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温柔刀 >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昨晚下了一场雨,今早就晴了,有了初秋的味道。

    远处天空,几片白云点缀。

    下午的课上完,黎筝跟江小楠结伴回宿舍楼。

    昨晚那场雨不小,路边低洼处还汪着水,散落着树叶,有黄有绿,江小楠拿脚尖点了点水坑,瞬间漾起涟漪。

    黎筝拍她肩膀,“鞋子湿了。”

    江小楠收起好玩的心,问她“今晚你回不回出租屋?”她说“我要回去住,清静清静。”

    今天周五,终于能好好放松。

    江小楠室友每晚都要跟男朋友煲电话粥煲到半夜,她有点受不了。

    黎筝想都没想,“回去。”

    要跟网友见面,在学校不方便。

    两人回各自宿舍收拾,约好了半小时楼下见。

    黎筝几个室友叫了外卖,等外卖时闲聊。

    最近热播的那部剧前几天大结局,接档的剧都播了八集,之前那部热剧的余热还没散去。

    结局跟原著差不多,女一被女二在前半部分压的风头,最后被彻底碾压回来,反正网友很解气。

    都在讨论女一背后的资本是谁。

    黎筝没追剧,但知道这部剧的女一号是向舒主演。

    她拿上背包,跟室友挥挥手,下楼去找江小楠。

    “你跟傅成凛现在怎么样?”回出租屋路上,江小楠八卦问她。

    黎筝轻握方向盘,不知道要怎么定义,“不好不坏。”

    江小楠双手抱在脑后,“那就是不错。”

    今天回出租屋早,不到五点,三楼边户装修工人还没下班。

    路过那家门口,门敞开,黎筝下意识往里头扫了一眼,分外热闹,一个施工队在干活。

    “看这架势,是豪装,有那么多钱干点别的不好吗?不然换套豪华小公寓也行,非得在装修上折腾。”江小楠不理解,开了自家门。

    黎筝“也可能是土豪,人家就看上了这边的便利。”

    两人都有事要忙,各自回屋。

    黎筝收到‘one’的私信14

    今天是没把他放出来的第14天,他相当于追了她十四天,也不是天天有空看她,有应酬时只能私信聊。

    黎筝若有所思看着这个数字,回他14

    她是记录,他没跟她表白的第14天。

    傅成凛没多想,以为她学他发消息,单纯是好玩。

    在哪?

    黎筝在你心上。

    傅成凛无声笑了,博主,今天发的数字,你认识吧?

    黎筝不识数。

    傅成凛我在忙,一会儿去看你。

    这个一会儿,是两小时后。

    天色已暗,傅成凛让她开门,这回不是下楼。

    黎筝跟江小楠说了一声,开门前她到洗手间去照镜子,确定妆容和裙子都没问题,这才开门。

    今天傅成凛没换运动装,衬衫西裤,看样子从gr直接过来。

    他右手抄兜,左手微微攥拳。

    黎筝不经意瞥到他裤腿上发白,好像沾了涂料。对一向讲究的傅成凛来说,这种邋遢是绝不可能发生。

    “你裤子上。”

    她点到为止。

    傅成凛低头看,裤脚边不小一块。

    他拿手想拍下来,结果粘在上面,早干透。

    “你从哪过来的?你们公司装修?”

    “没。”傅成凛若无其事说“不知道在哪蹭的。”

    黎筝回屋,拿条湿的温毛巾给他。

    傅成凛来回擦了好几遍,还有点痕迹,不过没刚才那么显眼。

    反正晚上就要换下来干洗,不影响仪表就行。

    两人一道下楼。

    追黎筝是件特别耗脑力的事儿,常规的吃饭逛街看电影听音乐剧,对她来说一点吸引力没有。

    至于礼物,没有她缺的,更没有她想要的。

    沿着人行道,黎筝悠哉悠哉。

    傅成凛配合着她步子,他收到曾助理发来的邮件,有几套家具方案,需要最终确认。

    “博主,你见多识广。”傅成凛把手机递给她,“帮忙选一套。”

    黎筝滑动页面,“你要换家具?”

