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灵异悬疑 > 你要的人设我都有 > 024

02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并没有从坂口安吾口中得到事情的原委, 浅羽温人站在破旧的气象站二楼, 阳光透过常春藤的缝隙洒在浅羽温人的脸上, 看上去带着一种莫名的静谧感, 浅羽温人一直都是安静温柔的,和他医生的身份相契合。

    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三花猫就不见了,浅羽温人一直都知道这只猫不是什么普通的猫, 也没有在意。

    他一直很擅长观察周围的人, 也很仔细的把三花猫超出常理的地方看在眼里, 但他很少会发出质疑, 就算是面对着一只像人的猫。

    今天的天气不错,看上去昨晚也没有下雨, 浅羽温人抬起胳膊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开始思考该怎样在躲开港黑调查员的情况下搞来一身干净的衣服, 就像是太宰治说的, 他的叛逃是临时决定的,除了身上仅有的一点零钱外什么都没有准备好。

    就在这时, 他听到了楼梯的咯吱声,通往二楼的楼梯不只是看上去腐朽,踩上去同样也是一种随时就会倒塌的声音, 浅羽温人转头看向二楼的楼梯口, 来人有些惊讶的看着浅羽温人。

    “温人”

    “是织田作啊。”浅羽温人没有惊讶,他上下打量着织田作之助,青年还是原来的模样,只是看上去好像有点奔波, 显得有点疲倦。

    织田作之助有些纳闷的抓了抓头发,“我是来这里找安吾的,我原本以为安吾会在这里,但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温人,不过你竟然还没有离开横滨,我听太宰说你叛逃了。”

    “安吾昨晚在,只不过见到我后就跑掉了。”浅羽温人解开身上的斗篷,“不过织田作怎么知道安吾在这里的”

    织田作之助想了想,接着才开口,“是太宰告诉我的。”

    解扣子的手势顿了一下,浅羽温人歪歪头,“也就是说,很快太宰会来这里”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织田作之助走到浅羽温人身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除了身上明显有些狼狈的衣服外,浅羽温人整个人都非常体面,没有逃亡的紧张感,也没有丝毫被追杀的恐慌。

    或许浅羽温人这个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这么一副表情吧,永远都不会慌乱。

    他听说首领把抓捕叛逃干部的任务交给了太宰治,也是因为这样寻找坂口安吾的命令才会落到他头上来,但他同时也听说太宰治被浅羽温人以各种方法绕了七天,这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

    太宰治是港口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也是最可怕的干部,他过于参透人心,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到别人的想法,被太宰治看一眼就能得出前因后果的事情织田作之助见识过太多了,所以,能够绕七天还不被太宰治抓到。

    浅羽温人实在是太神奇了。

    “那我先走了,有机会的话以后再见。”浅羽温人这样说。

    织田作之助终于感觉到了之前太宰治说的奇怪,太宰治一直称浅羽温人是个奇怪的人,尤其是认知和行动方面,现在他相信了,浅羽温人确实很奇怪。

    同样是失踪,浅羽温人甚至是干脆利落的叛逃,坂口安吾并不确定是否真的完全叛离,但是这两个人对于此事的态度是南辕北辙,坂口安吾一直都在隐藏着,想方设法的远离,但浅羽温人,他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叛逃的身份。

    遇到认识的人会一如既往的打招呼,无视所有立场。

    “等一下。”织田作之助喊住他,“那个,你要去换个衣服吗顺便洗个澡。”

    浅羽温人顿住,他看向织田作之助,“可以吗”

    “当然没关系。”织田作之助想了想可能会发现的人,除了太宰治外没有任何一个人,他在黑手党没有同伴,也没有相处不错的人,因为他不属于任何势力,而且说实话,他觉得太宰治对于浅羽温人的叛逃其实没有想象中的执着。

    浅羽温人非常认真的和织田作之助道谢,并且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他无所顾忌的站在阳光下,如果换上一身白大褂的话和以往没有任何区别。

    “对了,织田作为什么要去找安吾安吾发生了什么”

    织田作之助想了想,似乎是在判断这件事是否可以告诉浅羽温人,想了片刻后他开口,“你还不知道吗安吾失踪了,到现在都没有他的消息,太宰查到了他的位置,我以为会在这里找到安吾。”

    “失踪”浅羽温人有些奇特的重复着,“昨晚我看到安吾和一些不认识的人在一起。”

    “大概是iic的成员吧,是一个外来组织,首领可能将安吾派进去做了卧底,只不过到现在也不知道iic为什么会来到横滨。”

    “卧底的卧底,安吾的生活真是有趣啊。”浅羽温人微微眯起眼睛。

    织田作之助愣了一下,他看向浅羽温人,“刚才你说什么”

    “没有什么。”浅羽温人将脱下来的斗篷搭在手肘处,阳光肆无忌惮的洒在他金色的发丝上,仿佛在发着光一般耀眼,他说“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我没有离开横滨的话,会努力还掉这个人情的。”

