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绿茶女王[快穿] > 第145章 第 145 章

第145章 第 145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陈羽生的性子比较孤僻, 团里的人都不太敢和他说话,他与人交流的时候像是个刺猬,说话带刺, 又冷漠, 虽然是无心,但是却叫人不舒服。

    而且他也不爱和人聊天, 平时只和自己的舞伴交流跳舞的事情。

    可这也不影响他成为团里的男神,男神是大家的, 都远远看着便好了, 管他性格如何, 好歹人家实力和颜值统统在线。

    网上还有好多陈羽生的忠实粉丝呢,每次只要他一有演出都会来看。

    现在团里在排新剧目, 陈羽生是当之无愧的男一号演员。

    只是女演员还没定,说是要从三个首席里面选。

    新剧目筹备了很久,目前还只是具备一个模型,并没有正式排, 但是姜暮知道这个剧目之后会揽获各种大奖,甚至还去了欧洲好几个国家巡演。

    两人没有打招呼,就只看了对方一眼, 谁也没说话。

    姜暮低头继续把早餐吃完。

    陈羽生默不作声地接了一杯水喝,喝完他就走了。

    姜暮垂下的眼眸里闪过暗光, 她起身将面包的包装袋和牛奶盒丢掉。

    她走在陈羽生身后, 两人前后进了不同的训练室。

    姜暮和陈羽生不在一起练,他们首席有自己的单独练舞室。

    姜暮和其他舞者一起。

    她今天练得比之前要更加认真, 因为她要重新适应这具身体, 虽然动作什么的都是会的, 但那是她毕竟之前没有接触过, 只是继承了原主的一切,这样一来,她很多动作细节并不难做的很到位,还需要时间磨合。

    姜暮虽然放荡不羁,贪图享乐,但是她要是想做一件事,却会比别人付出多倍的决心和努力,接了任务,她就要做到完美。

    她能够理解原主对于舞蹈的热爱与追求,所以她也会尽全力做到最好。

    心无旁骛的她全心全意投入在舞蹈中,这时候的她浑身散发着一种耀眼的光彩,也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芭蕾舞团的团长其实一直有在注意她,团长很欣赏她,但是之前她总觉得姜暮身上少了点什么,看着太沉了,即使技术上她已经做到了很好,但是一个舞蹈演员需要的不仅仅只是技术,还有丰富的情感,将情感融合在每一个动作里,用舞蹈动作来表达情感,从而达到让观众产生共鸣,被舞蹈感动的效果。

    以前的姜暮好像并没有给她那种热烈的感觉,显得过于沉闷低落了。

    今天看着倒是很好,只是动作上好像没有那么流畅。

    团长观察了她一阵,心里有了些别的考量。

    姜暮一上午都没怎么休息,到了中午在食堂随便吃了两口。

    她一个人吃的,常铭嘉主要邀请她被她拒绝了。

    在食堂这种大家都看着的地方,姜暮才不会接受常铭嘉的邀请。

    下午就是一个剧目的所有舞蹈演员一起排练,姜暮有自己的角色。

    他们这些配角都要配合几个主要演员来排动作。

    这个剧目的主要演员刚好是陈羽生和莫欢。

    没有姜暮戏份的时候,她就站在一边观摩。

    看了陈羽生和莫欢配合的表演,姜暮真正意识到了自己的差距。

    这种差距并不是她光靠努力就能够缩小的,陈羽生跳舞的时候,他的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的她的心,甚至一个眼神,都让她起鸡皮疙瘩。

    他舞动的模样,比他平时的样子要好看百倍,明明他平时看着就是个高冷的帅哥,但是跳起舞来,就可以用冷艳孤傲,气质出尘来形容。

    姜暮可以理解陈羽生为什么能够这么早坐上首席了。

    他才是天生的舞者,老天爷赏饭吃。

    姜暮晚上没有去吃晚饭,一直留在团里练舞,她找了个小的练舞室,没人注意她,一个人在里面练,练得就是今天莫欢和陈羽生配合的那些动作。

    首席演员的舞蹈动作其实很多不是首席的演员也都会做,甚至也会练,谁都想着如果机会来了的话,能够抓住机会。

    在舞蹈表演前作为替补上场的例子也不,只是很少能被她们碰上罢了。

    姜暮练这一段不是想着能成为替补,而是一边跳,一边想象着和陈羽生这样的舞者搭档起来要如何去展现自己。

    舞蹈这种艺术,也可以遇强则强,和充满表现力,技艺高超的舞伴一起,自己的水平也会达到一个飞跃的提升。

    姜暮跳着跳着就忘记了时间,她把浑身每一个毛孔都打开,整个人沉浸在角色和舞蹈中,酣畅淋漓地跳了几个小时。

    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她才反应过来时间不早了,这时候其他人好像都走光了,其他几个舞蹈室的的灯已经灭了。