    “嗯。”其他的,傅成凛没多说。

    黎筝把手机还他,“你眼光比我好,还是自己决定吧。”

    傅成凛盯着她眼睛看,确定她没生气,他放心拿过手机,“哪儿看出来我眼光比你好?”

    黎筝瞧着他“你看上我,眼光还不够好?反倒是我,眼神不咋地,那么多追我的我偏偏看好你。”

    傅成凛语塞,继而失笑。

    要是这么说的话,不是有道理。

    他选了方案c,给曾助理回过去。

    迎着凉快的秋风,黎筝长发被肆意吹起。

    “傅老板。”

    “嗯。”

    傅成凛发送邮件,“怎么了?”

    “最近大结局的热播剧,听说结局改了。”

    “跟我没关系。”

    黎筝言语轻快,“知道了。”

    她问他,“傅老板,你要带我去哪?”

    傅成凛把手机揣口袋,“去sz餐厅,你不是喜欢看夜景?”

    sz位于高层,是欣赏夜景的最佳餐厅,没有之一。

    黎筝停下来等他半步,调整步伐,他迈出左脚她也是。

    “你之前陪我散步,怎么都走不慢,怎么现在就会了?”

    傅成凛“那时你只是我朋友侄女,我没义务陪你慢慢悠悠散步,不合适。”

    说起走路慢,“我跟负二从小就受我妈影响,她跟我爸逛街,我和负二跟在后边拎东西,我妈走得慢,逛逛停停。”

    十几岁了,他跟负二还得陪母亲逛街,母亲在外面能逛一整天,一家一家店进去转。

    那是他跟负二的噩梦。

    母亲还喜欢收集香水,只要是限量款香水,她都想拥有,要是朋友有了,她没有,她就会掉眼泪。

    父亲要花很久才能哄好母亲。

    也可能是因为母亲的缘故,他和负二觉得女人太能折腾,有了不婚的打算,也不想谈感情。

    不过父亲和母亲的感情,还有父亲对母亲的耐心,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他和负二。

    要说谈恋爱,父亲和母亲是典范。

    黎筝发现他左手从在出租屋楼上到现在,一直微微蜷着,也没攥紧,动作稍显僵硬,像刻意为之。

    “你手怎么了?”

    “没什么。”傅成凛还是保持原本的姿势,垂下手臂,“被你气得腱鞘炎。”

    黎筝“”

    她白他一眼。

    到了sz,傅成凛提前订了餐位,符合黎筝看夜景的要求。

    餐厅幽静,灯光暧昧。

    傅成凛靠窗边坐,把茶杯拿到桌角,他支走了服务员。

    黎筝刚把包放好,“博主。”傅成凛唤她,黎筝看过去,“干”嘛。后面那个字堵在了喉咙间。

    他手掌贴在玻璃上,被灯光衬得美轮美奂。

    黎筝看清了他所谓患腱鞘炎的那只手,画了一架黑色三角钢琴,应该是费了不少心思,黑白琴键特别有立体感,像真的一样。

    傅成凛在钢琴上还画了一个皇冠,精致可爱,可能是象征皇家。

    他从口袋拿出手机和耳机,示意黎筝,“你坐近点。”

    黎筝挪到他对面,紧挨着窗。

    傅成凛给她一个耳机,他自己听一个,耳机线不够长,黎筝倾身,配合着他那边,她一时还没猜到他要干什么。

    傅成凛打开播放器,“就算你不把我从黑名单放出来,不耽误你听现场。我昨晚刚录的曲子。”

