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豪门女配c位出道[古穿今] > 第114章 三只魔头

第114章 三只魔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眼见得前面有人声传过来, 听着像是周尔他们那群人的朝这边走来了,燕雪衣后文也没有来得及说,就直接变成了一只黑猫, 蹿上了她的肩膀。

    看着这结界散去, 朝今岁总算明白这结界是为何而设的了——感情这魔头不是怕别人看到,而是怕她哥听到。

    朝今岁嘀咕, “你不怕我哥知道了,提着刀来砍你?”

    那小黑猫十分妖娆地喵喵两声,

    “你哥哥当初陨落之时年纪太轻, 现在估计打不过我;二来, 我这也是为了正事。”

    “我弄出来的芥子空间可不止给你渡劫这么点儿的用,这些日子我也仔细地研究过了, 只要我们的修为上去了,有了红包群这个沟通两界的东西当中介,回去也不是难事。”

    朝今岁朝那边走去,低声道, “那好好修炼就是了,何必要走这……”

    她想了半天,用了“捷径”二字。

    他却笑了声, “这个小世界短短百年,纵然你我二人天赋卓绝, 在这个灵气稀少的地方, 还能修炼到什么境界去?”

    “双修不是走捷径,这也是一门功法, 你别瞧不起。你想想, 你是无形道, 我是修罗道, 本来就是一阴一阳,修炼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他懒洋洋地吐出后半句话,尾音微微上扬,“简直是一日千里。”

    朝今岁又被最后魔头的那成语给说得给呛住了,她内心对这个魔头的厚颜无耻程度的认识,更上了一层楼。

    她道,“你心里想的什么我能不知道?”

    “我那的双修功法可是天阶的,不比你我二人正在修炼的差。只要你我二人同心协力,一起回去那就是指日可待的事儿。”燕雪衣道,“我知道你的打算,百年之内是不打算回去了,可是百年之后呢?”

    燕雪衣认识她几千年了,自然知道朝今岁的想法,她必定会看着晏家人平安喜乐一辈子,之后才会抽身离去的。所以她现在才绝口不提回去的事情,指不定还打算着在回去之后帮着寻找原主的魂魄,偿还她的恩情。

    他话音一转,

    “你就是觉得我们两个人靠着自己的修炼多耗几百年也行,但是,也要为前辈着想呀。他现在可是凡人之躯,下一世还不知道投生于哪一个小世界,难道还要我们一个个找过去?况且他神魂受损,我们自然是要在这百年之内突破修为,时间一到就带着前辈的神魂回去修养才是。”

    他的语气十分诚恳,仿佛是浑然为她着想一般,先是以利相诱,接着是告诉她危险之处,还为她指出了一条明路。

    朝今岁听着就觉得,这魔头挖空了心思,怕不是拿出来了之前诱逼部下的架势来哄她。

    “话是这么说的,我也确实打算看着晏家百年之后再做打算……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你估计憋着等今天说,等了很久吧?”

    那魔头连忙谦虚道,“哪里哪里,这不是要为我们的未来着想么?”

    朝今岁朝营地走回去,只觉得自己都替这魔头害臊,她慢悠悠地解释道,

    “我现在是你的道侣,双修当然是可以的。只是我十岁那年见过一次合欢宗的人双修,虽然后来被哥哥连忙抱走了,却从此对这事没有任何兴趣。”

    她这话不是骗这魔头的,而是确有其事。大概是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虽然时间已经很久了,但是影响还留在了身上。

    就比如说,那魔头就喜欢缠着她,她虽然觉得魔魔头挺可爱的,也并不排斥,却下意识会回避这件事。现在这魔头搬出来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她便和那魔头说实话了。

    燕雪衣若有所思,“原来如此,我说我当初送你合欢宗的功法你怎么气得和我打架,原来是这样。你早年还不喜欢别人碰你,我一抱你你就要跳脚,原来如此。”

    朝今岁:……

    她凉嗖嗖道,“我,一个正道修士,你送上这些东西上门也就算了,还敲锣打鼓,生怕全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不揍你揍谁?”

