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被甩后才知道男神在攻略我 > 第80章 0第 80 章

第80章 0第 80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九十章

    “你就没劝劝翟小姐?”

    “劝, 怎么没劝。”翟墨道,“你以为她心里不清楚吗?说起来吧,还是那些......叫bg,对, bg小说害了她, 每天做梦, 总以为真情能感动天, 浪子能回头,能看到默默守护的自己......我估计啊, 不到我远哥结婚,她不会死心的。这就是典型的自己骗自己。”

    沈双没想到,翟墨居然还能有这份智慧。

    “怎么?佩服哥哥我了?”他笑了下, “你们女孩子就是童话看太多了, 什么灰姑娘, 什么白雪公主, 什么我的意中人注定会踩着七彩祥云来救我,盖世英雄什么的......”

    “我们男人就直接得多, 喜欢嘛,有冲动有感觉, 那就可以了。我估摸着, 我远哥看我妹,就跟看猪肉似的。”

    “我以为季先生不是这号人呢。”

    “远哥?他也是男人啊。”翟墨认真想了会, “不过也说不定哦,我就没见他对谁有过冲动......哦,再跟你讲个八卦,那边那仙女,就仙姐……”

    他一脸神秘兮兮地, “以前追远哥追得可疯了,后来还跟去了国外,我远哥读沃尔顿的时候,她就在旁边租房子,后来我远哥吧,空窗期,她追得凶,我远哥勉为其难就答应了......”

    “不到一个月,呵,分了。还是我仙姐主动甩的人。再后来,就便宜了杠子这舔狗。”

    沈双:……

    !!!

    她简直混乱了。

    贵、圈、这、么、乱、的、吗?

    翟墨简直是个深海一样的八卦池,随便挖一挖,都是大八卦?!

    “所以,季先生以前的女朋友是林小姐,而林小姐后来又跟杠精先生在一起了?”沈双一时间也想不起那人叫什么名,干脆直接这么叫,“还是林小姐甩的季先生?”

    “神奇吧?”

    翟墨道,“我们后来问杠子,你猜杠子怎么说?”

    “杠子说,我远哥性冷淡。”

    沈双:……

    “你不信,是不是?”翟墨道,“我其实也不大信,但仙姐这话,后来当着远哥面子说的,我远哥也不生气,就给杠子丢了根烟,说‘恩’。”

    “他说恩!”

    沈双却想象得出季远说这话的神态。

    大约是懒洋洋地,不怎么在意的眼神,嘴角兴许还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内心强大的人,往往不会在意旁人的言语。

    不过,她也瞧得出翟墨对她说这些话的那一点......独属于男人的狡猾心思。

    说起来,这心思也是挺可爱的。

    难道是看出了她的苗头,所以偷偷在她面前透一点底,好让自己……恩,不要移情?

    再看翟墨脸上那点羞赧的红晕,沈双想,如果她最开始认识的,是翟墨就好了。

    不过如果是翟墨的话......

    她还会走到这条路来吗?

    不,依照翟墨这食色性也的单细胞脑回路,他恐怕压根看都不会看她一眼。

    或者看了,也捏着鼻子:

    这胖妹谁啊。

    沈双脑子里在乱七八糟地动念,翟墨却似乎生怕她又跑了心思,还在继续捶季远:

    “我远哥那些女朋友啊,他一个没碰过,不信?不信我也没办法,反正我远哥有毛病,他吧,厌女,是真的厌,你以为他对你友好呢?那是基本礼仪……而且,我得说,他最讨厌的女人类型里,第一就是娱乐圈的。”

    “啊?”

    沈双睁大眼睛。

    “反正就这么回事,所以伊伊去娱乐圈玩,我也挺赞成的,这样一来,说不定远哥——”翟墨还想再说,旁边突然出现一道身影,那身影离得他极近,头发都快甩他脸上了——

    “翟伊,你神经病啊!”

    翟墨被糊了一脸头发。

    翟墨一个圆舞旋出去,方鸣之在旁边揽住她,又笑:

    “墨水,你叨叨什么呢?口沫横飞的。”

    “我哥肯定又在说我坏话!”

    翟伊怒瞪他。

    翟墨觉得冤枉。

    他虽然说了点坏话,但说的可都是远哥。

    男人吧,保卫地盘这是本能,也不能全怪他。

    远哥大人有大量,就算知道,也不会生气的。

    再说,他又没说远哥ed。

    性冷淡可不是ed。

    两对一个交错而过。

    杠精的奶奶灰又过来,这人促狭,趁着交错而过的机会,撞了下翟墨屁股,翟墨猝不及防,差点踩沈双脚上,沈双见机得快,足尖一点,直接来了个后仰提足,众人只见火红色裙摆旋出一个撩人的弧,裙下一点雪白露出,又立马像游鱼一样消失不见。

