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攻略皆是修罗场[快穿] > 第140章 前女友来袭(五)

第140章 前女友来袭(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吻完毕, 棠宁忽然睁开了双眼,绚丽的灯光细碎地落在她漆黑的瞳仁上。

    看着这双眼,裴渊的大脑有那么一瞬, 竟有些完全无法思考了。

    周遭众人的闹腾起哄声还在继续, 站在他面前,眼中泛着迷离笑意的棠宁, 却顿时轻皱了下眉,随后突然抬手就捂住了裴渊的耳朵, 人也跟着凑近了些。

    “这里真的好吵, 我们不待在这里了好不好?”

    说着, 她甚至都不等裴渊回答,弯着嘴角, 拉起裴渊的手,就将他往酒吧的外头带去。

    酒吧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因为担心一不小心就跟身边这人被挤散了,很快, 棠宁就将自己的手插到了对方的指间,直接变成了与他十指交握的手势,仿佛这样牵着, 两人就不会轻易被挤散似的。

    十指交握之后,她还略显得意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裴渊一眼。

    可能是喝醉的关系, 棠宁的步伐十分凌乱, 所过之处,落在两人身上的无一不是打趣的眼神。

    只不过, 此时的裴渊却已经注意不到周遭这种戏谑暧昧的眼神了, 他只怔怔地望着他与棠宁紧紧牵在一起的双手, 眼眸低垂, 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这时的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眼看着两人越走越远,酒吧里这帮起哄的人望着他们的背影,叽叽喳喳地就开始讨论了起来。

    “还别说,这瞎子从被背影上看上去,跟富婆还是蛮般配的。”

    “哎,我刚也想这么说,没想到你跟我看法一样,他们两个站在一起,莫名其妙的气场就很合,很配,像是本来就该站在一起似的……”

    “瞧你们说的这么玄乎,这两人以后不结婚生子,子孙满堂,都对不起你们这一番猜测,哈哈哈!”

    “好了好了,聊这些做什么,富婆都走了,她的钱可还在呢,大家今晚不醉不归,不醉不归啊!”

    ……

    一帮人再次热闹了起来。

    后来,后海酒吧里,关于一个瞎子与富婆的旖旎爱情故事还被人津津乐道了许久,也因此使得这酒吧的声音愈发的蒸蒸日上。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此时的棠宁拉着裴渊已经快要走出酒吧了,醉酒的人,眼神也不太好,这不,明明前方不远的位置,酒吧的玻璃门正紧紧的关着,可棠宁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直直地就要往上头撞去。

    见机不对的裴渊,与棠宁牵在一起的那只手,下意识一用力,便一把将棠宁直接拉进了自己的怀中,就连她的鼻尖也重重地撞在了男人坚硬的胸膛之上。

    又疼又酸的感觉,使得棠宁顿时泪汪汪的,控诉地朝裴渊看来过来。

    注意到她的眼神,裴渊刻意逼着自己不低头去看,眼神依旧没有焦距地看着半空中的某个点,语气认真地解释道,“快要走到门口了对吗?刚刚我进来的时候,注意到这里是有门的,你小心些,别撞到了……”

    听他这么说,棠宁特意回头仔细看了一眼,随后便惊喜的转过头来看向面前的裴渊,“真的有门哎……要不是你提醒我,刚刚说不定我就撞上去了,你真厉害……”

    说着,她忽然又再次苦恼地皱紧了眉头,“你长得好看,人又厉害,不像我,只有钱,其他什么都没有……”

    才说到这里,还不待裴渊开口安慰,她就立刻振作了起来,“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很好很好,钱都给你花,没钱,偷电瓶车也会养你的!”

    棠宁说得一脸认真。

    听到这样的假设,一个没忍住,裴渊的嘴角直接就翘了起来,“可我,是个瞎子。”

    “不是吧?你竟然是个瞎子?”

    棠宁不可置信道,然后在裴渊翘起的嘴角还未完全落下之时,抬起头笑眯眯地朝他看来,“那多可惜,你岂不是根本就看不到自己到底长得有多好看,说不定随随便便就会被人骗走了?”

