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我妈已经三天没打我了 > 第120章 第120章 番外十八

第120章 第120章 番外十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狸圆圆没有叫过旁人夫君, 她未曾与人成婚,在过去的几百年里,也从未幻想过自己未来夫君的模样。

    所以, 这一句“夫君”叫出来, 对于她这样一只情窦初开的小狐狸来说,其实是有那么一些羞于启齿的。

    但狸圆圆吃人嘴短, 娇羞得十分没有底气,她趴在清和上仙的背上, 装作不在意, 直到被清和上仙靠过来的鼻尖微微一蹭, 她才悄悄喊了一声,然后瞬间红起一张脸, 整个脑袋埋下去,“咿唔”两下,再不肯说话了。

    狸圆圆有了自己的夫君,之后便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她在生出七尾的时候, 身体开始出现了早期的妊娠反应。

    九尾狐族的母狐向来不易怀孕,无论是天上的九尾狐仙族,还是地上惹人唾弃的赤砂九尾狐精。

    他们数量稀少, 繁衍困难,一旦怀孕, 母体便会性情大变, 变成十分极其具有攻击力的生物。

    狸圆圆自己还是个孩子,但她也开始本能地保护这个孩子。

    有时她抱着自己还未凸起的肚子一动不敢动, 小心翼翼, 又满怀期待, 清和上仙的几个徒弟想要靠近看看, 她都会下意识地龇牙,凶呼呼地瞪起眼来,偶尔还会将人挠伤。

    清和上仙为此头疼极了,他纵容狸圆圆的天性,却并不想她成为一个控制不住野性的普通精怪。

    他屡屡对她进行劝导,无果,最后狸圆圆再对着他龇牙,他便索性上前将人抱进房内,把衣服扒了就地惩罚,直弄得狸圆圆上气不接下气,浑身没了劲头,他才咬着她的耳朵告诉她:“收起你的小爪子,夫人。”

    狸圆圆于是昏昏沉沉地侧过脸来,她鼻子红通通的,睫毛上挂着的水汽,小声说道:“我只是在保护我的孩子,我们狐狸都是这样的。”

    清和上仙于是又将人抱紧了一些,纠正道:“是我们的孩子。他的存在是我们关系的证明,但并不代表他可以取代我的地位。”

    狸圆圆有些不明白。

    她只是一只自然繁衍的小狐狸,她扭了扭自己的胳膊,小声抱怨起来:“你们仙人真是难懂,要是普通凡间的夫妻,就不会计较这些。”

    清和上仙低笑一声,他亲吻怀中小狐狸的额头,手指揉了揉她被汗水沾湿的细发,告诉她:“凡间亦有凡间的苦处。普通夫妻,柴米油盐,琐碎家事,也并不似你想象中那般轻松。”

    狸圆圆听了他的话,露出些许向往之意,她说:“那我也想要去试一试,我二姐就喜欢上了一个凡人,她说他们在一起的日子是最最幸福的。”

    清和上仙无法给予狸圆圆凡间夫妻的生活。

    所以他低头,数过她眼上细微抖动的睫毛,含住她的唇齿,绕着她舌床的边缘划开,直到她快要生气,他才将人放开,亲吻她湿润的眼角,哄着她,让她给自己轻轻地哼起了歌来。

    狸圆圆刚来清兮山的时候怀念故土,有时夜半醒来,她就坐在高高的大石头上,一边唱歌,一边望着山下云雾缭绕里的远方。

    她或许是在想念她的哥哥,她的朋友,或是别的什么,清和喜欢听,但他从没有问过,他知道自己可以将她牢牢扣在身边,但他永远扣不住她的想念。

    这让他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失落。

    好在狸圆圆在被清和上仙教育了多次之后,情绪渐渐变得稳定起来。

    清和上仙久未下山,见狸圆圆状态不再波动,便重新因为北方妖兽的事出了门,再回来时没有在屋内看见狸圆圆。

    小红平时听见清和上仙的脚步声都要吓得躲起来,如今见他回来,却大声哭嚎道:“仙君,圆圆被…被绮霞仙子带走,她说…说要请她过府一叙…”

    她话还未说完,清和上仙便已经没有了踪迹。

    绮霞仙子此时亦是十分苦恼。

    她没有想到,狸圆圆这样一个牲畜,如今腹中怀胎,竟然变成了这样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她不过是将她体内凝光珠取出,没想短短半日,这东西便杀掉了自己的两名修士。

