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死对头每天都在黏我 > 第133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第133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冲天的金芒, 一路披荆斩棘。

    白色的机甲如同雪白的刀锋,在金芒和无数金属碎片中所向披靡,仿佛永不知疲倦的战士, 强悍得令人心惊。

    角斗场的戒备原本是很森严的, 但因年深日久,原本许多战斗类设施都已经损坏、再加上当年主要用来捕获斗兽的人也早已不在这里, 他们见不到任何活人,只有一个又一个的机器人。

    戎玉在前方战斗开路, 季礼在后排看着地图不断计算规划路线, 他们在逐渐逼近着角斗场的深处。

    这一切都是意料之中的顺利。

    季礼的神经明明是紧绷着的, 可不知怎么的,越走进中心, 脑筋便越转不动了,季礼感觉自己的精神不自觉的放松,开始关注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神游天外胡思乱想,一会儿想课堂、一会儿想戎玉, 甚至想不起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忍不住关注戎玉那只小胖龙。

    那只叫雪球的小胖龙,正顶着黏皮糖, 努力地吐着小火苗,试图加入战斗, 但显然并不擅长。

    吐了好半天, 只吐出来了一个小得像烛火似的火苗。

    偏偏它身上的黏皮糖像个笨蛋一样,拿着两只小小的荧光棒, 鼓励似的、有节奏地挥舞着。

    两个笨蛋。

    季礼在心底偷偷说。

    另一个声音说:清醒一点, 你还记得是来做什么的吗?

    季礼微微皱起眉:……做什么的来着?

    可自从雪球被他关进蛋里一次, 就不像以前一样黏着他了, 虽然几句夸奖叫它开心了起来,也没有转圜回来,反倒嗜好抱着黏皮糖飞来飞去,胖乎乎的龙尾巴扫来扫去,勾得忍不住想偷偷捏一捏。

    这一个走神儿的功夫,一只机器人近在眼前,被戎玉切瓜砍菜似的削成了零件儿,然后白色骑士一样的机甲,流氓似的拄着剑。他听到通讯礼,戎玉懒洋洋地冲他笑:“怎么走神了?累了?”

    季礼目光闪了闪:“没什么。”

    雪球扑棱棱地落在白骑士的肩膀上,黏皮糖原本在龙的头顶,抱着龙尾巴滑滑梯似溜了下来,趴在戎玉的机甲上,被小胖龙拍了拍头。

    ……他也想揉揉。

    季礼越明明已经意识到不对劲儿了,可神经还是不自觉松弛了下来。

    他像是到了一个极安全、极放松的地方。

    他应该在这儿跟戎玉谈天、嬉闹、或许可以切磋武艺,而不是在这里战斗。

    他在计算什么?

    戎玉的隔着通讯笑:“喜欢雪球吗?”

    季礼抿了抿嘴唇:“普通而已。”

    “喜欢就抱回驾驶舱摸摸嘛,”戎玉伸了个懒腰,流氓似的摸了一把季礼的触手,“我的精神体就是你的。”

    季礼岂止想摸一摸,他都想把这只龙给揉秃了才好,前一天被戎玉塞到手里一次,他一时害羞忘了下手,至今都在后悔。

    没错,公主当然也说过要诚实,

    但是……

    可他前几天还因为戎玉喜欢自己的小触手吃醋过,现在又喜欢上戎玉的精神体,实在抹不开面子,只能嘴硬:“你以为我是你么?”

    季礼听到戎玉在机甲里偷偷地笑。

    季礼听见他笑,就越发地窘迫,把一腔羞恼都发泄在了机器人身上,触手闪电般的穿刺了一架机器人的身躯,撕了一地的机械碎片,摧枯拉朽一般冲到了长廊的尽头。

    耳机里是戎玉懒洋洋的笑声:“不是很喜欢么?喜欢就拿回去抱一抱,你不一向是这个样子吗……”

    说着,戎玉的机甲已经到了他的身后。

    被冲天而起的触手,捆了一个结结实实。

    季礼的声音冷淡:“你到底是谁?”

    他还不至于,愚蠢到连自己的心上人都会记错。

    没有人回答他。

    白色的机甲褪去了外壳。

    露出了灰扑扑的机器人外表。

    季礼艰难地、在高度混乱和放松的大脑里,寻找所有情报。

    角斗场目前漂流在罹幻星附近,可能存在大量的致幻物质。

    他的精神力超乎常人,对致幻物质向来有抵抗力。

    除非这些致幻物质混合了别的什么。

    混合了极为强大的、某个人的精神力,就会形成一个幻觉漩涡。

    他捡起一块机器人的碎片。

    20年前的型号,而且还是联邦间谍机器人,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型号。

    ——这里是另一个人的幻觉漩涡。

    季礼抬起头。

    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安装着栅栏的铁门。

    里头有绵软的、熟悉的。

    轻轻的抽噎声。

    他的通讯断联了。

    戎玉从机甲跳了下来。

    他似乎一直在战斗、一直在向前,一扭头,却发现季礼已经不见了,方向变得模糊不清,通讯也无法连接到季礼。

    他身边的小胖龙,抱着黏皮糖,已然变成了蚊香眼,晕晕乎乎地在半空中转圈。

    而他的面前,是一个有些熟悉的,幽邃的甬道。

    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深海的甬道。

    “幻觉?”戎玉揪了揪自己小胖龙的尾巴。

    被黏皮糖“啪嗒”抽了一下手腕。

    ……还是疼的。

    可这隧道不可能出现在这儿。

    那难道是高级的幻觉?

