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灵异悬疑 > 你要的人设我都有 > 025

02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什么都没有发生, 只有异能突兀的发动。

    安德烈纪德的异能力名为「窄门」, 他可以预知到数秒后的未来, 只不过只有必死之时才会被动发动, 这是躲避危险的异能力,他利用这个异能在战场上躲过了无数危险,却也因此成为了死在战场上的桎梏。

    这个异能能够清晰的让他发现自己将会如何死亡, 也会让他提前躲避危险, 他不会自杀, 因为他只能死在战场上。

    但是, 这是他第一次发觉不对,他的异能不对

    在异能力的预知下, 他清晰的看到了站在原地的浅羽温人,他举着一把透明的伞, 雨水顺着伞面滑落下来, 滴到地上,他还看到了浅羽温人的对面, 自己莫名其妙的倒下,却只能看到自己摔倒的身体。

    他的视线不能移动,也无法和以往一样看到自己的死法。

    这时, 他听到了浅羽温人的声音, 处在少年和青年中间的人声音清亮,像是雨水滴落在水面上一样清晰。

    他说“看着我。”

    安德烈纪德猛地睁大了眼睛,他迅速后撤,他的手下一直都在注意着他的动作, 在他后撤的同时迅速离开,但下一瞬间安德烈纪德再次僵住身体,因为异能再次发动。

    这一次他看到的依旧之后站在原地的浅羽温人,他平静如初,雨水哗哗的落下。

    他的身体摔倒在地,面朝地面,倒下时还溅起了一点泥水,同样,他只能通过视角的余光看到自己的尸体,整个人的视线依旧在浅羽温人身上。

    “看着我。”

    “你在影响我的异能。”

    安德烈纪德肯定的说,那一瞬间,他眼中的光消逝了,像是秋日干枯的草,他伸出枯萎到绝望的眼神看着浅羽温人,“既然这样的话,你可以杀掉我吗在这场战争中,埋葬所有的幽灵。”

    “什么”浅羽温人看着他,“你让我杀人吗”

    “我要死在战场上,我必须死在战场上,我们是被抛弃的幽灵部队,本来就应该死去。”安德烈纪德看着浅羽温人,“杀掉我们。”

    浅羽温人安静的看着他,片刻后他道歉,“抱歉,我是医生,我没有杀人的资格。”

    微微怔愣了一下,纪德有些奇怪的看着浅羽温人,“没有杀人的资格”

    “医生是挽救生命的,并不是以此来夺走谁的生命,这件事你不明白吗”浅羽温人理所当然地开口,“在我换另一个职业之前,我依旧是医生,依旧是挽救生命的那一方,所以不能完成先生你的心愿。”

    安德烈纪德眼中的光芒迅速消逝,他低下头,“即使因此战争依旧要延续也没有关系吗”

    “战争既然存在就有它的合理性,你以想要死亡的理由发动战争我非常赞同,但是,可以不要将织田作牵扯进来吗”

    “他是唯一可以埋葬我们的人”

    “因为异能”浅羽温人将伞倾斜,有水顺着伞面滑落,“我认识一个同样想要死亡的人,但是他的死亡理念是不给别人添麻烦的死亡,和你这种非要拽着另一个人一起去死的截然相反,这样看起来,他确实比你可爱多了。”

    安德烈纪德盯着浅羽温人,“在我们被放弃的时候,我们就没有被称之为人的东西了。”

    “恭喜,你们是名副其实的幽灵。”

    盯着浅羽温人面无表情的脸,安德烈纪德分不清浅羽温人是什么意思,到底是一本正经的开玩笑还是真的是这样想的,他像是咽下了一颗没剥壳的栗子一样难受,喉咙都被刺到流血,他退后两步,但下一瞬间,同样的异能再次发动。

    依旧是浅羽温人的身影,以及余光中自己倒地的尸体。

    这种和往常完全不同的异能视角让纪德非常不安,这种不在尸体上,也不在犯人一方的视角让他突兀的有一种自己是真正的幽灵的感觉。

    他离开了身体,无法自控,所以只能被动的看着一个方向,连自己的尸体都无法触碰。

    “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告诉让你感觉一下幽灵的感觉而已。”浅羽温人声音平淡,“不要担心,只是你的异能比起其他人的异能更加契合幽灵这个定义,我并不擅长扭转别人的异能力,你的异能还是你的异能。”

    “你是个医生”

    “所以我在医治你的思想。”浅羽温人理所当然地回答,“作为医生要拯救生命,也要努力的帮助病人活下去,意图带着另一个无辜人一起去死的想法是不能存在的,以往我并不会纠结别人的想法,但是没办法。”

    浅羽温人第三次说“毕竟我欠织田作一个人情。”

    狠狠的咬着牙,鲜血从牙龈中淌出来,纪德尝到了满口的鲜血,他掐着自己的胳膊强迫自己从异能状态退出来。

    “走”

    灰色的袍子瞬间消失在雨中,浅羽温人碧色的眸子里没有什么情绪,他看着这些人消失,接着往前迈了一步,恰好避开了一个水洼。

    “逃走了”