    “不过没关系,我长了眼睛,我可以看到,我可以跟你说,你的眼睛瞧着有些像桃花眼,眼珠的颜色却与一般人不同,是漂亮的紫灰色,鼻子……”

    一边形容,棠宁一边推开酒吧的玻璃门,牵着裴渊缓缓往外走去,双眼自始至终都没离开过裴渊的脸,硬是将他脸上的每一分都形容给了对方。

    这样的棠宁,使得嘴角一直噙着一抹温柔笑容的裴渊,一时间,世界之大,他的眼中却只能容得下一个她似的。

    全世界都是黑白昏暗的,只除了他眼前,不停说着话的棠宁,整个人还在散发着的柔暖的光芒,一如……一如他们的幼时。

    念及此,裴渊纤长黑密的睫毛微微往下一垂。

    骗子。

    他早就已经得到过教训了,她的口中,没有一句话是真的。

    裴渊的眼中迅速掠过了一丝嘲讽。

    “啊,我的车在那里,我看到了……”

    就在这时,棠宁忽然兴奋地指着停在不远处的白色兰博基尼,还未拉着裴渊过去,她就忽然停住了脚步。

    “不行,我喝醉了,你又看不见,我们两个人不能开车,太危险了,我要遵纪守法,所以我们干脆打车吧,打车好,打车安全。”

    即便喝醉了,她也还想着要遵纪守法。

    这不,直接拉着裴渊就往路边走去,也不知伸手招了多久,才终于招到了一辆愿意停靠的出租车。

    见状,棠宁赶忙拉着裴渊上去了,跟司机交代了去御景轩。

    “我跟你说,我的房子可大可大了,还有好多好多的房间,楼上楼下都有,你喜欢的话,想住哪间就住哪间……”

    说着说着,裴渊就发现先前还边说话边比划的女人,这时忽然安静了下来不说,还歪着头,一脸认真地盯着他的脸。

    “怎么不说话了?”

    继续假装看不见的裴渊,微微侧过耳朵,下意识问道。

    “我不想说话了,只是看着你,我就觉得心情好好,整个人都好开心……”

    不甜不要钱的棠宁笑得眉眼弯弯道。

    听到这里,裴渊放在一侧的手,瞬间捏紧。

    醉酒的棠宁,嘴巴甜得就像是抹了这世上最甘甜的蜜似的,好听的话,不停歇地往外撒着。

    可她越是这样,就越容易叫裴渊联想起幼年的她来。

    那时的她,不正是依靠着这一句又一句甜甜蜜蜜,元气满满的话,成功撬开了他封闭的心门,然后……

    再将他,丢弃。

    没想到长大之后,再遇,依旧是这样的招数。

    她是不是对每个男人都是这样的把戏?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她应该还有个交往了整整十年,甚至很快就要结婚了的男朋友韩隽不是吗?

    那她到底是抱了什么样的心思,做出要包养他的提议呢?

    是出于报复,还是喝醉的关系?

    裴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拳头却越捏越紧。

    眼睛注意到男人这一点些微变化的棠宁,在心里直接就挑了下眉。

    是啊,她就是故意的,故意在裴渊面前表现得跟原主小时候一模一样,有些伤疤,不用力挖开,就一辈子都是个结,更何况她并不觉得原主有任何对不起裴渊的地方。

    她唯一错误的地方就是,眼神不太好,接二连三救助的人都是会反咬她的白眼狼罢了。

    裴渊如是,韩隽也如是。

    甚至连公司里一时心软留下的小员工也是。

    还真是,倒霉到了一种境界。

    只不过裴渊,跟其他两人还是有些不同的,这一点从他超高的好感度就能看出来,他对唯一给予过他温暖的原主分明是又爱又恨,剧情当中之所以将选择摆在原主的面前,恐怕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些什么。

    好像怎么都不对。

    而随着原主的一步步走偏,他也跟着偏激地一步步将自己困陷,直至玉石俱焚。

    想到这里,棠宁忽然在心里唤了一句小系统。

    “54088,能查询到裴渊的结局吗?”

    与韩隽、夏央、苏墨三人明显的幸福结局不同,裴渊的结局,剧情交代得着实有些模糊。

    “能。”

    一直瘫在一旁做咸鱼的54088一听有自己的事了,忙不迭地回答道。

    片刻的安静之后,一副画卷很快就在棠宁的面前铺展开来——

    幽静昏暗的古堡,躺靠在摇椅上的裴渊,看着面前逐渐下落的夕阳,有一下没一下地晃动着,一份来自中国的报纸,从他的手中轻飘飘地落下。

    在他身后,竟然原主入狱这十年来,在狱中所有的消息,和各种各样的照片。

    照片里的原主,满眼死寂,如同丢失了自己的灵魂,仅留下了躯壳。

    也是这时,细心的棠宁这才忽然发现,入狱整整十年的时间,尽管原主的身边一直发生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可她却好像自始至终都没沾染到一点,就连狱中凶悍的大姐头好像也不敢轻易将脑筋打到她头上来。

    可以说,她坐牢的十年,过得还算是舒坦的。

    但一个人,心死了就是死了。

    对她来说,待在哪里可能也没什么分别了,完全没有那个心思去注意周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棠宁没有猜错的话,这十年的监狱生活,十有八-九也是裴渊在护着她。

    先把她送进监牢,再派人在牢里面护着她,了解她每天到底做了什么,这都什么蛇精病操作?

