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审判日[无限] > 纸条

纸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梁一愣,赶紧捡起来,发现那是一张折叠工整的泛黄纸条。“这什么”

    打开纸条一看,谢行吟觉得这粗糙的纸质有点熟悉。拿出惠子的日记本一比对,果然是一样的纸质。

    “这是谁撕下来的”老梁瞪大了眼睛眼睛。

    显而易见,惠子的日记早就被贾鸣不留痕迹地偷偷撕走了一页。

    “这个傻逼”老梁顿时怒道,“怪不得我们老找不着有用的东西”

    谢行吟也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眉。贾鸣这家伙早就上过楼了,一声不吭地把关键信息拿走也就算了,竟然还留下个本子迷惑人,挺不厚道。

    “快快快,那纸上写了什么给我念念”老梁好奇地探头。

    然而谢行吟把那张纸摊在面前,只见它上面写着一行字母

    uznnkxnkgj

    这些字母怎么看都不像是能组成有意义的单词。

    谢行吟皱眉“乱码”

    “啊,乱码不会吧谢老弟你是不是不懂洋文”老梁抓抓脑袋,回头叫小岩,“哎,那什么,小姑娘你们读高中要学洋文的吧你看得懂吗”

    小岩也怯怯地摇头“这个看不懂。”

    谢行吟看着那串乱七八糟的字母,直摇头“肯定是乱码,要不就是外星语。”

    “嘿,怪了。”老梁抓抓脑袋说,“真的就是没什么意思的一行字母那贾鸣这孙子把它撕下来干什么”

    谢行吟说“倒也不一定就没意思,就是内容被加密过了。”

    “加密”老梁抓起字条横看竖看,放弃了,“老谢你能解开吗”

    谢行吟皱眉“够呛,起码得先知道它是什么类型的密码才行。”

    “贾鸣知道吗那一会儿等贾鸣回来,我们埋伏他一手,把他抓了严刑拷打”老梁还在出馊主意。

    小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前面来的,忽然出声说“凯撒。”

    谢行吟一听,眼前倏忽一亮。

    对,凯撒密码。

    这张纸是惠子日记本里撕下来的。惠子自杀手里握着凯撒头像的硬币,这应该就是惠子留给他们的暗示。

    凯撒密码是一种非常简单有效的加密方式,据说古罗马帝国的者凯撒曾用这种方式对重要军事信息进行加密。

    其加密方法是按照字母表顺序,将需要加密的文字以固定数目为偏移量,往后置换成其他字母,作为密码。

    例如当偏移量定为3时,a在字母表上的位置往后3位是d,那么就用d来置换a。把a写成d,b写成e,c写成f,以此类推。

    老梁听完,云里雾里似懂非懂“那你们知道偏移量是几吗”

    惠子手里硬币的数目应该代表了偏移量,但是就那么一张年代久远的照片,眼睛瞪得再大也看不清她手里到底有多少个。

    那不是白搭吗。老梁有些泄气。

    “确实不知道。”谢行吟说,“但如果真的是凯撒密码,不用知道偏移量也行。”

    凯撒在战场上的敌人大多是目不识丁,把这种加密过的信息当成了读不懂的外国语言。而实际上这种加密方式的安全性很一般,对此稍有了解的人完全能暴力破解。

    字母表的偏移量最多也就25,用枚举法挨个尝试,找到有意义的组合方式就能解开。

    谢行吟抓起笔,开始逐个尝试。

    1不对。2不对。

    3也不对

    当他试到6的时候,纸面上终于列出了一行有点像样的字母了。

    “应该是这个了。”

    老梁探头过去,只见纸面上工整地写了一行字母。

    offithherhead

    “我不懂洋文,这什么意思啊”老梁问。

    “红皇后的名言砍掉她的头。”谢行吟垂眸盯着泛黄的纸张。

    “不是,这是要砍掉谁的头人面犬到底是贾鸣还是黎薇”

    老梁还是云里雾里的,正要追问,门外突如其来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

    “啊”

    四人纷纷转身冲出去看,只见小岩的那两个女同学神情惶恐地站在电梯厢外,不知道看见了什么东西。

    无人操作的电梯门又缓缓合上了。谢行吟拨开其他人上前,按下开关。

    电梯“叮”的一声开启。

    电梯里,贾鸣瞳孔灰白涣散已经死透了。他手里还捏着1404房间门口的那张镇宅符纸,脖子上有两个血窟窿,像是被什么东西咬断了喉咙。

    谢行吟神色一凛“不好”