    人情织田作之助想了想,难道是他留下浅羽温人让他换身衣服就算是人情了吗

    让浅羽温人欠一个人情就这么简单啊。

    “不用,在以前的时候你帮过我很多。”织田作之助并不是不会受伤,他也进过医疗部,只是作为一个底层成员本来就不会被重视,但浅羽温人认识他,所以他好几次都是最先被治疗。

    浅羽温人看着他,碧色的眸子里平静如初,“那不算。”

    “为什么”

    “因为那是医者圣心,不是浅羽温人。”

    并不理解这里面的差别,织田作之助也没有继续问,他带着浅羽温人来到了自己惯常居住的地方,距离孩子们住的地方非常远。

    浅羽温人和太宰治身高相仿,所以他穿不了织田作的衣服,织田作之助随便到楼下附近买了一身衣服,刚把衣服放到浅羽温人可以拿到的地方便有铃声响了起来,织田作之助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人,心想麻烦了。

    是太宰治。

    “织田作,你没有去我之前告诉你的地方吗”

    “去了,但没有发现安吾,我就回来了。”织田作之助声音有些低,“你现在还在那里”

    太宰治微微眯起眼睛,“是啊,我现在还在这里,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在距离废弃的气象站不远处我发现了打斗的痕迹,虽然很细微,战斗过程应该很短暂,但这确实是战斗,并且是碾压级别的。”

    “是吗安吾遇到了一个很可怕的人,所以我们没有找到他”

    “也可以这么说。”太宰治站起来,他让手下继续寻找线索,接着远离这些人走到略显空旷的地方,“织田作,谁在你那里我听到了水声。”

    织田作之助愣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浴室,“你听到了”

    “好吧我知道了,是温人吧。”太宰治微微叹了口气,他有些无奈的摁住太阳穴,“织田作,你就这样把温人带了回去”

    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听了个水声就能判断出是浅羽温人,但织田作之助很清楚关注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他只能解释道“温人说昨晚见到了安吾,而且,这是因为太宰你很信任温人。”

    太宰治卡壳了一下,接着他啧了一声,“织田作,你还记不记得我刚才说的话,我发现的打斗痕迹,对方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但是你在这里遇到了浅羽温人,你觉得这是巧合的可能性有多大”

    终于明白了太宰治的意思,织田作之助有些惊讶,“你说那是温人”

    “当然,我就是这个意思。”太宰治认真的说“现在的浅羽温人和我们以前认识的浅羽温人不一样,你要小心。”

    织田作之助想了想,“但是我感觉温人没有变,只是没有再穿那身白色的衣服了而已。”

    “其实这都不是问题。”太宰治谨慎的看了一眼身后的手下,“现在的局势很奇怪,有一些我好像察觉到又好像没有意识到的东西,不管温人参与进来还是避开都没问题,他是最大的变数。”

    “希望也能是我们最后的保障吧。”

    从洗澡间走出来的浅羽温人看向门口的织田作之助,他看上去有些纠结,整个人靠在门框上看着远处,手中是刚挂断的手机。

    “织田作”

    织田作之助看向浅羽温人,他的头发还有点湿,但衣衫整洁,刚买的衣服并不是很合身,但穿在他身上比想象中的要合适,其实到现在织田作之助都有一种没有反应过来的感觉,竟然到了让太宰治担心的地步。

    这个iic组织已经可怕到这种程度了吗

    眼看着织田作之助没有回答,浅羽温人继续开口,“我要走了。”

    “你要离开横滨吗”

    “不,现在还不会离开。”浅羽温人走出房门,他说“因为感觉会有事情发生,所以我大概会留到事情结束,之后就会离开。”

    织田作之助认真的点点头,“好,祝你好运。”

    浅羽温人注视着织田作之助,碧色的眸子里带着细微的期望,他说

    “还会再见面的。”

    将身上的旧衣服随便扔到一个垃圾桶,浅羽温人光明正大的走在繁华街道上,这里是横滨街,是横滨最繁华的地方,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和小商铺,浅羽温人站在旁边看了一眼,接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

    这是他的工资卡,港口黑手党给他发的工资都在这张卡里,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用。

    事实证明真的可以用,但是估计刷卡信息已经到了信息部,淡定的将卡收起来,浅羽温人转身离开,很快便融入了繁杂的人群中。

    因为有了新的消息不得不过来的太宰治看着横滨街人来人往,他慢吞吞地打了个哈欠,“怎么样”

    “我们找到了监控录像,那位他买了一件大衣后就离开了,监控显示他去了这边,应该是有意识的躲避监控,所以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太宰治揉揉眼睛,看上去很困的样子,“这家伙真是有恃无恐,直接用工资卡去买东西,行了,走吧。”

    “唉”手下有些茫然,“太宰干部,我们不继续追查了吗”

    “找不到。”太宰治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他既然敢动用这个钱,就说明他确定即使自己用了也不会被找到,能在有限的范围里躲藏一周还不被发现,你们觉得区区几个摄像头能找到他”

