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我在末世有块田 > 第108章 重逢

第108章 重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又发生雪崩了吗?”

    当轰隆声在群山响起之际, 唐令担忧地朝着舱室外看去。入目所及一座又一座山峰连绵不绝,他也分不清刚刚雪崩发生在哪个方向。应该还是孔雀公司那边吧,另一边是亚和夏马尔……唐令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很敏锐的人, 但亚提到夏马尔的反应真的很奇怪。不过只是亚和夏马尔的话, 应该不至于引起雪崩。

    “是吧?”

    他从舱室外收回视线,看着大鹰问。

    巨大的飞行异兽有些暴躁, 冲着唐令扇动着翅膀,震荡起漫天的雪花。

    唐令走过去摸了摸大鹰的脑袋, 希望大鹰能摒除灵的影响, 舒服一些。

    大鹰暴躁地甩着脑袋, 发出一声长长的鹰唳。

    唐令记得在星星湖边大鹰很喜欢他做这个动作,每次都要主动蹭着他的手, 发出欢快的叫声,但现在似乎并不管用。

    “所以你其实不是喜欢我摸你,而是喜欢那些金色的光点对不对?”

    他轻轻戳了戳大鹰的脑袋,想到了星星湖和避难所脚下的灵。伴着灵苏醒, 无数闪烁的光点漂浮在空中。他也说不好那些光点是什么,只知道那些光点进入体内会有种温暖又生机勃勃的感觉,让他想到了水珠。他以前觉得光点像是植物生长带来的生机, 而生机是唤醒灵的契机。

    但雪山的灵本身并未陷入沉睡,并不需要他唤醒。

    “你说我在雪山上种些什么, 能不能跟雪山的灵拉近一些关系?”

    他摸着大鹰低声问, 某个念头跳出脑海,想到送亚的苹果苗。要不要把苹果苗种到地上试试?但转念亚很喜欢他送的苹果苗, 因为要一直留在这里陪着他, 没法给苹果苗浇水, 还特意把苹果苗抱来。而且他已经把苹果苗送给了亚, 总不能不经过亚的同意拿苹果苗做实验。

    想着身上还有半壶稀释后的水珠,他伸手朝着外套口袋摸去。那半壶稀释后的水珠他其实是给亚准备的,但早晨一直没机会给亚。直接说给亚喝水吗?那也太奇怪了。

    咦?

    唐令掏出酒壶顿了下,又把手伸到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小包黑色的种子来。

    “小红萝卜?”

    他有些意外,才想起来他身上还装了一小包小红萝卜种子,他差点都给忘了。看着手里的黑色种子,他第一反应是雪山上可以种萝卜吗?应该可以吧。亚说过这里在灭世战争前也曾绿草如茵、牛羊遍地,想来是可以像避难所一样种地的。

    不过种在哪里呢?他想到那本《常见蔬菜种植》里面说的小红萝卜种子发芽需要合适的温度,雪山外面肯定不行太冷了,只能种在舱室里了。

    舱室的话,他捏着手里的萝卜种子看向大鹰,大鹰歪着头同他目光对视。

    啁?

    五分钟后,巨大舱室的一角,大鹰尖利的爪子在地板上撕开了一道缝隙。对飞行异兽来说,抓破这么条缝隙简直是轻而易举,难的是唐令如何让大鹰明白自己的意思。

    “谢谢你啊。”

    他摸了摸大鹰的脑袋蹲在地上,打量着地下露出的褐色砂砾。因为飞艇持续发热的缘故,地上的积雪已经全部消融,露出深埋在积雪下面的粗糙砂砾。唐令伸手戳了戳,在飞艇热气的蒸腾下,露出的砂砾有些柔软,有些潮湿,而不是冻得硬邦邦的。

    他看看酒壶犹豫了下,默念山海章进入山海章之内,重新收集了一滴水珠。

    啁啁~啁啁~

    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巨大的飞行异兽发出急促的召唤,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唐令。乳白色的水珠正挂在他的指尖,欲落不落。

    啁啁~啁啁~

    大鹰渴望地朝前迈出一步。

    唐令手指轻轻点在地上,倏然间以他的手指为中心,粗糙的沙砾好似被什么浸润,转眼变成了黑色的细土,松松软软黏在一起,朝着缝隙周围扩散而去。

    他从包好的种子里面捡出一粒种子,小心翼翼埋在地下。

    “快点长啊。”

    唐令低声道,掏出锡器小酒壶又给种子浇了点水,曲腿坐在一旁等着种子发芽。他打定主意,要是等会种子没有发芽的话,他就“奢侈”地给种子浇一滴水珠。本来他的重点就不是种萝卜,而是想试试能不能感应到灵——不是愤怒的、想要毁灭一切的情绪。

    “最好在亚回来之前种子就能发芽。”他戳着地面想。

    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埋在地下的种子悄无声息裂开。浅绿色的幼苗小心翼翼探出头,本能地吸收着土壤中的生机,奋力钻出了地面。这一刻唐令好像在看关于植物的纪录片。种子发芽、种子生长、种子钻出土壤、嫩绿的幼苗迎风摆动出现在他面前。

    “……你感觉到了吗?”