    他转身冲到另一个房间外,这次不等敲门直接破门而入。

    黎薇的房间里一片寂静的,明明应该躺在房间里休息的“病人”,不见了人影。

    房间里光线昏暗,窗帘遮挡着月光。谢行吟走到窗边,一把拉开了厚重的窗帘

    风吹了进来。

    竟然没有防盗窗。从这扇窗户能轻而易举地爬出去,跳到外面的平台上。

    谢行吟沉默片刻,忽然转身就走。

    老梁看他脸色不太好,忙拉住他“等等,你这就确定是黎薇了吗,要不我们再观察一下”

    但是谢行吟却说“不用了,我忽然想起来,我们还有个人没问过。”

    “谁”

    “惠子。”

    老梁一听,下巴都快掉了“什么那那、那是只鬼啊”

    可转念一想,好像是挺有道理的。人面犬是不会告诉他们的,这座公寓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惠子才知道了。

    他们在惠子的日记本里找到了提示,但除了那一页密码,她在日记本里留下的都是些无效信息,就像是为了掩人耳目不让谁发现。

    惠子好像也在躲人面犬。

    其他两个女孩站在远处不明就里,警惕地看着他们撞进黎薇的房间,又纷纷跑出来。

    谢行吟无暇顾及她们了,带着老梁、小陆还有小岩,四人直奔14楼而去。

    走到1404门前,他们发现房门正敞开着,贴在门口的符纸果然已经被揭走了。

    老梁心里忍不住惋惜,摇头叹气“唉”

    贾鸣仗着已经上楼过,自作聪明不肯听信他们的忠告,坚定地以为谢行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瞒着他。

    于是贾鸣不听他的忠告,趁着没有人的时候独自上楼,然后意外发生了他连挣扎都没来得及就被人面犬咬断了喉咙。

    这可不叫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叫24k纯傻x。

    “糟了。”谢行吟说,“老梁你说1404房间外的符咒是镇压鬼魂的对吗那符咒被贾鸣揭下来了,女鬼是不是就跑出去了”

    老梁一拍大腿,连忙摸出罗盘来。左转转,又转转,在整个房间里转了个遍,罗盘的指针一动不动。

    “坏了坏了,真跑了。”老梁“啐”了一口。

    “这公寓里这么大,咱们上哪儿找她去”绕来绕去又回到了大海捞针的原点。

    着实棘手。

    谢行吟绕着公寓转了两圈,在卫生间门口站定“其实我有件事想不明白。如果惠子已经死了,尸体在哪儿”

    其他公寓住户的尸体都在房间里,为什么唯独惠子的没有”

    老梁张了张嘴“那你的意思是”

    谢行吟盯着那个黑漆漆的洞。

    “女鬼是从那里出来的,我想进去看看。”

    听他这么一说,其他人皆是汗毛倒竖。小岩抱着胳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别吧,那没准是她的老巢”

    “你等等。”老梁拿着他的罗盘看来看去,确定指针纹丝不动,收敛了神色。

    “里面暂时没东西,老谢你快去快回。”

    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可疑的地方他们都不能放过。

    谢行吟叼着手电筒手脚并用地爬进去,很快就找到了那条往上的通道。

    通道口有点狭小,身材瘦小的女鬼来说勉强能出入,但是谢行吟一个大男人就没法爬上去了,只好用手电筒照着往上看。

    可照了半天,那洞口像个黑洞似的什么也看不见,里面似乎是空的。

    谢行吟调整着手电的角度,侧着身隐约看见了什么纸卷模样的东西。他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进去一捞,捞出来一份报纸。

    打开一看,赫然就是那张缺失的5月2日版的报纸。

    找到了。

    谢行吟深深地喘了口气,又倒退着爬出去。

    其他人都围在洞口外面张望,看着谢行吟出来,上来拉了他一把。“老谢,有什么发现”

    “我找到了5月2日的报纸。”谢行吟顺手把报纸塞给老梁。

    老梁兴奋地摊开一看,一眼就看见那一栏头版新闻。

    老梁读了一会儿,脸色肉眼可见地青了下来,随后颤抖着咽了咽口水,抬起头来。

    “惠子自杀的第二天就已经抢救无效被宣布死亡了。尸体拉进了停尸房,但是当晚她又从停尸房走出来了”

    “停尸房里走出来的惠子表情僵硬,但分明是个活生生的人。警方只能说是医院误诊,于是惠子又回到了忘川公寓里”