    举着雨伞走过这个巷子,浅羽温人安静的跟上去,他认真的点头,“不行,这样才不算是解决问题,如果不还掉这个人情的话,离开横滨后都会记得这件事。”

    就这样离开这里,几分钟后,一个人从巷子口走出来,他复杂的看着浅羽温人消失的方向,雨水糊在了他的眼镜上。

    坂口安吾有些颤抖的靠在墙上,他是为了这件事打算再次来接触iic,希望可以找到更好的方法,iic失控了,但他不希望自己的朋友织田作冒险,所以他在努力的做着最后的挣扎,结果却让他看到了这一幕。

    影响别人的异能

    浅羽温人的异能不是治疗系的异能吗依靠他人的在意来医治病人,那才是浅羽温人的异能力吧。

    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坂口安吾蹲下身子,他将手放到地面上,接着开始发动自己的异能力,他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坂口安吾的异能力「堕落论」,这是可以读取残留在物品上的记忆的一项异能力,他闭上眼睛,下一瞬间,时间倒退,一直到浅羽温人踏到这个巷子的时候,时间再次缓慢流动。

    他听到了什么声音,就像是雨滴落到水面上,泛起一圈圈涟漪,不过那些涟漪是金色的。

    这时,坂口安吾突然看到浅羽温人动了一下,他缓慢的低下头,碧色的眸子和坂口安吾瞬间对视在一起,那双眸子里倒影着他的身影。

    猛地睁开眼睛,坂口安吾被惊的退了好几步,一直到抵在墙上,坂口安吾能够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他单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却根本无法平息下来,直到一阵铃声打破了现在的安静。

    坂口安吾接起电话,“你好,这里是坂口。”

    “是我。”

    “种田长官”

    种田像是斟酌又像是妥协一般开口,“你回来,我们准备和港口黑手党做出交易,iic交给他们处理,我会帮你清除在港口黑手党的所有记录。”

    坂口安吾嘴唇颤抖了一下,“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没有更好的办法,iic继续失控的话迎来的将是一场战争,我们不能让曾经的龙头战争再次发生在横滨。”

    坂口安吾沉默的放下手机,他转身离开,没有再去理会浅羽温人的不同寻常。

    因为,已经晚了。

    另一边,浅羽温人举着伞走在路上,他左右看了一眼,iic是战场出身,他们非常擅长隐蔽,浅羽温人找了一会儿也没有找到他们的身影,雨下的有点小了,浅羽温人将伞微微侧开看了前面一眼。

    前面是繁华地带,iic的组织成员应该不会来这里才对。

    就这样一直到了第二天,天气明朗,阳光明媚,浅羽温人并没有找到这些人的身影,他们就像是真的幽灵一样,融入空气中就消失不见了,他坐在长椅上思考这次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总感觉这种不太好的预感越来越强了。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了身边有一点很弱小的拉力,有什么拉住了他的衣角。

    浅羽温人转头看向旁边,七八岁的孩子站在他的旁边,看上去有点害羞,怀中抱着一些书。

    “真嗣”

    “浅羽先生还记得我”真嗣眼里闪过一点光,“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浅羽先生,真的好幸运”

    这一刻,浅羽温人意识到,织田作之助并没有告诉这些孩子自己叛逃的事情,孩子们还认为浅羽温人是一个意外的客人,给他们带来了礼物,是一个很好的先生,在外面遇到的话是可以打招呼的。

    浅羽温人看着他,接着他询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去了图书馆还书,这几天一直都在下雨,今天好不容易天晴了。”真嗣腼腆的开口,“大家看了天气预报,说今天还会下雨,但是还书的时间到了,我只好自己一个人出来了,还忍不住借了新的书。”

    他说“谢谢浅羽先生的礼物。”

    真嗣是避开了织田作,然后小心的躲开了西餐店老板一个人跑出来的,因为大家都说今天有雨不让他出门,而且最近很紧张,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大家都待在家里哪里都不愿意去。

    这是真嗣第一次偷偷的跑出去,他听说如果还书逾期的话下一次就借不到书了,这是浅羽先生送的礼物,如果因此不能继续借书了实在是太可惜了,也辜负了浅羽先生的一番好意。

    他一想到这件事就感到很难过。

    “真的没关系吗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回去的。”真嗣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浅羽温人,浅羽温人拿着他借的书,说是要送他回家。

    浅羽温人点点头,“只是送你回家而已,没关系。”

    真嗣像是松了口气一样,浅羽温人一直都是一副很温和的样子,比起太宰治,他对于孩童来说更加的可亲,就算是真嗣这样害羞的孩子也愿意和浅羽温人说话。

    “最近有事情要发生的样子,织田作很久没有回来了,上次太宰先生也来了,只不过没上来看我们,织田作好像有了很厉害的任务。”

    浅羽温人想了一下,“应该是的。”