    沈双在旋身的时候,看到了季远。

    他带着小丁香就在附近,两人一下挨得极近,近得能闻到他身上熟悉的烟草味,雨后森林的青草味,当然,还有女人的香水味。

    沈双认得出来,那香水味是小丁香身上的。

    dior的甜心小姐,甜蜜蜜,很多小女生喜欢的一款香。

    因为卖得多,都快成为街香了。

    两人的眼神在某一刹那,交缠在一起。

    翟墨的嘀嘀咕咕成了背景音,沈双只看得见那双黑黢黢的、如浓夜一样的眼睛。他盯着她,舞池里的小丁香、翟伊都像消失了。

    而在又一个旋身里,舞池又回来了。

    沈双被翟墨揽着腰,在手风琴音奏入、背景乐重新变得激昂时,旋身转了出去。

    灯带映入眼帘,视线里只能看到自己飞扬起的红色裙摆,她有一瞬间的眩晕,而面前是翟墨惊讶的眼神,下一刻,她就到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沈双仰起头——

    面前,是今天看过许多次的、那张冰冷的脸。

    还有那深海一样迷人的眼睛。

    那双眼睛那么近的、今天那么真实的看着自己。

    是季远。

    她没说话。

    他也没说话,沈双又闻到了那若有似无的、属于小丁香的香水味。

    两人之间有一瞬间的定格,下一刻,在揽着她的腰,手指扣住她,强势地带着她踏出去的时候,沈双借力一个鱼跃,以一个巧妙的下腰,从他怀里跳了出去。

    她极其、十分,讨厌这个气味。

    厌恶到一秒都呆不了。

    再继续呆下去,她会窒息的。

    沈双当然知道,自己这样挺矫情的。

    翟墨身上当然也会沾一点她身上的气味。

    可那又怎样呢。

    她不想啊。

    沈双旋到了刚才的翟墨面前,在小丁香几乎喜出望外的眼神里,手一伸,翟墨放手,小丁香自然地转出去,重新回到了季远怀里。

    她也被翟墨揽住了。

    两人的眼神胶着,几乎是同时带着各自舞伴踏了出去。

    琴音还在继续,舞步也没停。这首蓝色多瑙河由序奏和五个小圆舞曲构成,节奏十分欢快活泼,突然,Steven的手腕在半空缓了一下,时间仿佛静止,指尖再落下时,被他强行降成了慢步舞曲。

    不愧是音乐鬼才。

    滑步变慢了。

    沈双看着季远收回视线,在小丁香耳边说了句什么,小丁香抿嘴害羞地笑了起来。

    情态很亲昵,像小情侣似的。

    小丁香被逗得满脸红晕,眼睛亮晶晶的。

    沈双收回视线,看向翟墨,发现他正傻呵呵地看着自己。

    “两只,你是不是不喜欢远哥了?你主动要和我跳哎。””他乐得颠颠的,连头发丝都透着快活,“不过刚才……”他试图回想起刚才那一幕,只是舞步太快了,他手忙脚乱记得不是很清楚。

    是不是甩得太用力了,所以正好甩到远哥那,然后远哥才不小心接住的?

    总不见得是远哥来抢吧?

    翟墨在心里想了下,觉得也不太可能。

    远哥挺义气的,也总想着他,总不会在知道他喜欢两只的前提下,还来跟她跳舞?

    再说,远哥自己带女伴了。

    “我也不知道,太混乱了吧。”

    再转到角落时,沈双越过肩头,看到季远也正好转过来,再两米处,就是Steven的电子琴架,旁边是巨大的透明的香槟塔,两人眼神对接的一刹那,沈双踮起脚——

    涂了YSL512的嘴唇微微嘟起,在翟墨的脸颊上轻轻印下去。

    “啊!”

    “香槟!”

    “香槟塔倒了!”

    突然,一阵哗啦啦,还不得沈双碰到翟墨,香槟塔那儿就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响。

    沈双抬头,恰看到季远用背接住香槟塔的一刹那——

    “哗啦啦——”

    酒水,高脚杯叮叮咚咚砸到一起。

    酒水四溅里,小丁香被他很好地护在了身前。

    沈双拳头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翟伊着急的声音传来:

    “远哥,远哥,你没事吧?”

    “对,对不起……都怪我,”小丁香也似乎回过神来,“是我的错,我没留神,绊到了那边的绳子……季总是为了救我……”

    “你眼睛长大么大,白长的啊?白痴吗?”

    翟墨噼里啪啦地骂。

    她本来就火大,不说那讨厌的一看就跟狐狸精没什么两样的沈双,就莫名其妙来个小白花,也不知道哪个犄角嘎达里冒出来的、就敢做要嫁给霸道总裁的梦,说天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天真,傻是傻,白也白,但不怎么甜,一副弱受苦瓜脸,以为这世界跟书里一样吗?

    远哥要看上这样的,还不如沈双呢。

    好歹人漂亮,舞跳得也不错。

    小丁香也委屈啊。

    她本来跳舞就有点面青,电子琴那拉了那么一条长长的电缆线出来,隐在草丛里谁知道,才跑那就绊了一跤,直接往香槟塔那跌,实在是倒霉透了——

    要不是季总……

    她两眼冒红心地看着季总,只觉得这被酒水浇灌的、噼里啪啦砸了一背的狼狈男人简直帅透了。

    他就是照着她的理想型塑造的,每一个点都绝妙地踩着她的审美点,半点不带歪的。

    “发什么花痴?!”翟伊一把掀了她,“远哥,你怎么样?”