    离他最近的小岩顿时打了个哆嗦“什么,惠子死了那后来从停尸房里出来的人是谁,她她、她总不可能真的是还魂了吧”

    “就是人面犬吧。”老梁抖着手把报纸折了回去,“老谢你说得对,那我们现在必须去找惠子的鬼魂。”

    小陆问他“你不是道士吗,会不会通灵术”

    “这个,不会。”老梁摸了摸鼻子,不太好意思地说。

    小陆朝他投去鄙夷的眼神,于是老梁涨着脸奋力为自己争辩说“不是通哪门子的灵啊现实世界哪儿他妈的有鬼啊无非就是些吓唬你们这些小孩子的玩意儿”

    “但这个世界有啊。”小岩弱弱地说。

    “啧,我想想我想想犀牛角,鳄鱼的眼泪,还是魔法召唤阵”老梁想来想去,说了几个传说中可以用于通灵的东西。

    小岩捋了一下短发,清秀的眉毛皱了起来“可是我们上哪儿弄犀牛和鳄鱼去”

    老梁挠挠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谢行吟站在旁边一直没开口,这会儿居然说“我倒是知道一个简单的办法。”

    “什么办法”其他人纷纷看向他。

    谢行吟解释说“听说过四角游戏吗”

    四角游戏是一种传说能召唤出鬼的恐怖游戏。

    游戏需要甲乙丙丁四个人来进行,四人分别站在房间的四个拐角处,然后从其中一个人甲开始,按逆时针方向沿着墙走直线,走到最近的一个拐角处里,拍到站在那里的乙的肩膀后停住,再由乙接力沿墙根走到丙的位置,丙走到丁的位置

    如此循环不断移动起来的时候,房间肯定有一个角落是没有人的。但是当你走着走着,猛然回头发现房间的四个角落都站满了人的时候,鬼就在你们中间了。

    小岩听完有点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说“好,那我们试试。”

    房间里必须要绝对足够暗才行,他们合上房门,关掉了灯和手电,把厚重的窗帘拉紧,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了深深的黑暗。

    “开始了吗”老梁站在距离卫生间最远的一端,扶着墙壁,听见了自己紧张到咽口水的声音。

    “先说好,走得慢一些。只要我没说停大家就一直走,中途不要随便停下来。”谢行吟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那我们开始吧。”

    谢行吟沿逆时针往距离他最近的角落里走去,他尽量放慢了脚步。十秒钟后,他拍了一下小岩的肩膀。

    谢行吟停了下来。小岩颤了一下,然后迈步沿着墙壁继续走,走到老梁那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老梁走向小陆,拍了他的肩。

    小陆又走回到谢行吟身边

    身陷于黑暗中,站在其他墙角处的同伴看起来莫名很遥远。

    每当走动起来的时候,就好像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且孤立无援的境地。谁也不知道鬼什么时候出来、会在哪里出来,只能神经紧绷地走向下一个墙角,喘口气,继续下一轮的接力。

    渐渐的,谢行吟也数不清他们究竟转多少圈了。

    室内空气沉闷。或许是走得累了,大家都脚步也不自觉得放慢了下来,喘息也加重了。

    一片寂静中,无事发生,几乎能听见他们四个人的呼吸声。

    谢行吟有那么一瞬间怀疑,他们是不是搞错了,或者这个方法根本不奏效。

    但是他现在不敢停下来。现在停下来就前功尽弃了。

    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走了多久,五分钟,十分钟,还是半个小时。

    四个人不断地循环往复着,走到心里扛不住地厌倦了。但是谢行吟提醒过大家,他不叫停谁都不能擅自停下来,所有人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走。

    老梁用手背抹了一把额角上的汗,拖着僵硬地腿走到小陆身边,伸手拍了他对肩膀。小陆闻声而动,又走过来拍了一下谢行吟的肩。

    此时,谢行吟已经走得有点麻木了,感觉到有人在他肩上一拍,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迈步往前走。

    可走了几步,他忽然错愕地抬起了头。整个房间的温度骤然间凉了下来,这种冷意不同寻常,仿佛是从脚底传来贯穿脊背,能把他的灵魂都冻成细碎的冰晶。

    谢行吟登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当他再抬眼时,房间的四个角落里都站满了人。

    就在他前方不远处,墙角边有个长发披散的人影周身散发着惨淡的绿光。

    寒意就是从那里逸散出来的。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