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纸片人同时求婚怎么破 > 第164章 第 164 章

第164章 第 164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宿沿目瞪口呆, 看向五个纸片人。

    靠。

    他明明还在床上,没起来开门,这几个纸片人是怎么进来的啊!?这个酒店的服务和安保也太差了吧?他要报警了喔!

    如果成功活下来, 一定要去投诉!

    虽然心中是这么想的,但此时此刻, 宿沿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像个鹌鹑,默默裹紧自己的小被子,露出一颗脑袋, 无辜地看向几人。

    晏沽行和邬星文似乎天生不对付,现在虽然因为祝啄的呵斥, 不再打嘴炮了,但距离对方最远, 脸都臭着。

    祝啄看到宿沿这副模样, 眼中带上一丝浅淡的笑意,语气听起来却阴森森的, 问:“听说你要跟我分手?”

    宿沿:“……”

    宿沿哆嗦了一下, 没回话。

    沈宿择不赞同道:“别吓到学长了。”

    他表情温和地坐在床边,问, “学长, 你为什么要提分手?是我哪里做的还不够好, 让你觉得不高兴了吗?”

    说着说着,沈宿择的眼眶就有些发红,情绪绷不住了, “还是说, 你嘴上说不介意我之前绑……你的事情, 但其实心中已经盘算好要跟我分手, 只是之前不敢说?早、早知道,我当初就不应该放走学爱上书屋长永远和我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

    宿沿着急道:“当然不是。”

    卧槽。

    不愧是黑化后的沈宿择,说起话来让人毛骨悚然!

    总感觉下一秒,他就要血溅当场!

    “那为什么?”

    邬星文双手抱臂站在一旁,他微微抬了抬下巴,冷笑道,“你今天要是不给个合适的理由,就别想走出这家酒店。”

    这句话绝对不止是单纯的威胁。

    宿沿已经预想到接下来的结果,他瞬间怂了。

    宿沿飞快从被窝里伸出手,拿起开机的手机输入密码,正要将系统消息给几个人看,突然发现,他手机里的系统不见了。

    “啊?”

    什么情况???

    那个系统——怎么回事??

    宿沿来回翻找,但愣是没有找到系统存在的痕迹。

    就像是……

    宿沿的幻觉。

    “跟他废话那么多做什么。”晏沽行扯了下领带,不耐道,“干到他服。”他故意做出迫不及待的模样,其实并不好意思说他猜测自己被踹,是因为技术可能不到位。

    他打算等会儿好好观察一下其他人!

    技术这种东西么,练一练就好了!

    宿沿:“???”

    靠。

    不知道为什么,还感觉有点小刺激。

    但这是晋江付费账号可以看的内容吗?

    当然不是!

    宿沿再次一个蜷缩:“别——不是这样的。”他可怜看向周围人。

    邬星文挑眉:“那是?”

    啊啊啊。

    现在用什么借口比较好?

    宿沿想不出来,只好无能哭泣:“呜呜呜,我错了错了错了……”

    几个宝贝面色缓和。

    邬星文:“哼,知道错了就行。”

    祝啄:“行了,以后别随便说什么分手了,这种话是情侣之间该说的么?当时看到消息,我还以为你又被绑架了,被逼迫着说分手呢。”

    “我觉得你在内涵我。”

    沈宿择看祝啄一眼,他耸耸肩,问,“学长是不是觉得最近太无聊了?”

    晏沽行:“要不要我陪你打游戏?”

    “没,不是,不用。”

    宿沿语气可怜巴巴。

    他心想,现在该怎么办?他是不是回不去了?

    正想着,宿沿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

    在视线彻底黑暗之前,宿沿隐约看到几个纸片人脸色都是一变,朝着他这边快步走来,只有仇边站在原地,一双眼眸冷静地看着他,像是知道什么。

    ——嚯。

    一阵窒息感猛然传来。

    宿沿从床上起身。

    他面露迷茫。

    这是……回来了?

    宿沿一点实感都没有。

    他拿出手机,之前玩的那款乙女游戏又出现了,显然,这里确实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世界。他点开游戏界面,上面还停留在他穿越之前,刚刚抽到的生子卡上。

    手指翻出其他卡牌,晏沽行,祝啄,沈宿择,邬星文,和最近刚刚出的神秘卡牌,还未对外公布名字的都在……

    ……结束了。

    这一次是真的结束了。

    宿沿将手机扔到一边,轻叹一口气。

    他将手臂搭在自己的眼睛上。

    宿沿在现实中的出租房,距离公司很远,每天上下班很不方便,他干脆挑了个天气不错的日子搬了家。

    说来也是巧,他在那个虚幻世界里租的房,房东正好在出租。

    宿沿毫不犹豫租下来。

    每天在这间房子里生活,就像是回到了那个世界一样。

    人对于自己的决定,不管如何,总归是会后悔的。

    宿沿有些后悔。

    接下来几个月,他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他所在的博冠没有一个叫晏沽行的太子爷空降;租房对面搬进了一家三口,每天热热闹闹的,不会有一个整天捆在垃圾桶旁边的仇边等他;在网络上搜索,再也查不到一个叫邬星文的流量明星;祝啄就更不必说了,要真有这么个人,恐怕早被抓了,宿沿寻思着,到时候得上演一波铁窗泪。

    至于沈宿择……

    毕业生学位授予仪式那天,宿沿和寝室的室友们穿着学士服拍照,室友们听到这个名字,忍不住摸摸宿沿的脑袋:“咱学校哪有这个人啊?听都没有听说过。”

    “老三该不会得癔症了吧?”