    这魔头伸出猫爪十分怜惜地摸摸她的脑袋,朝今岁凉嗖嗖地看着他,觉得这猫沾上魔魔头的神情,都让她有点儿想要揍人的冲动了。

    那魔头道,“没事没事,既然是当初受了刺激,我一定能帮你克服,这还算是好的。”

    朝今岁纳闷了,“这有什么好的?”

    那魔魔头嘀咕了一句什么,朝今岁没有听清,就听到了隐约有什么你呀我呀,“就好这一口”一类的词语,她还没有来得及细想,就听到了那魔头十分庆幸道,“你要不是之前有阴影,不喜欢别人碰你,那你这么多爱慕者,男女都有,可怎么是好。”

    “从前我看着合欢宗的功法就莫名其妙地会想着你,当是我就想象不出来,你这样的人和这事儿能扯上边。”

    他总觉得这道修,就应该是坐在坛上,拿着本书当个冷面夫子的,完完全全就是个修无情道的好材料。

    朝今岁听完之后:……

    她抓住了重点,“你说,你从前看着合欢宗的功法,就想着我??”

    燕雪衣:……

    这魔头瞬间噤声了,连忙抱怨两声糊弄过去,“上次你说愿意帮我一次,我都大为稀奇,本以为你这是开窍了,没想到又冷淡如初……”

    他语气,活像是守寡三年惊闻丈夫回家又被冷待的弃妇一样。

    朝今岁凉嗖嗖道,“你平常就喜欢缠着我,我都顺着你也没拒绝你,你还要怪我,我看要是同意你双修了,你恐怕又要缠得我不得安生,这事儿我看就算了吧。好好修炼,不要老是走歪门邪道。”

    燕雪衣:……

    小黑猫委委屈屈地喵了两声,朝今岁伸手拽住他的两根胡须,把他的脸都给扯得龇牙咧嘴的,这才气鼓鼓地走了。

    那懒洋洋的男声立马变了调,压低了声音带着点儿的委屈求全,“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总觉得我们俩这相处,当然不能急于求成,可是岁岁你总是这么冷淡,我总觉得你是想和我凑合着过。”

    他思来想去,总是有点患得患失,要是其实这道修压根什么都不懂,就是看着他们俩青梅竹马,最后想和他凑合着过……而且这个道修从来不吃他的醋,倒是会吃她哥哥的醋,那才是真的在意,反而看上去就不像是很在意他的样子。

    朝今岁闻言,“我要是凑合,等到我回去了,我去找我三师兄,五师弟,一样可以凑合。”

    燕雪衣登时炸了毛了,语气瞬间阴恻恻的,“你要去找他们,我就把他们绑架了丢万魔窟里头,你不来见我我就把他们一刀一刀,全给杀了。”

    朝今岁瞧着这魔头委屈求全不到两分钟就原形毕露,简直是懒得理他了,快步到了营地,冷哼道,“你现在知道了吧,我和你在一块儿,纯粹就是因为你这个魔头横行霸道、阴险狡诈,动辄喊打喊杀,我都是为了天下太平,不得不委身于你。”

    燕雪衣:……

    那小黑猫一溜烟蹿树上去了,背对着她一声不吭。

    朝今岁坐回火堆边上,叹了一口气。

    她本身就是内敛的人,能说出喜欢他就已经很好了,况且要是回去的话……她想起来当初离开之前那一堆烂摊子,就忍不住盯着火堆发呆。

    朝倾岁刚刚和周尔他们一块儿把树枝搬过来,此时闲下来了见着她坐在那儿,也走了过去,上前坐在她身边。

    朝倾岁问道,“和他吵架了?”

    朝今岁摇摇头,“也不算。”

    比起以前动辄唇枪舌剑、大打一架,这哪里算是吵架?

    “我猜猜,是不是关于回去的事情?”

    这事情就算是燕雪衣不说,在知道了芥子空间和红包群的事情之后,他就已经猜到了。

    朝今岁看看哥哥,点点头。

    “回去之后如何也未可知,当时走的时候,是平定了魔道两界的混乱,却也留下来了一堆烂摊子……”

    朝倾岁眼神温柔,轻笑道,“你把你哥哥当摆设了不成?如果回去之后,你还想当这个长霄宗宗主,我就辅佐你;如果你不想当,我就替你当,你和他天南地北,哪里去不得?”