    姜暮去换了衣服,也准备回去。

    她把手机一直放在储物箱里,她也没去看消息,也没主动找付嵘。

    等她拿到手机,上面只有王秘书打来的一个电话。

    姜暮猜测是王秘书找到合适的阿姨。

    她拿着包,一边往外走一边给王秘书回电话过去。

    王秘书找她果然是为了这件事,跟她确定时间,看她什么时候在家,让阿姨过去给她看看合不合适。

    合适的话就留下签合同,不行他再重新找。

    姜暮跟他定了明天下午。

    早点把阿姨定下来,姜暮也能省心许多,好歹回去之后,不用搞卫生了。

    她和王秘书说完就挂了电话,这时候正好她也走到了门口,才发现原来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暴雨。

    距离能打车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她不太想淋雨,也不确定雨势会不会变小,正在犹豫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姜暮缓缓回头,看到陈羽生走了过来。

    他看到姜暮也是一愣,没想到她还没走。

    陈羽生看着外面的大雨,皱了皱眉。

    姜暮说:“你带伞了吗?”

    陈羽生:“没有。”

    姜暮:“那等等看吧。”

    陈羽生没说话,两人站在屋檐下沉默地等待着。

    他们都不会选择去淋雨回去,这天气本来就容易感冒,如果感冒了就是件麻烦事,舞蹈演员的身体很重要,摔伤了摔肿了,还能忍着疼痛去跳,但偏偏感冒发烧或者流鼻涕,是非常影响状态的,而且一感冒还容易传染给其他人。

    但要是雨不停,那一直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姜暮看着陈羽生,小声说:“要不然先进去吧。”

    陈羽生摇头:“你进去吧。”

    姜暮:“我是想说,可能里面有伞,可以找找,就不用一直瞎等了。”

    陈羽生想了想,看着姜暮说:“你去找,我在这等。”

    姜暮心想,大家都说他说话不好听是有原因的。

    明明两人是同期进来的,陈羽生还比她小一岁,可他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姜暮生出强烈的征服欲。

    “那算了,我一个人也不想找,就这么等着吧。”姜暮从包里拿了一包纸出来,抽出来一张,展开垫在台阶上,坐了上去。

    陈羽生看她坐下,自己也跟着坐下了。

    两人并排坐着,姜暮和他的身高差距就缩小了,不用仰着头去看他的脸。

    说起来,陈羽生的身高也不算特别高,但是他的身材条件很好,今天看他跳舞的时候,他的四肢比例和线条都近乎完美。

    姜暮问:“你刚才一直在练舞?”

    陈羽生:“嗯。”

    姜暮:“我也在练舞,怎么没看到你。”

    陈羽生:“你在C03,我在B07,你当然看不到。”

    姜暮没想到他知道自己在哪间舞蹈室,但是他这欠揍的语气,还真是让人很不爽。

    姜暮懒懒的“嗯”了一声,拿手机出来打算玩两把休闲游戏打发时间,和陈羽生聊天还是算了吧,这天聊不动,容易把人聊死。

    陈羽生看她玩游戏,忽然说了句,“你今天跳的和以前不一样。”

    姜暮停下来,疑惑地看着他,“怎么呢?那是好还是不好?”

    陈羽生说:“不知道,不过你今天跳第一段的时候脚尖太松,后腿没控制到位,而且后半段你后腰的动作,总是要往前迈一步来保持平衡,上肢也缺了细腻的感觉……”

    姜暮哑然失笑,他这么一评价,好像她跳的很差劲。

    她尴尬地说:“是吗,那可真是有点糟糕。”

    陈羽生见她没有生气,有点惊讶,补充了一句,“但是你情感表达很到位。”

    姜暮笑着说:“好吧,你说的问题我记住了。”

    陈羽生:“嗯。”

    姜暮被陈羽生这么一说,也没心思玩游戏了,她眼巴巴看着陈羽生,“那你觉得我要怎么样才能跳的更好?”

