这种别人欺负你的事情,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不准瞒着我。”

    “嗯那,就算我以后有爸比、妈咪,有哥哥和弟弟了,你和白虎也是我最最最重要的亲人,我有事情肯定不会瞒着你们,肯定还会像以前一样,粘着你们,烦着你们哒~”

    “傻糖糖。”

    “才不傻呢,我聪明着呢,我要傻的话,怎么能骗到你和白虎,对我这么好呢。”小唐芯抱着手机,在床上打了一个滚,“糖糖是最聪明的~”

    “小傻瓜,早点睡。”

    “青龙,晚安~”

    和青龙聊完之后,小唐芯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不少,她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又给白虎打了一个电话,白虎的情绪,也是要安抚好的。

    白虎昨天才知道,小唐芯要正式被秦家收养的事。

    他对此并不高兴。

    他一直觉得小唐芯有他和青龙就够了,就算青龙现在还有嫌疑,但有他也够了,可偏偏青龙是赞同这件事的,还和他说了很多小唐芯的需要,导致他再有意见,也只能忍着。

    白虎今天没有来秦家,他甚至明天也不想来秦家。

    他养了那么久的糖糖,竟然被秦家抢走了,他高兴的起来就怪了。

    尤其是,秦家还有个……秦东裴!

    白虎不高兴,也不乐意,可为了不让小唐芯失望,他还是忍着。

    实在忍不住了,就打沙包出气,他今天一天已经打爆了十几个沙包。

    看到小唐芯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还在生气的白虎,憋了足足五秒钟,才按了接听按键,按了接听以后,他也不说话。

    “白虎~”

    “做什么?”白虎语气不是很好的道。

    “我今天被人欺负了。”

    “什么?”上一秒还在生小唐芯气的白虎,下一秒就暴躁的要帮小唐芯出气了,“谁欺负你了?是秦家的人吗?你等着,我这就过来!竟敢欺负你,他们是想死吗?!”

    “不是秦家的人啦。”

    小唐芯就知道白虎会是这个反应,所以今晚的事,才没有告诉白虎,而是让青龙派人过去处理的,青龙本人没有到场,但是青龙派过去的人,把霍家的保镖都秘密解决了。

    所以,秦家小二哥他们对霍家三少爷和霍家五小姐下手,才那么顺利。

    而霍家之所以在秦家八堂哥和秦家七堂哥,将霍家三少爷和霍家五小姐丢到化粪池之后,过了足足半个小时,才得到消息,也是因为青龙派人把消息都拦了下来。

    “那是谁?糖糖,把名字告诉我,我这就去弄死他!”

    “如果,我说,是你欺负我呢。”

    白虎,“……”

    “白虎,你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过来,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没有。”

    “还说没有,你就是不高兴了。”小唐芯从床上坐了起来,抱着被子道,“你是不是因为我马上有个新家,有新的亲人,你就不高兴了?”

    “没有。”

    “白虎,就算我有新的家人了,你和青龙也是我最重要的亲人。你们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重要,如果非要我选择,我只会选择你和青龙。”

    小唐芯的这番话,让白虎的心情好转了些许。

    “糖糖,我承认我是不高兴了。”白虎如实的说道,“但我也必须承认,无论是我还是青龙,都给不了你一个完整的家,你也确实该去过一个正常女孩子该过的日子。开心的长大,快乐的长大,有爸爸,有妈妈,有亲人,有朋友。”

    “白虎……”

    “我没事。”白虎笑了一声,“我这人骨子里冷血的很,也独来独往惯了,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来不相信有人,会那么傻的,会那么不要命的,去救一个你死我活的对手。”

    “因为你,我才没有变成朱雀那样的人。”

    “糖糖,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天塌下来,还有我帮你顶着。”

    “而且,你知道的,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找到了自己的亲人,虽然不知道她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好,但毫无疑问,她和我是有血缘关系的。”

    小唐芯听了白虎的这番话,嗓子有些堵得慌。

    她恨不得现在就穿上鞋子,跑到五百米以外的青龙租下来的那栋别墅里,抱抱白虎。

    其实,遇到青龙和白虎,才是她上辈子最大的幸运。

    没有他们一路披荆斩棘的冲在她的前面,保护着她,不说其他外部的危险,就光是组织内部的一个讨人厌的朱雀,就不知道明里暗里的要害死她多少次了。

    “糖糖,你明天还要早起,估计还要忙活一整天,你早点睡吧?你放心,我明天一早会过去的,有我在,不管是谁家的人,是什么身份,也不能给你半点气受。”