    “受伤了么?”

    季远一张脸白得吓人,发上、背上全是酒渍,地上是碎片,整个人像在酒桶里泡过一遭,连嘴唇都是青的。

    他有气无力地点头,对旁边一直的孙助理道:

    “叫陆医生来。”

    孙助理握住话筒,对那边说了几句:“对,好,尽快……”

    “已经打过电话了。”

    说着,就来搀季远。

    翟墨、方鸣之几个也奔了过去。

    沈双站在不远处,看着孙助理和翟墨一左一右地搀了人走,往前走了两步,当看到季远那眼神时,不禁怔在了原处。

    季远走了。

    草坪上的人渐渐散去,只留下T台上的东西。

    ————————

    另一边。

    魔都。

    Class集体公寓。

    赵琪琪揉着眼睛,塔拉着鞋下床。

    昨晚她通宵,看了一晚上的《我为爱豆带盐》,现在脑子里还有点晕。出门见客厅里范清在倒立,毛小艾窝沙发里玩游戏,下意识问:

    “双姐呢?”

    话完,拍了下脑袋,“瞧我,都忘了,她有事出去了。”

    “早饭,哦不,中饭在桌上。”毛小艾嘴里喊着“快快快有个人在射我有个人在射我绷带绷带救我救我”之类的话,过了会才抬头,“妤姐说,你要的东西在她桌上,自己去找。”

    “到了?”

    赵琪琪颠颠地进去,果然在里面找到她要的东西,又探个头出来:“妤姐呢?她人去哪儿了?我一定得好好谢谢她。”

    “昨晚就出去了,说不是周一、就是周二回来。”

    “出去了?”赵琪琪“哦”了一声,“倒是和双姐差不多时间回。”

    “等等,艹!”

    屏幕上猛地跳出一条推送,毛小艾看了眼,自己就被打死了。她也顾不得心疼横尸野地的自己,切出去,“清姐!清姐!琪琪,你们快来看!”

    “什么事?”

    范清足尖一蹬墙面,直立回来。

    拿毛巾擦了擦,她走了过来,嘴里问:“怎么了?”

    赵琪琪反应比她快,冲过去,一下就看到了毛小艾点出的新闻界面,标题是:

    「Class某女星和孟姓小鲜肉共度一夜后,共同驱车前往机场,疑似秘密恋情曝光」

    照片里面的女人穿着黑色套头卫衣,运动裤,脸被大口罩遮了大半,鸭舌帽又压了半脸,照片像素又渣,完全看不清。但那孟姓小鲜肉的半张侧脸却照得真真的。

    赵琪琪先开口:

    “孟伽?”

    “妤姐?”

    外人认不出来,但Class几人三年来经常在一块,哪里还认不出来这是苏妤。而且这件卫衣Class每人都有一件。

    “他们俩怎么会在一起?”赵琪琪奇怪地道,“孟伽不是喜欢双姐么?那时候为了要双姐的微信,还陪着我玩了好久的农药。”

    “对啊,星梦庆功宴的时候还为了双姐和翟先生打了一架。”

    三人里最稳重的范清也奇怪。

    她拿出手机,先给沈双打了个电话,沈双手机关机,打不通,她就又给赵奇闾打了个。

    赵奇闾态度不错,不见紧绷:

    “没事,我已经跟孟伽经纪人联系过了,我们打算把这件事炒一炒……证据?证据有,等热度最高的时候再放,放心,没事,一个公司有点合作,住一家酒店出席一个活动有什么稀奇……有监控录像的……对,你们把心放肚子里,倒是年底的演唱会,一定要重视起来……双儿的舞,你们那天都看到了吧?她那么忙,却一点功夫都没耽误,你们得舞练到那种熟练度才可以……舞台上可是没机会给你们NG的,要让身体熟悉每一个动作,形成肢体记忆……”

    范清“嗯嗯嗯”,等挂完,对着两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笑:

    “没事,赵哥让我们加把劲,把舞练到跟双儿差不多。”

    毛小艾哀叹一声:

    “赵哥说书呢?外行人哪里不懂,这舞蹈啊,分级数,有的怒努力能赶上,有的怎么赶都赶不上。咱双姐那是一般人吗?她就是天生吃那行饭的,有灵性,不然哪来那么多事业粉……还记得那编舞老师怎么说吗,说我们是四个匠器拱了一个艺器,平端埋没了艺器……”

    赵琪琪“恩”了声,范清也低着头,过了会,拍拍手:

    “来吧,洗洗,去公司练习室。”

    “跟不上,也得做匠器的巅峰啊,练熟了,不出错,最要紧的是,琪琪,少看书,看看你那黑眼圈……”范清转告了句话,“赵哥说,演唱会上要掉链子,就把你所有的书都没收。”

    “不要啊!”

    赵琪琪哭丧着脸。

    毛小艾和范清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

    “行啦,就是不知道双姐在那边怎么样,应该玩得挺开心吧?” .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