    实在是……

    然后她就看到躺在摇椅上的裴渊,在夕阳完全落下的一瞬,脚下也跟着忽然一停。

    紧接着,他便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机,不停地往外打起电话来。

    男人的声音低沉中带着点沙哑,可他的话,却每一个字都沾染了满满的戾气与血腥。

    他说,钱不是问题,但他要亲眼看着已经爬到这么高的韩隽、苏墨、夏央三人从高处重重地跌下,走投无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随后仅过了三个月,棠宁就看到裴渊收到了苏墨自杀,韩隽破产,夏央毁容的消息。

    甚至就连那位在网上造谣,后与夏央成为闺蜜,而一跃坐上高位的员工戴敏,他都没放过。

    在收到消息的一瞬,他竟直接露出了个孩童般单纯又残忍的笑来。

    当天晚上,古堡大火。

    裴渊始终都坐在他的摇椅上没有动弹,直至被火舌彻底吞没……

    看到这里,棠宁蓦地回过神来,再次看向身边之人的眼神,也不由得掠过一丝复杂。

    在裴渊看过来的一瞬,她快速转过头来,看向车窗之外。

    “到了,我家!”

    棠宁惊喜地指着不远处的别墅区,笑着说道。

    说完,待出租车一停稳,丢下钱后,她直接就拉着身侧的裴渊出了车,兴冲冲地往那边走去。

    “就是这里了。”

    棠宁用指纹打开了门锁,伴随着大门被打开的声响,笑意盈盈的女人一抬头,就与站在忽然一片灯火通明,不知道什么回到家中的韩隽,对视到了一起。

    一看到这张脸,棠宁直接就楞在了原地。

    几乎同时,以为是棠宁回来了,露出笑容的韩隽也同样难以置信地看着正牵着另一个男人手的棠宁,笑容就这么僵在了脸上。

    同样看到韩隽错愕表情的裴渊,眼中霎时闪过一丝玩味。

    可他却依旧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于一片安静中,白莲地问道,“怎么了吗?为什么忽然不说话?”

    听到他的话,棠宁这才回过神来,视线并没有离开韩隽的脸庞,笑了,“没什么,在家里看到了一些不太干净的东西,没什么大事……”

    说着,她完全不惧韩隽那像是要吃人的眼神,再次与裴渊十指交握,拉着他就往一侧的楼梯口走去。

    她不管,反正她喝醉了,她想干啥就干啥!

    想给人戴绿帽子就戴绿帽子,更何况,他们都分手了,也不算绿帽子了,是不是?

    前天她可是被人从头绿到了脚,她说什么了,还不是坚强地活着。

    这么一想,棠宁就更不在意了,就这么拉着裴渊的手,目不斜视地从仿佛仍旧没有回过神来的韩隽身旁走了过去。

    就在擦肩而过的瞬间,韩隽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之大,甚至差点没将棠宁的手腕给捏断。

    “棠宁……”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他强忍心头的悲愤,嘶哑着声音这么问道。

    “呵呵。”

    听到他的话,一个没忍住,棠宁直接就笑出了声,“不是,你现在算我什么人?我干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

    “即便没关系,我也不能……”任由你这般糟蹋自己。

    后面的话韩隽都还没说完,裴渊的声音就再次在棠宁的耳边响了起来,“什么人的声音?你家里还有别的人吗?”

    一听到他的话,棠宁急忙解释,“没有,没有,你别误会,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前男友……”

    “他怎么会有你家的钥匙?”

    裴渊抓重点的能力满分。

    “都怪我忘了换锁,你会介意吗?”

    棠宁脸上的表情更急了,“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再与他有一丝一毫的瓜葛的,我我现在想要在一起的人是你,只有你,他长得一点也没有你好看,真的,我可以跟你发誓……”

    说着,棠宁忽然皱了下眉,“算了算了,我们还是别待在这里了,到处都是这人的味道,闻着怪倒胃口的。其实我还有很多别的房子的,个个都又大又漂亮,我带你换个地方好不好?你喜欢什么样的装潢,只要你说,我都会……”

    “够了!”

    棠宁表衷心的话还没说完,韩隽已经完全听不下去了。

    他能看出来,现在的棠宁是喝醉的状态,以前就是这样,她一喝醉,就会做出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事情来,这一件应该也不例外。

    可即便心里知道,韩隽还是觉得十分的难以接受,心头的憋闷与不舒坦,使得他竟然也开始口不择言起来。

    “你不用走,瞧你们两个这样子,该走的人是我才对!”