    “白虎……”

    “早点睡吧,晚安。”

    “晚安。”

    和白虎聊完天之后,小唐芯躺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之后,她又坐了起来,又拿起手机,往外打了一个电话,她不知道这个电话,能不能打通,但还是想试一试。

    电话打过去,大概响了一分多钟,也没有人接听。

    小唐芯瞧着自动挂断的电话,不由得叹了口气。

    就在小唐芯以为没希望,将手机放到一边,打算放弃的时候,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小唐芯一看到来电显示,她立即按下了接听按键。

    “萧齐哥哥!”

    没有人回答。

    “萧齐哥哥?”

    “糖糖。”

    “萧齐哥哥,真的是你啊!你跑哪里去了?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你的伤好些了吗?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都不接呀?”小唐芯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萧齐从景休的诊所离开之后,就再没有消息。

    小唐芯试着给萧齐打过好几次电话,但都没有人接听。

    她今天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又打了一次萧齐的手机号码,打算告诉萧齐,她要被正式收养的好消息,没想到,萧齐竟然就回电话过来了。

    “我没事。”

    小唐芯,“……”

    小唐芯听着萧齐这么言简意赅的回答,她心情都跟着低落了下来,除了青龙和白虎,她就只有萧齐这么一个朋友了,可萧齐好像不太想和她说话的样子。

    “萧齐哥哥,你是不是不想理我了啊?是我哪里做的不对,让你不想理我了吗?”

    小唐芯在等着萧齐回答。

    可是,萧齐不但没有回答,还突然就挂断了电话。

    小唐芯,“……”

    什么嘛,不想和她说话就算了,竟然还挂她电话。

    实在是太可恶了!

    小唐芯气得张嘴就咬了两口手机。

    嗷嗷嗷嗷啊!

    她以后都不要给他打电话了!

    绝交!

    她要和他绝交!

    一刀两断!

    小唐芯将脸埋进了被子里,又张嘴咬了两口被子,之后,又探出头,去看手机,可是,手机没有半点儿动静,萧齐根本就没有再打电话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

    她不要理他了!

    ……

    第二天,小唐芯六点多就醒了。

    一整个晚上,萧齐都没有给她回电话。

    小唐芯一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把萧齐的手机号码拉黑。

    拉完之后,她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些。

    他对她那么冷淡,还挂她电话。

    她还不要理他了呢!

    “芯芯,醒了吗?”小唐芯刚把萧齐的手机号码拉黑,秦家小二哥的声音就从门口传了进来,“昨天哥哥重新给你定的礼服,连夜送到了,你要不要起来试试?”

    小唐芯穿上鞋子,跑到了门口,打开了锁已经坏掉的房门。

    “哥哥。”

    “芯芯,早上好,这是刚送到的礼服,虽然不如哥哥亲自参与设计的,但也还算过得去,你将就着穿着,改日,哥哥再让人给你重新定制几套礼服。”

    “谢谢哥哥。”

    小唐芯接过了秦家小二哥拎在手里的礼服,她拿在手上看了一下,就认出这是一个国际一线品牌的礼服,这个款式她没见过,应该是最新款的限量版。

    这件礼服保守估计也得价值八位数。

    小二哥把23书网mmm……

    小唐芯都不知道是该说秦家小二哥太宠她,还是秦家小二哥就没把钱当钱了。

    小唐芯进屋里换礼服的时候,秦家小二哥就在门口等着。

    礼服是天蓝色的,齐肩一字领,蓬蓬纱长裙,小唐芯皮肤白皙,天蓝色的礼服,特别的衬她的肤色,小孩子皮肤本来就嫩,礼服的领口设计和肩膀设计,以及礼服身后的蝴蝶结设计,更让她像是动漫里走出来的,活着的小公主似的。

    小唐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眨了眨眼睛。

    她伸出小手,挡住了自己脸上的胎毒,又转了一个圈。

    和爸比的女孩子就爱粉红色的直男审美相比,小二哥的审美明显上升了不止三个档次,完全是按照她的审美取向给她挑选的礼服,越看越喜欢。

    小唐芯戴上兔子面具,穿着礼服,走了出去。

    “哥哥,好看吗?”小唐芯说着,就在秦家小二哥的面前,赚了两个圈圈。

    “唔,还差了点。”

    “嗯?”小唐芯低下了头,正疑惑差在哪儿了,头顶就突然传来了一些重量,她抬起了头,就看到秦家小二哥从身后拿出了一柄镜子,对着她照道,“喜欢吗?”