    他回头问大鹰,伸手碰了碰小苗。

    刹那,有金色的光点从地下泛起,汇聚于唐令的指尖。他眼前一阵恍惚,无数连绵不绝的雪顶山脉急速掠过,雄伟的冰川高低起伏,大大小小的湖泊点缀在群山之中,水面是五彩斑斓的颜色。

    这一刻唐令有种融入雪山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愤怒的,但心底却是泛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好似一块大石头压在他的心头,让他沉甸甸的喘不过气。

    直到一声稚嫩的狼嚎在雪山上响起。

    “土豆!”

    唐令回神,金色的光点散开,巨大的飞行异兽凑了过来,发出欢喜的叫声。唐令犹豫地看向天空,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小狼崽的声音。他有些不确定刚刚是真的还是幻听,小狼崽怎么会跑到雪山上来呢,它不应该在避难所吗?

    嗷呜~

    夹杂在肆虐风暴中的真的是小狼崽的声音。唐令豁然起身,朝着舱室外看去,想到一个可能。会不会是他被大鹰抓走,小狼崽一路追了过来?他越想越觉得是真的。小狼崽的嗅觉十分发达,他偶尔也会跟小狼崽玩捉迷藏的游戏。他自己藏起来或者把什么东西藏起来让小狼崽找,每次小狼崽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找到目标。

    唐令匆匆爬到大鹰背上,努力够着舱室顶部。

    巨大的飞行异兽显然也听到了什么,发出一声响亮的鹰唳。嗷呜~伴着小狼崽激动的声音,它一头从天上扎了下来,撞到了唐令怀里。

    “土豆真的是你。”

    唐令高兴地抱着小狼崽,不顾它身上全是灰黑色的冰渣。“你是从避难所找来的吗?只有你一个吗?”他说着朝外看了眼,只看到雪花落下,没有其他人的身影。

    莫名的他心里有些失落。虽然他知道韩为不可能丢下避难所的事来雪山上找他,而且他也让罗振通知韩为自己没事了,但人心就是这样,得陇望蜀是人的天性。

    不过小狼崽来他已经很高兴了。

    唐令摸着小狼崽的脑袋:“你飞了多久?饿不饿?冷不冷?路上有遇到危险吗?”

    嗷呜~

    小狼崽叫了起来,咬着唐令的衣服朝着外面拽去。

    “不是你一个来的?”唐令立刻意识到什么,“是……韩为也来了吗?他在后面?”

    唐令欣喜地朝着舱室外面看去,但等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只有小狼崽不断揪着他往外跑。

    “韩为是不是出事了?”

    唐令心里泛起不好的预感,小狼崽焦急地呜呜叫着。不对,唐令蓦地想到不久前那场雪崩,一颗心沉到了底——以韩为四阶基因者的能力,雪山上有什么能困住他呢?他低头看向巨大的飞行异兽,心里做了决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肆虐在雪山上的风暴平息了下来。大片大片的雪花无声无息地落下,迎面吹来的风打在脸上不再像刀子剐过般疼。巨大的飞行异兽自雪山顶上飞过,唐令裹着孔雀公司花里胡哨的外套缩在飞行异兽的脖子后面,怀里搂着累极了的小狼崽。

    呜呜呜~

    小狼崽舔了舔唐令的手指。

    唐令把它往怀里抱紧,低声道:“韩为是一个人上的雪山吗?他是四阶基因者,肯定不会有事。真遇到雪崩的话,他的超能力那么厉害,最多只是困在下面,肯定会没事的。”

    唐令没想到韩为会丢下避难所的事跑到雪山上来找他,心里有种陌生的情绪泛起,酸酸的又甜甜的,纠结在一起,让他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他搂着小狼崽望着下面皑皑雪山,亚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万一韩为真的被雪崩困住,只靠他和大鹰能把韩为挖出来吗?