    “但是一定很危险吧,我们都很担心织田作。”真嗣小大人一样忧愁的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一些人一直在周围,老板说这是在保护我们,以前的时候也没有这种事情。”

    “有港口黑手党的成员在附近保护你们吗”

    “嗯,好像是太宰先生安排的,怕我们出现危险。”真嗣牵着浅羽温人的手,声音有点轻,“大家都被吓到了,所以都不敢出来玩儿了,就一直等着织田作来找我们,那时候织田作会带来很多礼物”

    浅羽温人看了一下真嗣挑选的书,大多数都是一些,“你喜欢”

    “嗯”真嗣认真的点头,“不只是我,织田作也喜欢,如果织田作以后写的话,我可以帮忙”

    听着小孩子稚气的声音,浅羽温人赞同的开口,“真不错。”

    “唉浅羽先生觉得我可以吗每次我这样说,克巳他们都会笑话我,说我做不到。”

    浅羽温人看着牵着他手的小孩子,“不要管别人怎么想,坚定自己的道路,这样就比大多数人好了很多很多,因为你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也很清楚自己会为了什么而努力,那是你自己为自己选择的命运。”

    “很棒,我觉得你一定能够成功。”

    似乎是第一次听到夸赞,真嗣眼睛亮亮的,他紧紧的攥着浅羽温人的手,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

    “我我很喜欢和浅羽先生聊天。”

    真嗣脸蛋红红的,他揉揉眼睛,“因为只有浅羽先生从来不把我当作小孩子,认为我的想法是正确的,一定会实现。”

    “因为你就是正确的。”

    这时,有小雨落下,真嗣愣了一下,他抬头看着天空,“果然下雨了。”

    “没关系,我带了伞。”

    把小孩子抱起来,让他自己抱着书,浅羽温人另一只手举着雨伞朝西餐店走去,拐过这个拐角后就是西餐店,真嗣探出头来,他看着西餐店,刚打算喊出声来,下一瞬间被浅羽温人直接捂住嘴巴。

    因为猝不及防,真嗣唔得一声,怀中的书掉了一地,他睁大了眼睛缩在浅羽温人的怀中。

    浅羽温人躲在拐角处,透明的雨伞被扔到旁边,他朝着西餐店的方向看去,到处都是港口黑手党的成员,他们监视着这个地方,非常隐蔽也非常的密集,在西餐店的门口是一辆被炸翻的客车,一些普通人围在哪里指指点点。

    而且,浅羽温人还注意到了人群后面,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在哪里。

    虽然距离很远不太清楚,但是浅羽温人依旧察觉到织田作之助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他执着的想要去一个地方,而太宰治正在阻止他,但很可惜,太宰治并没有阻止住已经下定决心的织田作之助。

    “织田作”

    太宰治的喊声即使在这里的浅羽温人也能听到,他捂着真嗣的嘴巴一直站在原地,直到织田作之助从雨中缓慢的经过,他的身上带着一种很难以说明的寂寥感,这种奇妙的感觉,浅羽温人只在太宰治身上感受过。

    “我现在放开手,你不要说话,可以吗”浅羽温人小声和真嗣说,真嗣认真的点点头。

    即使他只有七八岁,但他也很清楚一定出了事,即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眼泪也哗啦哗啦的落了浅羽温人一手。

    放开手,浅羽温人把真嗣放下,真嗣擦了一把眼泪,小心翼翼的用哭腔问“浅羽先生,织田作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浅羽温人微微皱眉,他把真嗣抱起来,接着走向最近的警察局,警察局里有人镇守,看上去很安全,浅羽温人蹲下来看着哭泣的真嗣,碧色的眸子里一如既往的平静。

    “别哭了。”

    “唔,浅羽先生。”真嗣红着眼睛看着他,“我,我”

    “看到警察局了吗”浅羽温人指着警察局,“你去那里,告诉他们你迷路了,忘记了家在什么地方,然后不要离开,一直等到有认识的人来接你,明白了吗”

    真嗣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那浅羽先生呢你去哪里”

    “我去把织田作带回来。”

    浅羽温人站起来,他站在雨中,看着又被雨水淋透的外套叹了口气,“我欠他一个人情,所以要帮一下忙,放心,他会回来的。”

    小孩子有些颤抖,他很害怕,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直害怕到哭,狠狠的揉了揉眼睛,真嗣转身朝着警察局跑过去,在跑到警察局门口的时候他发现看不清面前的路了,但他知道是自己的眼泪模糊了自己的视线。

    “帮帮我。”真嗣哭着喊“我迷路了,警察叔叔救救我。”

    浅羽温人摸出手机,是的,他并没有把手机扔到河水里,把电话拨给织田作之助,非常不意外,关机了。浅羽温人猛地呼了口气,他把手机的拍照打开,对准真嗣的背影拍了一张照片后转身离开。

    要快一点,织田作,千万不要死掉啊,如果死掉的话人情就还不掉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做出了这种事情。

    以这种方式将一个已经快要打破自己命运的人强行拽回去。

    浅羽温人久违的感觉到了愤怒。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