    陈羽生说:“不知道。”

    姜暮笑了,“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陈羽生想了想,没说话。

    他看着外面的雨好像愈下愈大,他的脸色变得不太好,他站起来,有点浮躁地来回走了几步。

    姜暮问:“你怎么了?”

    陈羽生迟疑几秒,说:“我饿了。”

    姜暮惊讶地看着他,你晚上没吃饭吗?“

    陈羽生:“吃了一点。”

    姜暮想了想,从包里翻出来两颗牛奶糖,“这个吃吗?”

    陈羽生看着她手里的糖,点头:“好。”

    这个时候,姜暮忽然发现陈羽生虽然讨人厌,但是也挺可爱的。

    估计这世界上大部分的天才都是高智商低情商吧。

    在某些方面展现出惊人的天赋,在其他方面就有明显的劣势。

    他吃了姜暮给的糖,又多说了几句。

    “你的控制不好,抬腿的时候就看得出来,还有,你做连着不落地的三控腿,虽然能够稳定住,但是你的力量不够,脚尖松了,上身的形态也没有做到完美。”

    姜暮虚心求教,“好的,我也记住了。”

    陈羽生点点头,然后把剩下的那颗糖剥开放进嘴里。

    他说这些话,不是为了贬低姜暮,而是从他的角度看来,这就是事实,陈述一个事实是不需要理由的,只看他想不想说。

    但是根据他的观察,他发现大多数人都承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在他说出来之后,都会表现得非常消极,有的愤怒,有的痛苦,甚至还有人会自暴自弃。

    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多了,团长还找他聊过,让他不要说得太直接,以免太打击别人的积极性。

    陈羽生答应了团长之后,就不太说了。

    刚才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和姜暮说这些。

    但是姜暮竟然很平静,没有和别人一样,这让陈羽生挺高兴,他觉得姜暮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可以和她多说几句。

    而且在他看来,他说的这些都是有用的话,要不是姜暮给了他糖吃,他才不会说。

    两人说话的时候,雨忽然变小了,还有要停下来的趋势。

    姜暮想了想,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吃点东西,我也饿了。”

    陈羽生听到吃东西,蓝色的眸子里好像亮起一颗星星,他立刻做出反应,“吃什么?”

    姜暮被他的反应逗乐了,说:“你想吃什么?”

    陈羽生陷入了思考。

    他现在想吃的东西有点多,一时间确定不了。

    于是他想让姜暮帮他做出决定,他摆出一个不在乎的表情,“你可以先说说你想吃的东西。”

    姜暮:“这么晚了,可以去吃火锅,烧烤,如果不想吃太多的话,就馄饨,汤面也可以。”

    她说的这几个,都是陈羽生喜欢吃的。

    于是他皱紧了眉。

    “你有多饿?”

    姜暮:“啊?”

    “我是问你,饿的程度。能吃多少。”

    姜暮:“你还好,你呢。”

    陈羽生:“我饿了,我很能吃。”

    姜暮看着他,陷入沉思。

    这种话从陈羽生嘴巴里说出来,还真是有种另类的搞笑。

    姜暮:“行吧,我们去吃丰盛一点。”

    陈羽生似乎很满意姜暮的回答,他站了起来,“走吧。”

    姜暮:“可是,雨还没有完全停。”

    “毛毛雨没事了,抓紧时间。”陈羽生催促着她。

    姜暮跟在他身后,一直在笑。

    陈羽生回头抓住她在笑,问:“你笑什么?”

    姜暮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想到待会儿要吃好吃的,有点开心。”

    陈羽生闻言,赞同地点头。

    ……

    两人很快到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火锅店。

    陈羽生说:“我经常来吃这家。”

    姜暮说:“我很少来。”

    原主通常都是在家里吃,或者随便吃一点,她没有朋友,付嵘也不会陪她出去吃,一个人来吃火锅显得太孤单了,原主不太想让别人看出自己没人陪,而且一个人在外吃的时候,总是有人上来问她要微信。

    原主很不喜欢那种尴尬的情况。

    陈羽生好像没听见姜暮的话,他自己把话说完,就开始点菜了。

    他轻车熟路地点了一大堆,然后才把点菜的平板递给她。

    姜暮点开购物车看了眼他点的东西。

    忽然相信了他那句“我很能吃”不是在开玩笑的。

    光是牛肉都点了四盘,还有两份毛肚,一份虾滑,加上蔬菜有十余种,还点了主食和小吃。

    特别是他还给姜暮说了句:“这是我要吃的,你吃什么你自己点。”

    姜暮问:“会不会太多了?”