    “那我们现在”

    太宰治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你们分成两队,一队回去汇报,另一队跟着我,芥川那边遇到了麻烦,和iic的领导者对上了吗”

    “虽然是不成才的部下,但还不能让他死在莫名其妙的地方。”

    他们离开的很迅速,甚至没有引起周围人的注意,浅羽温人在不远处看着他们的背影,接着将手中的黑色银行卡扔到附近的垃圾桶中,他平静的往前走着,一阵风吹来,将他金色的长发掀起,这时浅羽温人感觉到了一点凉凉的东西滴到了脸上。

    “下雨了”浅羽温人伸出手来,细密的雨滴落到他的手上。

    将手中的透明雨伞打开,浅羽温人举着伞继续往前走,他在试图,不对,他正在寻找那个名为iic的组织,或者能找到安吾也行。

    昨天晚上坂口安吾提到了织田作,似乎是在说某个人只有织田作才能阻止,今天遇到织田作后得知了一个名为iic的外来组织,浅羽温人不是傻子,这种情况下坂口安吾说的异能者很可能就是iic中的某个人。

    说实话他并不在意按照规则发展的现实,这个世界上拥有无数种可能,每个人都在分支上行走,通向好的或者坏的结局,这是一种绝对性,但比起这种遵循着规则活着,浅羽温人更喜欢那种逆向而行的人。

    比如作为杀手作为黑手党成员,却选择不再杀人,养育孤儿,准备在退休后写的织田作之助,比如看透了太多,试图以死亡这种偏执的方式脱离原先命运的太宰治,在浅羽温人看来,这两种人都能让他眼前一亮。

    但很多时候并不是一个人努力便能跳脱出原先的人生线,比如现在,这个只有织田作能够解决的异能者,他会把织田作推回去吧

    这样就有点过分了吧。

    淅淅沥沥的雨打在伞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浅羽温人低着头踩在迅速被雨水湿润的地面,他单手插在大衣口袋中拐进一个巷子中,因为狭窄有些阴冷的巷子里空无一人,只有浅羽温人轻微的脚步声。

    在正常的情况下浅羽温人其实不会关注这么多,失败了也就失败了,他可以同样欣赏,但是,他认识织田作之助,还欠了他一个人情。

    微微顿住脚步,浅羽温人看向右边,穿着灰色帆布的一队人突兀的停下,他们站在雨中有些奇怪的看着浅羽温人,无言的沉默在雨中蔓延。

    “阁下是”最前方的人开口,他身材高大,有着一头银色的头发,被雨水打湿。

    浅羽温人平静的看着他,“你们好,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们的,请问,你们是iic吗”

    微微皱眉,安德烈纪德有些奇特的看着浅羽温人,这人穿着一身暖色的大衣,内里是灰蓝色的衬衣,看上去就是一个刚成年不久的孩子,但是让他在意的是,在到达这里看到这个人之前他都没有注意到这个人。

    一个人的存在感可以这么低吗在安德烈纪德的感觉中,他和周围的雨没有两样。

    而且,专门在这里等他们

    “我是安德烈纪德,来此寻找能安抚幽灵让我彻底深眠的人,请问阁下是谁”

    浅羽温人点点头,“你好,我是浅羽温人,是这样的,我是织田作之助的朋友,我听说你在找他,并且声称他是唯一可以阻止你的人,对此我感到非常好奇,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只有织田作可以吗”

    “浅羽温人”

    安德烈纪德打开兜帽,在来到横滨之前他曾经打听过这里的人,来次之后也了解过港口黑手党,当然也听说过浅羽温人的盛名,作为黑手党界的医者圣心又在一周多前没有理由叛逃的人。

    竟然是年纪这么小的一个人。

    咔嚓,老旧的木仓拉开保险栓时发出清晰的声音,像是老旧的电器在吱吱呀呀,浅羽温人瞥了一眼他们手中非常有年代感的木仓,接着便蛮不在乎的迈前一步,安德烈纪德没有动作,他只是一直盯着浅羽温人。

    “浅羽医生是打算阻止这一切吗”

    “这不可能,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安息我灵魂的人,我们在欧洲游荡了那么久,我们不想要作为幽灵继续游荡下去。”

    浅羽温人歪歪头,“所以这管织田作什么事”

    “在战场上诞生的幽灵只能死在战场上”

    “即使这和织田作完全没有关系,好吧,我知道了,你们只是想要自私的按照自己想要的命运离去,这个想法很不错。”

    安德烈纪德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说这个想法不错,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决定自己的结局,为此可以动用任何手段。”浅羽温人平静的说“但是很可惜,我欠织田作一个人情。”

    话音刚落,安德烈纪德猛地退后一步,他的异能迅速发动,但是他什么都没有看到。

    在空荡荡的巷子里,只有浅羽温人一个人安静的站在那里。

    像是什么都没有做。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