    狸圆圆化形之后一直被清和上仙抚养。

    他寻来的凝光珠极大程度的克制了她体内赤砂九尾狐精的暴戾与荒/淫。

    可如今,绮霞仙子骤然将她体内的凝光珠带离,她腹中胎儿眼看着又要提早临盆,一时妖性大涨,便不管不顾起来。

    清和上仙过来的时候,狸圆圆已经被绮霞仙子磋磨了许久,她的手脚都被栓上了锁妖绳,原本白皙的皮肤绽裂开来,汩汩地流着血,眼神涣散,只剩下一个巨大的肚子,诡异突兀。

    清和上仙一时间血气上涌,对着那边神情慌乱的绮霞仙子,忘尘一瞬间出鞘,猛地刺了过去。

    绮霞仙子虽听闻过清和上仙杀神/的名号,可从未真正见过,她原本以为清和上仙此次下山不会这样早早回来,想着将狸圆圆扣在这里,胎死腹中,没想他如今不仅早早地回来,还一剑将自己下腹刺了个穿。

    绮霞仙子一时疼得几近晕厥,她见自己的菱纱刀被断,又眼看清和上仙走上前来,将狸圆圆抱起来无比珍惜的模样,霎时吐出一口鲜血,望着清和上仙的背影,低笑着说到:“她已经造了杀孽,就算生下孩子,你也保不住她的,赤砂九尾,注定不可能活着。”

    说完,她挥手让自己的弟子将居霞殿门重重围住。

    清和上仙回过身来,目光冷冷的打在绮霞仙子身上,有如刮骨的利刃,也不说话,只是骤然将背后的忘尘扬起,在空中分化开来,七七四十九柄剑身从天而降,转瞬之间插进了绮霞仙子的心脏,他看着眼前绮霞仙子不可思议的眼睛,面无表情地告诉她:“杀孽而已。”

    说完,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在忘尘的剑影之下,望向在场居霞殿的弟子,“还有人拦我?”

    绮霞仙子原本极受王母喜爱,平时温和雅致,又长相清艳,倾心者众多,如今她一朝陨落,天上一时大为震惊。

    清和上仙带着狸圆圆回到清兮山的时候,崇明上仙已经被玉姝喊了过来。

    他坐在清和上仙的面前,看着老友满身是血的样子,手指都开始抖动起来,“你…是疯了…你竟然为了这么一只赤砂九尾弑仙…”

    清和上仙将狸圆圆放在床上,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小狐狸,轻声开口道:“崇明,无论我的孩子生出来是什么…我希望你能将他养大。”

    崇明上仙一时愣在原地,他握紧自己的拳头,咬牙问到:“你是不是早已经想到了今日。”

    清和上仙沉默一晌,回答得极为平静:“我只是接受不了没有她的日子。”

    碧芙元君提剑赶来,站在屋外听见自己昔日爱徒这样的一句话,哀叹一声,只觉常事命中注定,不可改矣。

    碧芙元君当年收下清和上仙,原本是念他儿时命运坎坷,武学天分极高,又颇具得道之像,于是动了恻隐之心。

    清和上仙那时也从未让她失望,心中唯有大道凛然,无父无母,无天无地,剑意纯粹,悠远坚定。

    只可惜他命中有一情劫。

    他由此劫数而生,亦由那劫数而亡。

    碧芙元君早时让他独自走下那九千九百十九级台阶,希望他心性孤高,能不为外物所动。

    可她没有想到,即便得道成了仙,他依然还是遇到了他的劫数。

    他体会了人间情/爱,感知了孤独的意义。

    于是一个原本心无旁骛的剑者,成为了一个被生死所拘的普通人。

    碧芙元君一时心痛唏嘘。

    她推开门,将剑横架在自己昔日的徒弟身前,看向他的眼睛:“清和,你可知错。”

    清和上仙侧过身来,低声回答:“师傅,徒儿愧对您过去的教诲。但情之一事,万般皆命,全不由人。”

    碧芙元君看着自己这个徒弟从故作沉稳的孩童变成现在这般为情疯魔的样子,一时闭上眼睛,竟是说不出话来。

    此时屋外狂风大作,无数法器的声音接连响起,想来是那些闻讯捉拿赤砂九尾狐精的人来了。

    碧芙元君睁开眼睛,看向窗外,叹气道:“他们这群人…不会让这个孩子生下来的。”