    “可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放下了仇恨。我当了几千年的掌门,当然腻了,可是他也未必能放得下。”朝今岁轻叹道,“我知道,他为了我自然是不会再提。可是要是真的回去了,再见到那些人……”

    当初他一意孤行要复活他的父亲,可是临到最后一步后悔了,到底是没有铸成大祸。而朝今岁更加清楚,最后问题并不在燕雪衣,而是有人设了套拿她诱那魔头深入,朝今岁当初主动出来,不光是为了平定天下,也是为了保住魔头性命。

    此中种种蹊跷,也是一团乱麻。

    她更加不愿意他为了她委屈自己,绝口不提这事。

    朝倾岁看着她思来想去的样子,忍不住拍拍她的脑袋,“何必为还没有到来的事情苦恼?”

    “哥哥以前教过你,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就算是后面真的遇见了什么事,还有哥哥帮你挡着。他放下了当然是好的,如果放不下,那就快刀斩乱麻,把事情给解决了。”

    “你们两个人以后就是道侣,道侣不是互相委屈的,是互相理解、互相扶持的。我同意那魔头和你在一起,不是看中他的修为,也不是看中他的人品,这魔头无法无天,实在是没有什么美德。但是他足够爱你,愿意为了你委曲求全,这份视你如宝的真心,才是最难得的。”

    “你何苦为了以后的事情和他吵架,闷闷不乐?哥哥反倒是觉得,就算是回去之后纠纷不断、藕断丝连,你们也要互相信任。修道一路漫漫,留遗憾要生心魔的。”

    “我不是因为这事和他吵架的。”

    朝今岁嘀咕了一声,要是真的是因为这件事……那还好办。

    问题是那魔头总觉得她对他不够上心,疑心她并不喜欢他。

    朝今岁也知道自己是冷淡了一些,因为和魔魔头混太熟,和他自然也就没有那种电视剧上的小情侣腻腻乎乎的劲儿,可是要说她真的不在乎他,那就是冤枉她了。

    但是她也觉得哥哥说的对,道侣不是互相委屈的,魔魔头除了粘人,待她极好,连那魔头的张扬本性都收敛了不少……

    “既然如此……他之前和我说的事情,我就答应他了。”

    朝倾岁看着妹妹一溜烟就走了,忍不住纳闷了起来了——那魔头到底和她说了什么事?岁岁到底答应了那魔头什么?

    朝今岁用神识探查了一下,那黑猫不知道跑到了那里去了,她便用纸鹤给他传信,只告诉他——她答应了。

    靠在最高的树上翘着二郎腿远远觑着下面的道修,燕雪衣见到那纸鹤飞上来,轻哼了一声,打开一看……

    朝今岁还没去找他呢,树上就扑腾地掉下来了一个人。

    朝今岁:……

    燕雪衣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扬了扬纸鹤,一边朝密林里面走一边道,“这事儿我知道了,录节目呢,你先回去吧。”

    她刚刚想让他看路,他就直接一头给撞树上了。

    朝今岁:……

    她啧了一声,只觉得这魔魔头,可真的是蠢极了。

    好久一会儿,变回了猫的燕雪衣又磨磨蹭蹭地来找她了。

    小黑猫眯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被朝今岁一根手指头戳倒了也不生气。

    只是这人呢,就格外贪心,要了城池门下之地,就又希望拿到城池之内,到了最后呢,就想要长驱直入,霸占整个城池。

    朝今岁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她也想明白了一件事。

    魔头年幼丧母,后来波折不断,一路坎坷,性格难免偏执,十分缺爱。其实双修不双修是次要,魔魔头要的是坦诚以待,是交心。

    她承认自己对魔魔头不够坦白,性格内敛的人本来就不会表达情绪,魔魔头喜欢她,她自己内心也是很在乎这只魔的。

    朝今岁这么想着,却不知道自己完全误解了那只阴险狡诈的魔魔头——

    双修不双修当然不是次要的,双修也要,坦诚也要。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