    “水晶皇冠!”

    “嗯哼。”秦家小二哥做了一个绅士的,单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放于身前的鞠躬姿势,笑着道,“愿为我最美丽的小公主,戴上皇冠。”

    “哥哥……”

    小唐芯望着这样的秦家小二哥,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今天的秦家小二哥穿着一身白色的燕尾服,修身的剪裁和绅士的举止,将他本就风华绝代的容貌,衬得犹如坠落凡间的精灵王子。

    放在四个月前,小唐芯根本不敢相信,她和小二哥能有这么一天。

    “妹妹!”

    秦家小四哥刚准备来找小唐芯,没想到就被秦家小二哥给抢先了,见小唐芯已经穿上了礼服,头顶上还戴了一顶水晶皇冠,他就知道他已经落后了。

    秦家小四哥看到小唐芯望着秦家小二哥时,那亮晶晶,移不开视线的眼神,他的小脸都冷了冷,哼,不就是比脸吗?他长得可不比小二哥差。

    秦家小四哥的颜值,一直被他的眼镜封印着。

    他虽然学习好,每天都在看各种各样的书籍,但他其实不近视。

    他之所以一直戴着眼镜,是因为他觉得他不戴眼镜时候的模样,长得太人畜无害了,他要走的是冷酷的学霸路线,而不是谁见了他,都只爱盯着他的脸看。

    秦家小四哥取下了厚重的眼镜,还伸手薅了一把额前的头发,让柔软的头发自动落了下来,让他整个人都奶萌了好几分,他才走近了小唐芯。

    “嗷,哥哥。”

    小唐芯一瞧见迎面走来的秦家小四哥,她立即嗷嗷叫的跑了上去,她的哥哥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这么奶,这么萌,好想扑上去,mua两下~

    秦家小二哥,“……”

    秦家小四哥在顺势抱住小唐芯之后,还朝着秦家小二哥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他才是妹妹最喜欢的哥哥。

    比长相,他才不会输给小二哥呢。

    秦家小四哥不知道,要论长相,五官还没彻底长开的他,还真不如秦家小二哥。

    只不过,小唐芯恰好就喜欢奶一点萌一点的又萌又酷的秦家小四哥,而不是已经掩不住光芒,风华正茂的秦家小二哥。

    “妹妹,这是我们前几天定的那条钻石项链,今早已经送过来了,我给你戴上吧?”

    这条项链,就是把秦爸比的黑卡都给刷到让银行打电话询问秦爸比的那条项链。

    这条镇店之宝,是一款女式钻石项链,是按照成年女性的尺寸制作的项链,对小唐芯来说,这根项链太长了,所以,秦家小四哥让珠宝店重新做了项链,今早才送过来。

    “谢谢哥哥。”

    秦家小四哥刚给小唐芯戴上,秦家小二哥就从身后,把小唐芯抱了起来,“芯芯,时间不早了,哥哥给你设计发型去,今天一定让芯芯成为全场最漂亮的小公主。”

    秦家小四哥,“……”狗贼!会梳头发了不起啊!

    在秦家小二哥和秦家小四哥已经又开始每天固定不变的每日必抢妹妹的时候,秦家小三哥今天也已经起来了,他起来以后,啥也没做,就是在盘点他的存款。

    他把这段时间里,从秦爷爷、秦奶奶、秦爸比、秦妈咪,还有秦家其他的叔叔、伯伯那里要来的金银珠宝,全都放到了一个箱子里,然后拖着箱子,就去了小唐芯的房间里。

    秦家小二哥正帮小唐芯梳头发,秦家小四哥正在一旁提意见的时候,就看到秦家小三哥这个傻憨憨,哼哧哼哧的推着一个大箱子,过来了……

    小唐芯,“……”

    “小三哥,你做什么?”小唐芯诧异的问道。

    “妹妹,这是鹅的全部家当,鹅知道你喜欢,鹅知道你早就想要了,所以,今天,鹅就勉为其难的送给你了!”秦家小三哥嘴上说着勉为其难,但是动作比任何时候都迅速。

    他像个大土豪似的,很大方的将大箱子往前一推道,“你要喜欢的话,就和鹅说。你既然已经是鹅妹妹了,那以后,鹅的就是你的!鹅以后还会赚更多钱的,全都是你的!”