    随着钢琴曲前奏开始,他右手放在自己左手画出来的琴键上。

    是一首耳熟能详的《梦中的婚礼》。

    黎筝听着耳机里的曲子,看着他修长的手指随着节奏弹奏,她生出一种错觉,耳边环绕的声音就是他现场演奏出来。

    落地窗外,夜色无边,流光溢彩。

    最繁华的夜景,最动听的旋律,还有她最喜欢的男人。

    这首曲子弹到了她心尖上。

    再次拨动了心弦。

    黎筝反应慢了不止两拍,曲子进行到一半,她回过神,赶紧拿手机给傅成凛录视频。

    他投入弹手心钢琴的样子,是她见过他最性感最迷人的一面。

    黎筝盯着他侧脸看,看失了神。

    一曲结束。

    傅成凛拿下耳机,把她耳朵里的那只也扯下来,“下回还知道什么时候再有惊喜的灵感。”

    在手心画钢琴弹奏,他绞尽脑汁好几天。

    “你刚才不是录了视频?没惊喜时你看看视频凑合。”

    不过每周的一,他还是准时给她发曲子。

    黎筝回看自己刚才拍的视频,一点声音都没有,要配着他那首曲子听。

    她把他手心的钢琴又专门拍了几张照片,“你年轻时要是主动追女人,还有你追不上的?”

    傅成凛瞥她“什么时候31岁就不年轻了?”

    黎筝看着那架钢琴,“再过几个月你就32了。”

    在她面前,年龄是他的劣势。

    傅成凛没吱声,把他手机里的曲子转发给她。

    播放器关上了,音乐声还是在黎筝耳边萦绕,一直从sz出来,走在人群里,她才回到现实世界。

    “傅老板,”黎筝一高兴了就格外好说话,她看着他,“过去的账,一笔勾销了,看你以后的表现。”

    傅成凛“谢谢博主。”

    黎筝笑了。

    傅成凛侧眸,黎筝眼睛里璀璨,笑意点点跟星光一般。

    斑马线上,他低头找黎筝的手,用力攥住。

    她体质偏冷,泛凉的指尖落在他温暖的手心。

    黎筝赶紧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耳朵。

    被他牵住那一瞬好像电流穿过,耳鸣了。

    行人过去了,另一个方向的绿灯放行。

    黎新禾以为自己眼花,把车窗降下来,头探到车外看,没错,是她生的闺女,另外一个背影,说不好听点,化成灰她都认得。

    “老冯,你看到筝筝没?”

    他们的车停在最前面一个等红灯,行人都是从他们车头经过,没道理看不到。

    司机点头,“看到了。”

    “那那个,”黎新禾生平第一次说话磕磕绊绊,“是傅成凛吧?”

    司机再次点头,“是傅先生。”

    黎新禾关上车窗,用力摁着眉心。

    发现摁错地方了,赶紧按着心脏。

    黎筝竟然跟傅成凛十指相扣,过了马路还继续牵着。看黎筝的表情,恨不得把幸福写脑门上。

    难怪最近傅成凛到蒋家老宅吃饭奇奇怪怪,还要自降辈分。

    蒋城聿跟着瞎搅合,帮着傅成凛撒谎,给傅成凛打掩护,说什么打赌输了要喊小叔,其实是他跟黎筝恋爱了,不自降辈分也不行。

    黎新禾愤愤找出蒋城聿号码,拨出去又立马掐断。

    当着司机面,有些话不方便说。

    黎新禾把车窗打开一条缝隙,感觉呼吸快不畅。

    “蒋哥,敬你一杯。”酒吧里,靳o主动示好,给蒋城聿点了一杯酒。

    无事献殷勤,没什么好事。

    蒋城聿觑着他,“你又打什么主意?”

    靳o笑着,“公主的小皇叔,我不得好好款待?”

    他径自跟蒋城聿碰杯,转身背靠着吧台。

    酒吧喧嚣,说话声瞬间被淹没。

    “以后我就喊你哥,”靳o一脸真诚,“要不,我们做拜把兄弟算了,我甘愿当小弟。”

    蒋城聿品着酒,半晌,好像明白了,“你是想跟着我沾辈分的光,让傅成凛也喊你小叔?”