    清和上仙没有回她的话,他低头在狸圆圆额间留下一吻,见她已经开始发动,便留下一句“师傅,请帮徒儿照顾好她”,说完,径自提剑迎了出去。

    赤砂九尾狐精在天界乃是人人得以诛之的魔物,更不要说,现在护着她的人,还是刚刚弑了神的清和上仙。

    东临子作为东华殿的人,平日里最是痛恶邪祟妖魔,加之过去他对绮霞仙子心存旖旎,如今见到清和上仙,只觉血海深仇,手中长戟一挥,便同身边四位仙君一同朝他冲了过来。

    清和上仙平日里御剑之术用得炉火纯青,可如今同时面对五位仙君,一时分身乏术,也难免有些吃力。

    他见崇明上仙冲出来,挥手将其打回房内,让他莫要插手自己的事情。

    一群人在屋外缠斗了许久,清和上仙的白袍渐渐被血水所打湿,眼神阴沉,杀意狠绝,红衣长剑之下,有如入了魔的鬼。

    此时身后屋内猛地传出一阵孩童的哭喊,而后小红抱着孩子冲过来,对着清和,一脸喜悦地哭着喊到:“仙君,孩子…姑娘是个好的…”

    清和因为她这一声喊,侧头望过去,没想就这一望,肩膀猛地被人一剑贯穿。

    宁华帝君原本没有加入众人的战局,此时见孩子出世,他便迈步向前,手风猛地推向了那边被人抱着的孩子,小红猝不及防,下意识将怀中孩子抱紧,自己整个身体摔倒在了地上,等宁华帝君又一次挥掌过去,刚刚从屋内走出的碧芙元君便抬手将其拦了下来。

    碧芙元君蹲下身,将化命符护在孩子的额前,轻声说到:“宁华帝君,这孩子已为凡人,即便入了轮回也再做不成他们的孩子,看在琼玉的情分上,便放了他吧。”

    宁华帝君望着手里的长笛,一时竟有些恍惚地停在原地,这千年来,已经少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琼玉”这两个字。

    原本一力攻击清和上仙的众神见状纷纷停下手来,唯有东临子,不知何时混去了后面的内屋,将狸圆圆抓出来,提在手里,对着众人大喊到:“这狐狸竟然已生九尾,不可再留!”

    清和上仙原本被一剑穿了肩膀,手臂扶住剑柄支撑着身体,如今见到东临子手中的狸圆圆,一时怒目圆睁,举起手里的忘尘,向其挥去,险些将人一分为二。

    碧芙元君见状,扬声喊到:“清和!不可再造杀孽!”

    狸圆圆腹中孩子出来的急,她之前突然失去凝光珠,又被人点了命脉,如今身体已是油尽灯枯之势,被东临子松开扔在地上,只觉胸中吐出一口鲜血来。

    清和上仙现下已经浑然没有了与人缠斗的心思,他将忘尘挥至身后,四十九柄剑护住周身弱处,抱着地上的狸圆圆,低声喊她的名字。

    狸圆圆看着此时清和上仙满身狼狈、浑身是血的样子,眼中也不禁落下泪来,她抓着清和的衣袖,笑着告诉他:“夫君,我生了个孩子,我们有一个正常的孩子。”

    宁华帝君望着不远处拥抱的二人,原本平静的眼神渐渐变得深沉,有不解,有嫌恶,也有一丝不为人知的艳羡,他垂手站在原地,冷漠地闭上眼睛,口中默念,周身泛起一股云雾般的极寒气焰,头顶悬起那把千年未曾面世的祖始寒剑。

    祖始寒剑乃是玄黄凌霜之力锻造而成,专为弑神之用。

    周遭众仙见状,皆是吓得往后退开半步。

    宁华帝君于是重新睁开眼睛,一声低呵,用祖始寒剑的剑锋将忘尘的四十九剑阵刺穿,而后,手风一压,猛地将它插向了清和上仙的心脏,一股山呼海啸般的悲鸣响起,烟雾缭绕之中,只觉地动山摇。

    清和上仙像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他将呼吸放得很轻,即便身体疼得颤抖,手掌却依然紧紧牵着狸圆圆,他听身旁响起孩子的哭声,扯着嘴角笑了一笑,用最后的力气,泛着幽兰光芒的指尖,点向小狐狸的眉间,轻声道歉到:“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

    狸圆圆的九根尾巴在生下孩子后已经全部长了出来,她将手掌放在清和上仙越来越苍白的脸上,手指不断抹开他流出来的血,巨大的尾巴盖住两人身体,她一边努力笑着问他“你身上怎么这么冷呀,”一边任由眼睛里的泪珠不管不顾地掉落下来,一滴一滴地滴在清和被血遮盖住的脸上。

