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休了那个陈世美 > 第306章、

第306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306章、

    能不借么?

    这雅音苑的小厨房哪里能做菜,这样的窘境,是方姨娘她们未曾想象过的情况。

    为了吃上一顿饭,她们只能让出去。

    方姨娘挂着牵强的笑意,“说什么借不借,都是做给家人吃,是吧,绾娘!”

    柳茹月回以微笑。“老爷那样的人不会相信恶奴之言的,刘嬷嬷又没有证据。”白芷义愤填膺的为方姨娘抱不平,“更何况,刘嬷嬷说的是真是假也不确定,她说主母并那么多下人侍卫都死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说不定过段日子,主母就回来了。”

    黄灵眼眸一亮,“你这意思是?”

    白芷眼一横,破釜沉舟的说道,“我看呀,这就是主母为了对付方姨娘,故意布下的局,在回府之前故意放出这样的谣言,坏了方姨娘声誉还是小,最好是气得老爷直接发卖了方姨娘,等主母回来的时候,一切已成定局,她什么都没做,就除掉了咱们姨娘了。”

    “陈老板勇气可嘉,把我这里当龙潭虎穴,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还敢一人来闯,足见爱子心切。”

    从陈熙的反应来看,他在本是避风港的陈府已被架空,如果他还有人可用,定然能查到她绾娘这个身份住处,家中还有夫君、两个孩子的事情,从而联想到那里就是陈尧所在的地方。

    可是,他不知道。

    怕他陷入绝境来个鱼死网破,柳茹月一个弱女子也不可能一直防着他,只好如实以告,“尧哥儿说,遇到爹爹就给他说,尧哥儿原想着回家和爹爹一起赏月吃月饼,他喜欢蛋黄馅的,爹爹喜欢火腿,娘亲喜欢莲蓉馅儿的。”

    “他连这个也和你说了?”陈熙忍着呛人的滋味,捏着嗓子问。

    孩子若是被绑架,断然不会和绑匪相处得如此融洽,说这么多家庭相处日常。

    尧儿比寻常孩子聪慧,遇险后,他不可能轻信别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尧唤我干娘。”柳茹月收了刀,缩回了床踏板上。

    脖子处的锋芒退去,陈熙捂着胸口躺在了床上,“怎么回事?那你为何骗我。”

    “我又没见过你,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不是陈尧的爹,而且一开始是

    你对我充满了敌意,我怎么敢说太多。”柳茹月依旧没有放下手里的匕首,以防万一。

    “抱歉,那你可以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么?”

    “我见他可怜,给了口饭吃,随后就带着上路了。”没想到对方这么容易就道歉,柳茹月没有具体回答,反而问道,“你对方姨娘怎么看?”

    陈尧不喜欢方姨娘,对方姨娘的厌恶,可能是正室妾室之争,男人看不出来,男人偏心也不是什么奇闻。

    上一世柳茹月伺候过的后宅可不少,不管在外面多精明能干的男子,一回到后宅就装傻充愣,任由众多女子为他一人争风吃醋,亦或者当真被一女子哄住独宠她,其他女子都是昨日黄花、说的话都不够那女子一个屁响。

    柳茹月害怕的就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陈熙还会觉得方姨娘没有参与其中,一切都是那些势力控制了陈府,方姨娘是无辜的。

    如果是这样,她不放心把陈尧交给这么个糊涂的男人。

    “她……”

    黑暗中陈熙哀叹了一声,悲痛之中带着一丝悔意,“我不该带她回府,害了夫人和孩子。”

    看来又是一笔男人的风流债,悔不当初又有什么用,人都被害得没了。

    对他和她怎么走在一起没什么兴趣,知道他后悔了,不会轻信方姨娘的话就得了,“那你知道方姨娘是谁的人了么?”

    “不知道,直到这次遇险逃回来,我才知道她并非我想象的那么美好。她……背后的主子应该并不想拉拢我,而是想利用她肚子里的孩子直接取而代之。”黑夜,让陈熙的声音听上去更加凄楚。

    听上去真是令人唏嘘,步入了别人的陷阱,一步错就步步错。

    柳茹月之前也分析过方姨娘会不会是想谋夺陈家家产,却觉得她一个女子带着孩子没能力吃下陈氏米庄,会被陈氏族人瓜分得骨头都不剩。

    原来人家后面有个很厉害的靠山。

    “你身边的护卫呢?”

    “全没了,他们以我儿性命威胁我,我不敢放开手脚让侍卫动手,结果就……”

    这么一来,情况就变得复杂了,柳茹月愁得拧紧了眉头,不过黑夜中谁也看不到。

    “不过,你的到来让事情变得简单了。”

    这人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柳茹月问道,“怎么说?”

    陈熙冷笑了一声,“他们应该筹谋多年了,就等着方姨娘怀上胎,就立刻设计了岳父去世,我势必要陪妻回去奔丧,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他们算计好的,他们还真是看得上我一个米商的家业。”

    世人皆怕鬼,那是没有见过人心的可怕,柳茹月在心中哀叹一口气,她不也没看清楚陆铖泽的狼心狗肺么。

    “他们千算万算,想用我儿掣肘我,却没算到我儿逃出来被你救了,既然我儿无碍,我还畏惧他们什么?”

    “只要我活生生的出现在人前,他们安插在我府里的这些人,就什么都不是,谋夺我家产的人只敢躲在后面不探头,他若敢为方雪琴出头,就暴露身份了,那倒好,都不用我出手,他就……”

    就会如何,陈熙咬牙切齿的也没有说清楚,柳茹月倒是能猜上一二。

    小事,变成了大事,还是她无能为力的事情,柳茹月不会去趟这浑水,她怕自己会被淹死。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出现在人前?藏在我这里,不是长久之计,她们对我的信任也没几分,如果她们发现你在我这里,那他们找到尧哥儿就很容易了。”

    “我受伤后没能好好治疗,你想办法给我找些补气养血的药,以及金疮药。”今夜能到她房间,已经耗尽了他的力气,不好好养养身体,怎么和他们斗!

    “好。”柳茹月应下了,自会去做,虽然对陈熙为什么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回陈府怀有怀疑,但那也不是她应该管的事情。

    或许,他当时还天真的潜回来找方姨娘帮忙,结果发现方姨娘背叛了他。

    或许,他是回来拿东西的。

    胆战心惊的眯了会儿,根本就睡不着。

    还好,为了泡制药酒,她房间里还有烧刀子。

    府里是戒备状态,半夜已经睡下了,她又不敢点灯。

    只能摸黑找到了酒坛子,又咬牙伸手脱了陈熙的上衣。

    用帕子沾了酒水,擦拭陈熙的额头、腋窝下、手心腹股沟、大动脉、脚心、后背心。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