    想到韩为,他咬牙给自己打气,肯定没问题。

    实在不行他可以尝试着沟通雪山的灵,就像他之前在舱室做的那样。唐令咬了咬唇,脑海闪过亚跟他说的话——这个世界上意外太多了,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要是韩为……他摇摇头把脑海乱七八糟的念头赶走,努力乐观地想,或许不是雪崩呢?说不定韩为只是被尸鬼围住了,这样就简单多了。他和大鹰从天而降,直接带着韩为离开就好。

    呜呜呜~

    小狼崽奋力从唐令怀里飞起,朝着前面一座被灰黑色积雪覆盖的山谷飞去。

    “是这里吗?”

    巨大的飞行异兽落在山顶,唐令匆匆跳下飞行异兽,苍白着脸望着下面的山谷。灰黑色的积雪将整个山谷填满,静悄悄的并没有尸鬼存在,只有小狼崽徘徊在半空发出焦急的声音。

    是雪崩,最坏的情况发生了。唐令下意识朝着前面走了几步,巨大的飞行异兽低头咬住他的外套,制止了他继续往前走。

    他默然望着前面巨大的山谷,来之前他还曾想过自己和大鹰把韩为挖出来,但现实正嘲笑着他的自不量力。

    呜呜呜~小狼崽在空中徘徊着。

    唐令从口袋里掏出锡器酒壶,现在只能试着感应雪山的灵了。他伸手试了试风吹来的方向,指挥着飞行异兽换了个位置,特意挑选了个背风的地方,蹲在了大鹰肚子下面。

    巨大的异兽歪着头看他。唐令打开酒壶把里面的水珠滴落在地。肉眼可见的灰黑色的积雪消融,露出下面黑色的泥土。

    虽然有些担心这种天气种子不会发芽,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他捏了一小簇萝卜种子种下,希望最少也能有一粒种子发芽。埋好土,他又浇了一滴水珠,期待地看着地面。

    时间一点点过去,就在唐令失望之际,伴着一声轻微的咔擦声,埋在地下的种子终于发芽。幼嫩的小苗在唐令期冀的视线里颤巍巍探出了地面。唐令松了口气,学着之前的样子碰了碰小苗。有金色的光点从地下泛起,无边的悲伤夹杂着愤怒好似海浪袭来。

    他整个被灵的情绪包裹,仿佛只是一瞬,又仿佛过了很久,他只觉蓦地一沉好似跌入一个虚幻的存在中。

    星星湖?不对,是雪山。

    唐令感觉现在自己的状态很奇怪,他明明站在那里,但视野却拉的无限长,好似在高高的天空俯瞰连绵起伏的山脉。雪花沙沙落下,无数闪烁的光点从积雪、冰川中亮起,又黯淡了下去,最后只剩下稀稀落落的金色光点汇聚在整个山脉的最高峰。

    雪山的灵快要死了,他心中生出这个明悟。巨大的悲伤将他笼罩,他脑海闪过韩为被雪崩埋葬的情景。不知道是他影响了雪山,还是雪山的灵影响了他。浓厚的辐射云层重新在天空汇聚,沉沉地朝着山顶压下,一股压抑的氛围弥漫周围。有轻微的震动在脚下响起,群山中回荡着冰川裂开的声音。

    巨大的飞行异兽发出尖锐的叫声,本能感受到了危险。

    山谷中积雪翻滚,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其中搅拌。雪花震荡,环绕在唐令周边。已经冻僵的尸鬼和人类的尸体从雪中翻出,里面并没有韩为一行的身影。

    嗷呜~小狼崽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焦急地叫着试图唤醒唐令。

    但唐令毫无所觉。

    浓厚的辐射云层越压越低,群山中咆哮的水流推着冰川不断移动。没有神智的尸鬼群本能地瑟瑟发抖,亚带着韩为一行从雪山脚下的洞穴绕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小唐!”

    韩为立刻意识到出事了,朝着唐令快步走去。

    亚狰狞的脸上露出一丝担忧,大声喊:“不要被灵操控你的情绪,停下来,否则附近的几个避难所都会被毁掉的。”

    “想想阿吉,想想星星湖。”韩为边走边沉声道。

    唐令蓦地惊醒,回头看到韩为,眼圈一下子红了。

    “我以为你……”

    移动的冰川停在了半路,天空中辐射云层淡去,一道金光洒下苍穹。韩为走到唐令面前,抬手覆盖在少年头顶揉了揉。

    “我没事。”

    唐令红着眼看他,韩为顿了下没忍住倾身上前,用力吻住了少年。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