    她张开双臂,将自己的爱人拥入怀中,她想要用自己的体温、用尾巴的皮毛让他重新暖和起来,可他却还是一点一点冷了下去,一点一点没有了呼吸。

    狸圆圆忽然之间像是颓废下来,她松开脸上努力扬起的笑容,将头埋进清和上仙怀中,她透过尾巴的缝隙,看向了外面的世界,她看着那些畏惧、兴奋、冷漠的人们,她看着天空的蔚蓝何其辽阔,但那里没有一块儿是他们的家。

    狸圆圆于是渐渐闭上了眼睛,她靠在清和上仙的怀里,最后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无声地滑落下来,她抓着他冰冷的手指,轻声告诉他:“仙君,我好像懂了。”

    但怀里的清和已经听不见了。

    他多么喜欢他的小狐狸呀,他或许到死也并不喜欢她懂得的。

    孤独一事,太过寂寥,人生漫长百年,只他一人明白就好。

    沈倩哭着从梦中醒过来。

    姚信和见她哭得浑身发抖,将人拥进怀里,也不着急说话,只是低头亲吻她的脸颊以作安慰。

    沈倩于是睁开眼睛,她一边抹去脸上的泪水,一边在自己的身后摸索,嘴里念叨着:“我的尾巴呢,我那么大几根尾巴到哪里去啦。”

    她原本哭得稀里哗啦的,可等一睁开眼睛,那些梦境里的画面却又像是一瞬间消失不见,再也寻不见了,她甚至不记得自己为了什么而哭,只着急的想要找到自己梦中那几条巨大的尾巴。

    姚信和少有见到沈倩这样,他转身想要将灯打开,半路却被沈倩喊住:“别开。”

    姚信和于是停下手里的动作,回过身来,重新将人抱在怀里,低声问了一句:“做噩梦了?”

    沈倩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她吸着鼻子,撒起娇来:“你亲亲我。”

    姚信和于是低头,从她的额头吻至唇角,甚至连她脸颊边上的泪水也一一吻去。

    可沈倩还觉得不够,她不知自己此时心中的茫然与恐慌从何而来,于是只能将头埋在姚信和的胸口,轻声说到:“你进来。”

    姚信和因为她的话微微一愣,而后抬起自己的右腿,往下勾了勾,声音有些沙哑,“你说什么?”

    沈倩这次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头来,一边解开男人的衣服,一边咬住他的下巴,道:“进来,不许出去。”

    第二天,两人在宾馆起得晚了些。

    他们原本是过来参加南田灾后十周年晚会的,白天的节目录制完,沈倩无所事事,便开车去看了一眼那棵救过自己的老红树。

    老红树经历上次的灾难,如今依然生机勃勃,当地的人们对它越发敬仰,身上的红绸也越挂越多,还有不少外地的游客,特地过来把未完的心事写在上面,沈倩看了一眼,多是些热恋中情侣的甜言蜜语,求一世顺遂,求下辈子在一起,求下下辈子在一起的,都有。

    沈倩坐在树下,兴致盎然地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姚信和找上来,她才又重新小跑上前,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是一副小女儿情态。

    姚信和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

    沈倩笑嘻嘻地接过他递来的软糕,一边跟着他往山下走,一边歪着脑袋问:“姚哥哥,要是有下辈子,你想做什么呀。”

    姚信和侧脸看她一眼,“你不是想做乌龟么,躺池子里数钱的那一种?”

    沈倩一拍脑袋:“对哦,差点都忘了,那下下辈子呢,下下辈子你想做什么?”

    “你呢?”

    “我啊,我想想,做熊猫吧,好看。”

    “好,陪你。”

    “那下下下辈子,我想做松鼠。”

    “好,陪你。”

    “那下下下下辈子,我要做水母。”

    “…那东西不分公母。”

    “不分公母你就不陪我了吗,你果然只是馋我的身子。”

    “…好,陪你。”

    “说好了啊。”

    “说好了。”

    “那你亲我做什么。”

    “以后不分公母,这一世得先分清楚一些。”

    “你这就是找借口耍流氓,其实做狐狸也不错,我就梦到过自己是狐狸,还有这么老大几根尾巴。”

    “好,陪你。”

    “我觉得你在敷衍我。”

    “我很真诚。”

    “不像,我不管,我累了,走不动了。”

    “那你上来,我背你。”

    “我才不要你背,我跟你说,我梦里好像有五根尾巴哦。”

    “好,你上来。”

    “真的,你别不信,说不定其实有九根呢。”

    “我信,上来吧,小狐狸。”

    “啧,你就是不信我。”

    “我没有,抱好了没有狐狸小祖宗,抱好我们就走了。”

    “哼,抱好了,你就只知道哄我。”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