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豪门之敛财天师[穿书] > 第241章 第 241  章

第241章 第 241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个组织差不多所有的参与者几乎全部落网,唯独剩下那个天师在逃,只不过随着颜高伟的落网,那个天师也没能逃多久,在天眼的侦查下,逃跑的第三天就被抓到了。这人姓周,名辉,五十多岁的年纪,背有点驼,一只眼睛甚至快瞎了,皮肤黝黑满脸皱纹,要是换上一件破衣烂衫,跟街边的流浪汉都没啥差别。

    这个周辉出身很普通,就一个小县城农户出来的,从小就学习不好,特别沉迷武侠小说,总幻想着自己跟别人是不一样的,是与众不同拥有主角光环的,是被蒙了尘的金子,只要时机到了,他就能亮瞎那些个普通凡人的眼。

    抱着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周辉连初中都没能念完,因为成绩太差,经常旷课而被退学。被退学后的周辉无所事事每天游手好闲的晃荡,直到有一天,他在收破烂的屋前躲雨,看到捆绑在一旁的废旧报纸里夹着一本薄薄的像是话本的书,手欠了一下就给抽了出来,而书的封面只有阴阳二字。

    当下周辉就觉得这书很特别,翻开一看,讲的是各种五行八卦,甚至还有人体对应图,尤其是书页的最后还有一句,观阴阳,断生死等看起来就很牛|逼|的话,周辉顿时觉得这就是他的机遇。

    事实证明,只要是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再艰涩难懂也有足够的耐心去学习去破解,而周辉就是这种人,他对语文数学这种东西看一眼都嫌头晕,但对那些晦涩难懂的五行之术却有着十足的痴迷,甚至为了弄懂那些放在一起就让人完全看不懂的文字,他再次拿起课本,甚至整天泡在他们小镇上唯一的小图书馆里。

    随着周辉的年纪越来越大,他的父母自然不能让他继续这么游手好闲下去,于是给他找了不少的工作,不过那些工作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工作占据了太多周辉破解那本的时间,而周辉将那本阴阳书吃的越来越透后,自然也越发察觉这本书的特别,他本来就是个从小自认自己是个超凡的存在,现在哪里又甘心去做那些被人呼来喝去的廉价劳工,一份工作干不了三天他就干不下去了,总是这么高不成低不就的,慢慢的他的父母也不再管他,反正家里有吃的就吃,没有就饿着。

    父母不在逼迫他去工作后,周辉越发痴迷破解那本阴阳书,几乎到了疯魔的程度,他的父母一度甚至恨不能烧掉这本书,但拗不过以死相逼的周辉,最终也只能放之任之。

    直到二十多岁那年,周辉也算是学有小成,一次父亲的朋友来家里做客,周辉几乎本能的用书中所学的五行观阴阳去看了一下,这一看就看到对方肝区灰暗淤堵,五行气运不顺,甚至随着这一方的淤堵,导致他体内整个五行的运转停滞,这五行之气一停,人可不就没命了,于是他直接指出对方的问题。

    周辉父母的朋友都知道,周家这小子不学无术,年纪不小还是吊儿郎当,他父母没少为他白了头发,现在被这小子指出自己肝脏有毛病,只当对方信口胡说,半点没有当真。

    却不想半个月后,那人晕倒入院,一查竟然是肝癌晚期,这一下周辉算是出名了。

    那之后经常有人来找周辉看相,周辉别的还没怎么学会,但五行观脏器倒是驾轻就熟,而且五脏对五行,身体哪里好,哪里不好,懂得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甚至哪里五行运转时气息薄弱,以后这里早晚会出问题。

    很有几个来找周辉看过的人被看出了一些早期癌症,早早的入院治疗绝了隐患,因此对周辉感激不已,这也让周辉的名气越来越大。

    可惜没人告诉周辉,这种五行观气属于玄学五大体系中的医,这种医术相当于结合自然大道融于人体五行之中,虽是医,却同样涉及天机,学的深了,甚至能通医观未来,他以此术改人气运,甚至赚取大量的钱财,却不懂适可而止,也不知那些得来的钱财要回馈出去,久而久之,他也就犯了五弊三缺的命,残。

    在周辉快满三十的时候,他瞎了一只眼睛,家里也遭遇了横祸,将他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钱财消耗一空,甚至还有牢狱之灾。

    坐了五年牢出来,周辉的父母因为病重无钱治病,都没能熬到他出来。周辉给那么多人看过病,帮他们度过了原本该有的死劫,却不想到头来,竟然没人能救他的父母。

    瞎了一只眼的周辉开始选走他乡讨生活,可是大城市并不如他所想的那么好混,信这些东西的人毕竟在少数,每当回想起曾经他受人追捧的过往,周辉对将他们家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恨的不行,他会招惹到那个富商,不过是因为他没给那个纨绔少爷看相,那位纨绔少爷只是随着同学回老家游玩,听闻了他的事,满心好奇的来看热闹,甚至还说那些排队来看相的都是愚昧无知的,这种迷信之事根本就不存在,说他是满口谎言忽悠人的骗子。

    被人这样说,周辉那时被人追捧出来的脾气自然忍不得,甚至还动了手,而且当时他已经看出,那位少爷五行气运当中,游走在脾脏区域的有滞涩之相,于是他随口一说,说那人迟早死于脾脏破裂。