    他存了这么久,就等着今天,一口气拿出来,给妹妹,压小二哥和小四一头了。

    他果真是最有钱的哥哥。

    哦哈哈哈哈!

    秦家小四哥见秦家小三哥就差没有叉腰狂笑了,他走到了秦家小三哥的箱子前,探头,往箱子里看了一眼,“小三哥,你这是哪里找来的破铜烂铁呢?”

    秦家小三哥,“……”

    “什么破铜烂铁!这是金子!还有玉扳指!还有大金链子!”秦家小三哥很生气的道,“这都是钱,这都是鹅存下来,送给妹妹的钱!你不懂,就不要胡说八道!”

    “妹妹不喜欢这个。”

    秦家小三哥听到秦家小四哥说,小唐芯不喜欢,他顿时就急了,他冲着秦家小四哥就大声的喊了起来,“你骗人!小二锅说了,妹妹最喜欢钱了!妹妹肿么可能不喜欢!”

    秦家小二哥,“……”

    “哥哥送的我都很喜欢。”

    小唐芯连忙打圆场,对着秦家小三哥就顺毛道,“谢谢哥哥。”

    “嘻嘻。”秦家小三哥顿时就高兴了,还冲着秦家小四哥就竖了一个中指,鼻孔朝天的哼了一声,小四想骗他,门都没有,这可是他唯一知道的,怎么讨妹妹喜欢的办法。

    只要他钱足够多,他就能干掉小二哥,压倒小四,成为妹妹最喜欢的哥哥!

    在秦家小二哥、秦家小三哥和秦家小四哥分别送上自己精心挑选的礼物,还围着小唐芯,一起帮她设计今天的发型和造型的时候,秦家的长辈们,也都陆陆续续的来了。

    昨晚,秦爸比找了秦家大伯、秦家二伯、秦家四叔、秦家小姑姑和秦家小叔,一起打上了霍家的大门,把霍家闹了个天翻地覆。

    秦家的人就是土匪,他们的土匪作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他们太长时间没打劫了,以至于帝都的人都有些忘记了,忘记秦爸比这一代,年轻的时候,多横行霸道了。

    秦爸比和秦家的叔叔伯伯姑姑,不但把霍家的家具、家电给砸了,还抢了霍家三少爷的亲生父亲——霍家二爷,好几件宝贝回来,美其名曰,精神损失费。

    昨晚,霍家可谓是鸡飞狗跳。

    偏偏秦家二伯的手里有枪,还有兵,霍家三少爷的亲生父亲——霍家二爷,愣是在秦家二伯的枪杆子底下,一个屁都不敢放,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家的人,把他家洗劫一空。

    洗劫完之后,秦爸比还一把火,把霍家五小姐最喜欢的几件礼服,全都给烧了。

    而等秦爸比他们做完这些事,大摇大摆的回家之后,霍家二爷才在家里,等回来了被接回来的霍家三少爷和霍家五小姐,看到了他们狼狈不堪的悲愤模样。

    “爹地,你要给人家做主啊!秦家的人,真的是太可恶了啦!他们怎么敢……怎么敢,把我……把我……”

    “爹地,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啊!你一定要把秦家的人,都给我杀了!杀了啊!还有,秦家长的最好看的那个秦什么的,我一定要把他抓回来!我要把他锁起来,我要让他给我当牛做马,我要天天拿鞭子打他,等我不喜欢了,我再把他杀掉!”

    霍家五小姐一回家,就噼里啪啦的把事情添油加醋的和霍家二爷说了。

    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更别说被丢下化粪池了,她被救上来的时候,又脏又臭,她都气死了,她是一定要把秦家的人,全都抓起来,全部杀掉的!

    她可是霍家五小姐,是帝都最尊贵的豪门千金,他们怎么敢那样子对她?

    她一定要报仇的!

    霍家二爷从霍家五小姐的撒娇和辱骂中,得知,被欺负的人不是秦家的小辈,而是他的一双儿女,他家白被洗劫一空了,他更是一时间气血上涌,愣是气晕了过去。

    昨晚,霍家的人,可以说是一整晚都没有睡觉。

    霍家二爷今天一早醒来,立即给他的父亲——霍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过去,开口就是,“爸,秦家的人,欺人太甚啊!您一定要给您的儿子和你的孙子、孙女,做主啊!”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