    戎玉一步一步走进甬道,果然一路都如同季礼当初带他进入的海底宫殿相同,连左右的深海景象都如出一辙。

    他听到“滴答”“滴答”,液体滴落的声音。

    他走在华美冰冷的长廊里,独自穿过礼堂、图书馆,那液体滴落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像是在召唤着他似的。

    他的脚步越来越快,直到那间卧室的门口,他推开沉重的金属门,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是那张床上挂着的、具有延展性的金属铁环,锁着几只蓝色的触手,断痕处不断淌出黏稠的、透明色的液体。

    戎玉的瞳孔猛然皱缩,下意识的明白这场景是什么,胸口一皱一皱地疼。

    而床上正坐着一个孩子。

    漆黑的发丝,玻璃外变换的、深海的蓝,在他的眼底做衬布,倒影出一个戎玉的身影来。

    戎玉知道这是谁。

    唯一不同的,是带着稚气的冷漠面孔。

    男孩深蓝色的眼瞳注视着他:“你是来接我的?还是他们派来杀掉我的?”

    戎玉尚且愣在原地,找不出话来回答他。

    男孩站起身来,手里还拿着刀,透明的液体,顺着刀锋滴落,那“滴答”的水声终于只剩下最后一响。

    他的影子,已经消失成了可怜的一团,只停留在他脚下一点。

    “你没有动手,应当不是来杀我的。”男孩自顾自地看着他,眼眸比刀锋还冷,却带着不易觉察的希冀。

    “现在我已经没有触手了。”

    “你可以带我出去了吗?”

    戎玉哑巴似的扭过头。

    发现来时的门已经消失了。

    这房间里,只有幼年的季礼,和他。

    可小季礼像是看不到那扇消失的门一样,静静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戎玉左右为难,他明知道这是幻觉,却又没有办法把这个年幼的季礼扔在着里不管不顾,终于想起自己微小到几乎算是没有的治愈力,小声说,“我是来帮您治疗的。”

    为了证明这一点,他的指尖儿燃起了一小撮治愈的精神力。

    小季礼的目光黯淡了下来,扭过头厌恶地看着地上被他切下来的、几条软趴趴、毫无生命力的触手,用脚踢到床底下,藏了起来:“我不需要治疗。”

    他擦干净手里的刀,放在书桌边,坐在高背冰冷的椅子上,傲慢地审视着他,目光在他身上转了好几圈,最后却停留在他的小胖龙身上:“你也是季家的人吗?我为什么从没有见过你?”

    戎玉思考了一会儿,小声说:“我是您……旁系的远方亲戚?”

    小季礼毫不留情地鄙夷:“你在说谎。

    戎玉:……

    这么小的一只季礼,怎么比大号的都聪明。

    “我有很多时间,”小季礼面无表情地说,“你可以重新编一个谎言。”

    戎玉犹豫了一下,打算尝试着说一说实话:“……我是你……未来的朋友?”

    季礼看着他的眼神儿,已经毫不留情,像是在看一个傻瓜了。

    戎玉哭笑不得。

    可他又有一种微妙的直觉,季礼小时候,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

    不如他们相识时内敛寡言,聪慧骄傲得锋芒毕露,还有一点儿小孩子才会有的幼稚霸道。

    “编好了吗?”小季礼问他。

    “在编了在编了。”戎玉嘀咕。

    “过来,”小季礼坐起身来,傲慢地向他伸出手,慢慢扬起了下巴,“笨蛋,我要摸摸你的龙。”

    雪球不等戎玉的指令,就扑腾着小翅膀飞了过去,在小季礼脸颊上亲了亲了一口。

    黏皮糖却偷偷藏进了戎玉的衣服口袋。

    刚才还很傲慢的小季礼,被雪球扑在怀里,一下就像是眼睛里有了星星,却别扭地抓住尾巴,一下一下地揉捏着,撇过头去。

    “你的精神体很好。”小季礼声音平淡地赞美,“只是不大检点。”

    戎玉:……

    季礼原来这么喜欢这只笨蛋龙吗?

    还有,捏尾巴和被捏尾巴的,到底谁不检点啊?

    怎么小季礼也喜欢这一套啊?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