    靳o笑出来,跟蒋城聿再次碰杯。“你侄女就是我侄女,我会照顾她,对她上心的。”

    他拍拍蒋城聿肩膀,“哥,我先上楼去打牌。”

    蒋城聿在等傅成凛,聊一下关力生物跟东昊科技之间要怎么合作,才能保证何昊轩的公司存活下来。

    快十一点半,傅成凛赶到会所。

    两人找个安静的地方,端了几杯酒过去。

    还不等说几句,蒋城聿有电话进来,“我大嫂。”接电话前,他跟傅成凛知会了一声。

    “城聿,你现在说话方不方便?”黎新禾明显克制着说话的语气。

    “方便,大嫂您说。”

    “跟筝筝恋爱的人,从头至尾都是傅成凛,靳o只是挡箭牌,对吧?”

    蒋城聿愣怔,他看向傅成凛,“大嫂,您听谁说的?”

    “我不用听谁说,我今晚看到了,”黎新禾抓了抓抱枕,“城聿,我嫁到你们家二十三年了,你那时才八岁多,我跟你哥把你当自家孩子,筝筝跟你虽然是叔侄,但你们打小就跟兄妹没区别,我一直放心,特别特别放心把筝筝交给你看着,我也一直以为,除了我跟你大哥,你是对她最好的人,可你呢?你怎么把她往火坑里推?”

    “大嫂”

    “别喊我大嫂,以后都不一定是。”黎新禾被气得头疼,“傅成凛还有个朋友叫什么向舒是吧,欺负我闺女的账,我都一笔笔记着呢。傅成凛有这样的朋友,我就不可能把闺女嫁过去。他跟黎筝既然都恋爱了,还事无巨细替向舒着想,又是争取广告资源,又是改了电视剧结局。我今晚跟朋友吃饭,她们聊了一晚,本来不碍我事,现在关系到筝筝,在我这通不过。”

    蒋城聿不知道傅成凛又替向舒欠人情疏通关系了,不过争取广告资源的事,他知道。

    没什么好反驳的,他默默听着。

    黎新禾“最重要的,他们年龄差太多,傅成凛跟你一个样,你看看你跟棠棠,就知道筝筝和傅成凛好不到哪里去,筝筝在这段感情里太被动了,不是好现象,她什么时候委屈过自己?因为傅成凛,你看她妥协了多少。”

    “他们不合适。”

    “我知道我说的话,你也不会听,爸妈都管不了你,就别说我这个当大嫂的。管不了你,我能管得了我自己,管得了你哥,你要再偷着藏着帮傅成凛,我让你哥变单身。”

    蒋城聿“”

    “你转告傅成凛,让他主动跟筝筝断了,筝筝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她还小,年轻的好男人多的是,靳o就不错,罗总家儿子也不错。”

    “大嫂,您听我说,”

    “不用听,”黎新禾没法子,只能威胁他“你大哥会很快拿到离婚证的,到时让他听你说。”

    蒋城聿无奈至极,黎新禾挂了电话。

    傅成凛从蒋城聿表情猜到一二,“跟我有关?”

    蒋城聿拿了一杯酒喝下去,“嗯。我大嫂说今晚看到你跟筝筝了,不同意你们,让你主动跟筝筝断了,不然她就要跟大哥离婚。”

    都在预料之内,不过没想到会来的这么早。

    傅成凛本来打算追到黎筝,慢慢再跟家里人坦诚,之前千向问题地暖那事,他在黎筝父母那里减了不少分。

    最要命的是,他跟蒋城聿是发小,蒋城聿对待感情的态度,在蒋家就是混账的代名词。

    在蒋家人眼里,他跟蒋城聿是一丘之貉。

    “我被你拖累了。”