    “不会的,不够还要加。”

    姜暮心想:你就不需要控制饮食吗?

    大晚上吃这么多吃完肯定长肉。

    姜暮默默加了两份蔬菜。

    陈羽生不满地看了她一眼。

    姜暮感觉那个眼神是在说点这么少,待会儿可别吃我的。

    ……

    这顿火锅陈羽生吃的很开心。

    因为姜暮不仅没吃他的,还帮他调了特别好吃的调料。

    不仅如此,她吃东西的样子也让人很有食欲。

    总之,陈羽生觉得和姜暮吃东西是一件很有幸福感的事情。

    除了跳舞,陈羽生最喜欢的就是吃了。

    虽然每次吃完一顿大餐,之后都要花很多时间去锻炼维持身材,但是其实还好,因为每天他训练的时间都很长,吃了的东西全都靠锻炼消耗了。

    而且他也不是易胖体质,他的体脂率一直非常低。

    姜暮却没他那么敢放开吃,陈羽生吃肉她就烫蔬菜吃,不过火锅里的蔬菜也一样好吃,她吃的也挺满足。

    吃完之后,心情很好的陈羽生说:“其实你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姜暮,得,又来了。

    “你说。”

    陈羽生:“你需要换一个舞伴。”

    姜暮说:“怎么呢?”

    陈羽生理所当然地说:“你的舞伴不行,跟你配合的不好,也发挥不出你的优势。”

    姜暮沉默了片刻,做出为难的模样,“可是换舞伴也不是我能决定的,而且,换掉他,谁更适合我呢。”

    陈羽生没说话,指了指自己。

    姜暮:“你?”

    姜暮连忙摇了摇头。

    “还是算了。”

    陈羽生本来也没别的意思,他确实是团里最优秀也最适合姜暮的男舞者,两人的身高年龄都很搭,不过,以姜暮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做他的舞伴。

    但是姜暮这样摇头,倒是像不想和他合作一样。

    姜暮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你吃饱了吗?”

    陈羽生:“嗯。”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但是火锅店人还挺多的。

    陈羽生叫来服务员结了账,姜暮想了想,说:“我加你微信吧,我们AA。”

    陈羽生:“不用,全是我吃的。”

    姜暮点头:“好吧。”

    陈羽生看了看她,说:“下次我饿了再叫你。”

    姜暮:“你经常晚上饿吗?”

    陈羽生:“嗯。”

    姜暮:“你都是出来吃?”

    陈羽生:“对。”

    姜暮:“好吧,下次等你饿了可以叫我,不过不要当着大家的面。”

    陈羽生不解地问:“为什么?”

    “总之就是不好。”姜暮没解释。

    估计以陈羽生的思维,解释了他也不会理解。

    陈羽生陷入了纠结,表情凝重地说:“好。”

    两人走出火锅店,准备各自打车回去。

    先来的一辆让姜暮先坐,但是姜暮坐上去之后,陈羽生忽然敲了敲姜暮的车窗。

    姜暮叫住司机,让他等等,然后打开了车窗。

    “怎么了?”

    陈羽生说:“我好像把钱包和钥匙落在柜子里了。”

    姜暮:“……这个时间,已经锁门了。”

    “嗯,我知道。”陈羽生点头。

    姜暮沉默了一下。

    “那你打算怎么办?”

    陈羽生的语气依旧很冷静,继续陈述事实,“身份证在钱包里。”

    姜暮擦汗,“嗯,然后呢?”

    “能不能,你帮我在酒店开一间房,然后你再回去?”

    姜暮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喜怒不显。

    她故作迟疑地想了想,然后说:“那你先上车吧。”

    陈羽生看姜暮的样子好像有点不高兴。

    上车后,姜暮问他:“你住哪个酒店?”