    “别特么胡说八道。”

    宿沿只能勉强笑笑:“可能是我记错名字了。”

    晚上回到家,宿沿趴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干。

    他长叹一口气。

    明明没做什么事,他却觉得精神上很疲惫。

    慢吞吞翻了两圈身,过了会,宿沿摸出手机,想着要么叫个火锅外卖吃一吃,又觉得一个人实在没什么意思。

    他的手指在外卖商家处来回滑动,最后也没想到到底吃什么。

    “喵。”

    一声轻微的猫叫声吸引了宿沿。

    宿沿瞬间从床上爬起来,看向窗外,然而他心心念念的那只小猫咪并没有出现——只是楼下的草坪里路过一只三花罢了。

    靠。

    系统这个比。

    之前说纸片人也会出现在现实世界,该不会是骗他的吧?

    这都多长时间了,也没个纸片人冲出来啊。

    宿沿心中不爽。

    他打开乙女游戏,看着上面的卡牌,一阵无语。

    ——之前是他一个人独占五个纸片人,现在好了,他们是大家共享的老公。

    宿沿撇撇嘴。

    他靠在阳台上没走,开着窗,楼下的电视机声音很大,有新闻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今年最大的一场流星雨就在今晚……狮子座……”

    流星雨吗?

    宿沿站在阳台处,反身托腮看向夜空。

    城市的夜空完全没有几颗星星,流星雨显然与他无瓜。

    宿沿顿时索然无味,正要回到房间里继续瘫着,突然一晃神,看到一个黑色的巨大物体朝着他这边飞速而来。

    他微微一愣。

    ……什么玩意儿?

    几乎一眨眼的功夫,越来越近。

    宿沿只觉得那东西像是炮弹一样朝着他砸来。

    他吓了一大跳,心脏咚咚咚地响,本能想躲避开,但显然,他的身体跟不上他的脑速。

    千钧一发之际,宿沿只来得及闭上眼睛,双手抱头,不过预想中的痛苦并没有出现,反而……被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贴了脸。

    什、什么东西?

    ……好柔软的感觉。

    宿沿睁开眼。

    瞬间,他瞳孔微微放大。

    ——阳台冲进来一只长了黑色羽翼的纯黑猫咪。这只猫咪个头非常非常大,蹲坐着时高度几乎碰到阳台顶。

    宿沿原本阳台空间并不小,现在猫咪一来,竟硬生生将整个阳台快要占据,而他这样的个头,完全无法从单扇开着的窗户进来,但他不但做到了,窗户也没有受损。

    完全无法用科学来解答。

    宿沿张大嘴巴,仰头看去。

    恰好,猫咪脑袋垂下来。

    与那个虚假世界里的晏沽行不同,这只小黑猫的毛发很长,尤其是围脖那一圈,浓密的就像是小狮子。他的一对翅膀张开来非常大,此时蜷缩着,与黑色的毛发几乎融为一体,如果不仔细看,竟有点看不出来。

    他耳朵尖长长的,烟灰色的眼眸圆溜溜地看着宿沿,粉色的鼻尖微微湿润,凑过来蹭了下宿沿。

    虽然小猫咪没用太大力气,但宿沿依然被蹭的差点仰倒,慌张间,他伸手抓住面前猫咪的长毛,才好险稳住身体。

    是……

    是在做梦吗?

    不然为什么会看到这么大的一只猫咪?

    这个世界不应该出现这种生物吧???

    宿沿目瞪口呆,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他脑海中电光火石般,想起祝啄曾经说过的话,以及这只大大猫咪浅灰的瞳孔颜色。

    “……是你吗?”

    他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犹豫。

    不敢置信。

    但又不敢去验证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梦。

    他心想,如果真的是梦,那不要醒来了。

    下一秒。

    猫咪张开嘴,粉色的带着倒刺的舌头伸出来,又因为怕伤害到宿沿,不敢真的舔舐,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在宿沿的睡衣上聊胜于无地舔了下。

    他微微往下趴了趴。

    “是我。”

    低沉沙哑,却又非常熟悉的声音响起,“抱歉,沿沿,花费了一点时间才找到你。”

    宿沿一愣。

    长毛猫的手感本来就特别好,更别说面前这只猫咪还这么大,宿沿只要稍微往前靠,整个人就能埋进柔软的猫咪怀里。

    猫咪身上稍微高出一点的体温,温暖着宿沿,宿沿鼻头酸的要死,眼泪落下来,顷刻间融入毛发里。

    “你是不是傻啊。”

    宿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嚎啕大哭起来,结果刚张嘴,先吃了一嘴毛,他一时哭笑不得,退开一点,眼泪顺着脸庞往下流,握拳打了大猫咪的毛发一下,委屈地说,“你怎么可以这么长时间才找到我。”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