    蒋城聿‘呵呵’两声。

    他晃着酒杯,“你打算怎么办?我大嫂在气头上,对你也不会三两天就改观,大嫂身边的保镖,你去找筝筝,她就不可能不知道。”

    蒋城聿又拿了一杯酒一口气饮下去,以他跟傅成凛的交情,其中用不着多此一举摆到台面上说。

    他还是不放心,“筝筝跟我命差不多,我都把命交给你了,打今天开始,我希望你别让筝筝受委屈了,不管是哪一方面,”

    顿了下。

    他特意点出,“特别是向舒,该有的分寸还是要有。”

    傅成凛没说话,碰杯后,一杯酒一饮而尽。

    蒋城聿问他“你打算怎么办?”

    傅成凛想了一个称呼,这么称呼黎新禾“黎总的意思,不希望筝筝知道是她从中反对,我不能把未来岳母得罪了。我跟筝筝暂时可以不见面,我跟她多半都是在私信里聊,接下来我手里的项目也多,你替我多去看看她。黎总那边,我去努力改变印象,再去求助我爷爷奶奶和我爸妈,我爷爷上次把我小芹菜给养死了,他还内疚着呢。”

    蒋城聿:“”

    他也松口气,“还以为你会受打击,跟筝筝真的断了。”

    傅成凛“我都跨出那一步了,其他对我来说,都不是困难。”

    还好,他今晚把小惊喜给了黎筝,她也录了视频。

    求助的事,刻不容缓。

    第二天周六,傅家日常聚餐的日子。

    傅成凛早早就到了爷爷家,包揽了晚上所有的菜,一个人从半下午就在厨房忙活,择菜洗菜配菜都是他亲自来。

    家里阿姨要帮忙,他没让。

    家里人坐客厅里吃瓜子闲聊,都觉得傅成凛今天太反常。

    傅既沉不时往那边看,他只猜到了一个可能,“负一他是不是做了亏心事?”

    爷爷在侍弄他的花花草草,接过话“成凛八成是在外面闯祸了,你跟你哥小时就这样,在外面打架了,回家就拖地干活。”

    傅既沉“”他瞬间失忆,剥瓜子,“还有这事儿?”

    俞倾用胳膊肘撞他一下,眼睛眯了眯,“你记性不是很好的嘛?”

    傅既沉把瓜子放她嘴里,“你一孕,我傻三年。”

    俞倾被气笑,不敢笑幅度大,赶紧拿手抚着肚子,再有一个月,她就要到预产期了。

    叶瑾桦跟傅董小声嘀咕着,大儿子一反常态到底事遇到什么难事儿了。

    最近gr一切正常,他自己投资的项目也没出差错。

    跟蒋城聿也没矛盾,没听他那个朋友圈有什么大事。

    奶奶心疼大孙子,坐不住,放下杂志去厨房帮忙,“奶奶闲着没事儿,正好跟你聊聊天。”

    傅成凛握着奶奶的肩膀,把她送到厨房外,“奶奶,您去歇着,我最近学了不少菜。”

    奶奶小声问他“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你跟奶奶说,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我解决不了就给你爷爷。一家人一块想办法。”

    傅成凛笑了笑,说没什么。

    奶奶感觉大孙子满腹心事,她在心里叹口气。

    孙子不想说的话,她就没勉强。

    三个小时后,五道菜上了餐桌,每个盘子里分量都不多。厨师实在看不下去,要等傅成凛做一桌子菜,估计要到明早。

    厨师掌勺,又给加了几道菜和一个汤。

    所有人入座,不过没动筷,不约而同看向傅成凛。

    爷爷发话,“你要不说两句,我们吃着也不踏实。”

    傅成凛给爷爷和父亲倒了红酒,给其他人倒上饮料,他双手交握搁在桌上,实在难以开口。

    “我在追黎筝。蒋城聿侄女,你们见过的。”

    所有人目瞪口呆。

    傅既沉赶紧捧着俞倾肚子,“负一,你说话能不能给点提示,孕妇不能受惊吓。”

    俞倾连连摆手,“没事没事。”

    知子莫若母,叶瑾桦直言直语“儿子,你是不是在蒋家那受挫了?”