    陈羽生:“附近找一个就行。”

    姜暮拿手机搜了一下,看到距离一公里有一家还不错的酒店,于是把地址告诉了司机。

    两人坐在后座,姜暮问他,“那你明天怎么换衣服?一身火锅味。”

    陈羽生刚才没想到这个问题。

    姜暮提到,他就皱紧了眉开始思考。

    “我明天早点去拿了钥匙回家换了再去。”

    “嗯,也好。”

    姜暮装得很像那么回事。

    她和陈羽生吃了一顿饭,基本上也把他的状况摸得差不多了。

    陈羽生这人说话不过脑子,姜暮随便问了几句,他就毫无隐瞒地都说了。

    例如他是独生子,离家八年了,上完大学就进了舞团,在这里买了一套房子,基本上不怎么回家,他爸爸是外国人,妈妈是中国人,父母常年在国外,他不想出国,就留了下来。

    其实之前好几个国外的舞团都想挖他,但是他就是不愿意出去。

    团里的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姜暮算是知道了。

    因为他喜欢吃,而且就爱吃国内的美食。

    最主要的是,陈羽生大学毕业之后就没谈过恋爱了,之前在学校谈过一个,也没几个月,分手的理由很奇葩。

    相处了几个月之后陈羽生觉得对方并不是自己的理想女友,便礼貌地提出了分手。

    之后,他就对谈恋爱这件事失去了兴趣,一心投入舞蹈之中。

    姜暮以前对于这样的感情白痴,一直抱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

    因为和这类人谈感情太累了,不仅沟通上存在着问题,他也不会去思考你需要什么想要什么,这种情商低的天才,一般只在乎自己的感受。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姜暮并不需要从他那里得到什么感情上的寄托。

    她想要的,是他在舞蹈上能给她的帮助。

    还有就是,陈羽生这种男人,很能激起她的挑战欲和征服欲。

    她想试试看,他会不会因为她而改变。

    很快,两人就到了酒店。

    姜暮让陈羽生在外面等她,说是他没身份证,一起过去的话,前台也会问他要身份证。

    等她拿到房卡了,再给他,他再上去就好了。

    陈羽生听了觉得有道理,便坐在沙发区等她。

    姜暮过来的时候,陈羽生已经有点迷糊了。

    他刚才刚坐下就觉得困,几分钟就用手撑着头,闭眼眯了一会儿,也没注意看姜暮那边。

    姜暮推了推他,“房卡给你。”

    陈羽生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愣了一秒,那种漂亮的脸上有一瞬间的迷茫,他反应过来后,接过房卡,点头说:“哦,好。”

    “你还好吧?”姜暮问。

    陈羽生:“没事,我把钱转给你。”

    姜暮点头,“不急。”

    “多少钱?”

    “六百多,明天再说吧。”

    陈羽生:“那好吧。”

    姜暮眨眨眼,“那我走了,你进去吧。”

    陈羽生:“好。”

    姜暮转身往外走,背对着陈羽生的时候,她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陈羽生拿着房卡正要去乘坐电梯。

    这时候忽然有人走过来拦住他。

    “先生,您是入住吗?”

    陈羽生愣了一下,“是的。”

    “能看一下您的房卡吗?”

    陈羽生把房卡递过去。

    对方看了几眼,说:“这是刚才那位女士办理的入住,您也是一起入住吗?”

    陈羽生:“我……”

    “您到这边来出示一下证件吧,入住的话都要出示证件。”

    陈羽生脸色一沉。

    他下意识看向酒店门外,隔着玻璃,能看到姜暮在马路上等车。

    陈羽生迟疑片刻,跑了出去。

    姜暮压根没叫车。

    她掐着时间,陈羽生果然在三分钟之内跑了出来。

    “姜暮,你等一下。”

    姜暮缓缓回头,露出恰到好处的惊讶,“怎么了?你怎么又出来了?”

    陈羽生无奈地说明了一下情况。

    姜暮皱眉,“那这样的话,你怎么办?酒店不让住。”

    陈羽生想了想,迟疑地说:“你家里方不方便,我能在客房住一晚吗?”

    他已经困得不行了。

    姜暮抿了抿唇,看着他说:“也……也不是不方便,只是我家还从来没有别人来过。”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