    事情仅仅过了不到一周,那个富家少爷真的死于车祸中导致的脾脏破裂,那富商觉得一定是他诅咒了他儿子,于是将所有的过错全都怪在了周辉的头上,这才有了后来那些事。

    报仇一直是周辉最大的执念,他甚至无数次幻想,哪天他成了人人追捧的大师,他一定要将那个害得他家破人亡的富商死死的踩在脚底下,让他也尝尝一无所有的滋味。但现实却是他过了十多年朝不保夕,饱一餐饿一餐的生活,甚至五十不到的年龄,他的背脊都开始佝偻了。

    直到他在街上,遇到了颜高伟。

    富商的仇也报了,他也如愿以偿的再次成为受人追捧的大师,而这次他甚至不需要像以前那么辛苦,他只需要通过八字算阴阳,随便算一下就有数之不尽的钱财任由他享受挥霍。

    然而这一次,他却只享受了短暂的两年,他将要面临的,竟然是枪决之刑。

    抓到人的是特殊部门,从周辉那里搜出来的那本阴阳书,竟然是一本绝本的五行医术,如果没有人手把手的传授教导,这些医术比一般的玄术还要难学,偏偏周辉学会了,可惜有这本事,却因心术不正断送了自己本该有的大好前程。

    因为这医书是绝本的存在,于是由公会为代表,向国家申请抄录了三分,公会道门佛门各持一本,以后如果有这方面天赋的弟子,说不定能培养一番。

    温然听闻了这事,忍不住朝着祁云敬唏嘘道:“这人大概因为长得不够帅,不然这遭遇,这经历,放在点家,可不就是种|马逆袭流的套路。”

    祁云敬轻笑了一声:“照你这么说,脸长得好,连天道都偏爱?”

    温然连连点头:“那可不,你见那些小说电视剧里,被天道偏爱的有几个长得丑的。”

    祁云敬对他那套看脸论都不知道要怎么吐槽了,甚至想着,亏得自己长得还算不错,要是长丑了,怕是再有钱都入不了温然的眼了。

    温然不知祁云敬心中所想,磕着瓜子问道:“那颜哲他爸会怎么判啊?”

    祁云敬头也不抬道:“死刑。”

    这种事,上面连死缓都不会给,直接死刑,尤其是参与那个贩卖组织的重点成员,一个都活不了。至于那些富商买家,大概能留条命,但刑罚绝对少不了,财产估计也会寻个由头全部没收,等刑期满了再出来,人老了,钱也没了,怕是不比死了好过。

    温然轻叹了一声,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道:“我看颜哲昨天出去都没回来,该不会是借酒浇愁去了吧?”

    在颜家那边,颜哲还有几个叔伯,只不过因为从小就生活在外家,颜高伟自身都不喜欢他,跟那些叔伯的往来自然少之又少,现在颜高伟做了这种事,虽然查出来跟颜家其他人无关,但终究是受到了波及。

    那些人不会去想害了他们的人是颜高伟,只会将大部分的记恨怪在祁家的头上,如果不是祁欣雅,颜高伟又怎么会如此疯魔,连带着对他们两的儿子颜哲也不怎么待见了。

    本就不怎么往来,这件事之后怕是更加不会再有交集,没了妈,他爸又这种下场,家里的亲戚这种态度,颜哲怎一个惨字了得,借酒浇愁也是情有可原,就是家里有酒窖,想怎么喝怎么喝,也没必要出去啊,毕竟是公众人物,被拍到了多不好。

    祁云敬道:“他去看望唐家兄妹了。”

    温然哦了一声,唐家,不就是那个跟在颜高伟身边的女鬼唐丽凤家么,颜高伟这事完了之后,温然就将唐丽凤送去了道观,她的弟弟妹妹他自然没怎么关注,听到祁云敬这么说,又是无声一叹,可怜的孩子,都这么惨了,还要给他害人的爹善后。

    唐丽凤省吃俭用那么多年,她的存款甚至攒了三十多万,也就是这笔钱,让她有底气想要在这座城市买套房子,把弟妹和爷爷都从山里接出来,结果没想到,一场人为的车祸,让她对未来所有的计划都化作了泡影。

    这件事影响很大,上面自然不可能公告出真相,所以唐丽凤的死,只能是车祸意外。将唐家仅剩的兄妹和年迈的爷爷从山里接出来的人是颜哲安排的,唐丽凤死后,那个组织的人本就担心有家属来闹,自然不会特意去找她的家里人来处理后事,最好是能无人来管。而唐丽凤在这里无亲无故的,平时她又总是独身一人,也没什么人知道她家的情况,颜哲安排的人去到那个山里,她家人才知道唐丽凤在外面出了事。

    颜哲看着已经接近成年人高度的唐家小弟,还有瘦弱黝黑的唐家小妹,以及干瘦的老人,小弟抱着姐姐的骨灰盒,小妹搀扶着爷爷相携离去的背影,这原本应该幸福快乐的一家,如果没有那事,也许现在的他们正在快乐的看房子,正在美好的计划着未来,正在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奋斗着明天。可是没有了,哪怕今后这兄妹两出息了,他们家也永远无法团员了。

    助理上车的时候,看到颜哲出神的望着前方离开的几人,微微顿了顿才开口:“我已经安排人帮着他们去领取唐丽凤的遗物了,目前住的地方也都安排好了,还有你让人额外补偿的一百万,到时候也会打到他们的账户,他们兄妹两的学校正在安排人处理。”

    颜哲点点头,收回目光,翻开了手里的文件,看着下一个受害人的资料,而他手边,这样的文件还有不小的一摞,那都是他今后要偿还的债。 .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