    父亲“那还用说,要是被认可了,今晚做饭的就是我们了。”

    傅成凛“”

    叶瑾桦在桌下踢了老公一脚,让他闭嘴,少刺激儿子。

    爷爷缓过来,“成凛,你现在是个什么意思?”他指指桌上的菜。

    傅成凛道明意图“我之前给蒋家人的印象不是很好。”他解释,“对待感情这方面。”

    “想请你们帮忙去蒋家那背书一下,我是认真的,不管对恋情还是婚姻。”

    傅既沉主动请缨,一点都不谦虚“找我呀,我在圈子里出了名的好男人。”

    蒋老爷子“等我专门约蒋老爷子出来下棋。这事不能急,慢慢来,你得给人家消化的时间,主要是你跟黎筝差太多岁了。说句你可能不爱听的话,将心比心,换我们是女方家,也不想把孙女嫁给你这么大的。”

    傅成凛又被戳心了。

    从爷爷家出来,快十一点,傅成凛心里稍微轻松一点。

    他给黎筝发了一条15

    半小时后,黎筝回15

    ‘one’90

    黎筝叹口气,扯掉耳机,没爱回。

    她擦擦玻璃上的雾气,看着窗外,初雪落了一地,还在洋洋洒洒飘着。

    “面筋泡给你拿点,我觉得挺好吃的。”靳o站在冷藏柜前,正在挑菜,推荐她几样以前没吃过的。

    黎筝心不在焉道“随便。”

    她哪有心情吃,今天过来看何伯伯,顺道陪靳o吃麻辣烫。

    靳o点好菜,给黎筝到隔壁买了一杯热饮,“红豆的,很甜。”

    靳o手托腮,问她元旦有没有时间,“去滑雪啊?我请客,带上何熠跟江小楠,还有徐畅一家。”

    他说“我之前轻轻松松赚了两百万,还没花,趁着过节我们出去潇洒潇洒。”

    黎筝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窗玻璃上渐渐上了一层雾气。

    她问“什么生意能轻轻松松赚两百万?”

    “卖房子,做了回中介。”靳o拿纸把玻璃上的水汽擦干净,这样能看到外面雪景。

    黎筝狐疑看着他,“有这么傻的?被你忽悠多加了两百万?”

    靳o笑着,“有啊。”

    傅成凛。

    黎筝被傅成凛给气的,正好需要出去走走,“行啊,正好散心。”

    靳o盯着她看,“又怎么了?”

    黎筝“我都快一个月没见着他了,上次见面还是我去你那,在你办公室碰到他,他就给我一首《梦中的婚礼》,我从秋天听到冬天,这么长时间了,他小惊喜还没想到吗?就算想不到,他也不来约我。”

    她咕哝一句“我们那层边户的邻居,人家都装修好了,开始散味道。估计年前就能住人。”

    靳o把热饮推到她面前,他最近在会所也很少遇到傅成凛,“他好像经常出差,为了那个生物科技的项目。”

    黎筝“我知道。”

    他再忙,表白的时间都没有吗?

    要不是他每周固定给她发来钢琴曲,每天晚上陪她聊天跟她说晚安,还会给她一些新闻小视频的素材,她真怀疑,他对她没什么意思。

    靳o给她宽心,“可能是真忙,年底了,事情也多。”

    黎筝双手捧着热饮,知道他忙,也给予理解,可理解归理解,还是有所期待“他要再不来追我,我快要冬眠了。”

    她吸溜着红豆,“下周就到他生日了,他要还是不约我,还不跟我好好表白,我直接弄死他。”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