    韩隽往后退了两步,一捏拳头,转身就要离开。

    “别,等一下……”

    他才刚走了没两步,棠宁的声音竟然又在他的身后响了起来。

    一听到这个声音,韩隽瞬间就停住了脚步,心头无端升起一丝期待来。

    与棠宁手牵着手的裴渊,眼眸却顿时一深。

    他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曾亲眼看过,棠宁待这个韩隽有多好,直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掏出来摆在他的眼前,就算喝醉了又怎么样?

    她怎么可能为了他,撵走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

    裴渊在心里嗤笑了一声。

    然后两人就听到棠宁用无比温柔的语气说道,“外头风大,出门的时候,麻烦顺手把门带上,谢谢。”

    她还加个谢谢。

    始料未及的韩隽猛地回头看了红着脸,微笑着的棠宁一眼,往后退了两步之后,便头也不回地往外跑去。

    徒留站在原地的裴渊有些懵地任由棠宁将他拉到沙发上坐下来,好一阵,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随后,就在心里控制不住的,低低地笑了起来,就连嘴角也跟着微微翘了起来。

    这头,韩隽刚跑出别墅就后悔了,他怎么能将喝醉酒的棠宁和一个陌生男人就这么留在别墅里头,他简直不敢相信,之后棠宁会和那个瞎子发生什么事情。

    想要回头,可棠宁都已经把话说成那样了,韩隽没那么厚的脸皮,更何况他怕自己回去之后,又会被喝醉的棠宁各种气。

    心中一阵烦闷混乱之后,韩隽一脚就踹在了门口的香樟树上,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别墅。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开着自己开来的车子,一踩油门就冲了出去。

    半路上,夏央还打来了电话,心烦意乱的韩隽根本没有接通的意思,随手就将手机丢了出去,车子呼啸而过,落地的手机没响两声,就被轮胎彻底碾成了碎片……

    别墅里,裴渊正笑着,棠宁忽然伸手摸向了他的嘴角,柔软温热的触感,使得裴渊在毫无准备之下,整个人下意识一颤。

    “我总觉得,你长得好熟悉,好像我以前在哪里见过你一样?”

    棠宁眼神略微有些茫然地这么说道。

    说完还不待裴渊回答,她就放下了手,“不管以前见没见过你都好,我之前说的都是真的,你跟了我吧,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我有好多好多钱,你想怎么花都可以,我一定不会有任何意见的!”

    美色当前,棠宁大方得不得了。

    “你喝醉了……”

    裴渊笑着这么回答她。

    “没有,没醉,我才没有喝醉,我现在很清醒,特别特别清醒,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脸颊红红的棠宁一本正经地这么说道,见裴渊怎么都没有松口的意思,她整个人忽然就低落了下来,“还是说,你也不喜欢我这样的,我难道真像那个戴敏说的那样,浑身上下一点魅力,一点女人味都没有,所以你也嫌弃我……”

    “没有,你很好。”

    一听棠宁这么说,裴渊毫不犹豫地立刻这般肯定道。

    谁料他一说完,原先还坐在他面前,失落地快要去墙角种蘑菇的棠宁,登时抬起了头,眼睛也跟着骤然亮起,“真的?”

    见醉酒的棠宁这么好哄,裴渊又笑了笑,点了下头,“真的。”

    “我……”

    看见他笑,棠宁忽然磕磕巴巴地开了口。

    “怎么了?”

    听到他询问,棠宁忽然凑近了些,笑得一脸直白而坦率地说道,“我有点,想亲你……”

    猝不及防下,听到这样的话,裴渊的瞳孔瞬间一缩。

    “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因为没得到回应,喝醉了的棠宁一直哼哼唧唧地这么问着,边问人也边跟着越凑越近。

    嗅到对方身上淡淡的酒味,明明没有喝酒,裴渊竟也无端生了一股醺醉的错觉来,心脏更是在他心头一下,一下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他默不吭声地看着灯光下,棠宁粉色的唇,离他越来越近,近到他甚至都能感受到她温热的气息。

    很近了……

    就在两人的嘴唇即将贴合到一起的一瞬,棠宁的头摇晃了两下,随后砰的一下,就砸到了他的肩膀上头,沉沉地睡了过去。

    亲吻落空了的裴渊,眼神一怔,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就感受到怀中的棠宁自发地调整了下姿势,继续香甜地睡着。

    见状,裴渊终于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声甚至牵引着他的胸膛也跟着一起震动了起来。

    还真是……

    一如既然地,会折磨人。

    第二日,清晨暖融融的阳光照到大床上的一瞬,棠宁的睫毛就轻颤了颤,又颤了颤。

    好不容易睁开之后,睡眼惺忪的棠宁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裴渊的脸。

    不过片刻,她所有的睡意,瞬间消失不见。

    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的棠宁,不可置信地看着躺在她身旁的男人。

    这不是真的!

    她昨晚好像喝醉了,然后……然后……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