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重生后我回苗疆继承家业 > 第289章 番外六

第289章 番外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为什么村落中会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当巫嵘进入村落, 看到那个躺在手工木质摇篮里,嚎啕大哭的婴孩时,就连他也有一时的怔愣。一手托着喜服, 巫嵘一手悬起婴孩,正要仔细打量。但就在这时——

    “谁在那里!”

    厉呵与毫不掩饰的敌意从门口传来, 攻势裹着锐风骤然攻向巫嵘后心要害, 却在靠近前便彻底失效消散了。巫嵘觉察到门后那人的急切担忧的目标是他手中的婴孩,估计是误会了什么。果然, 当巫嵘将婴孩随手抛给门口那人时,他下意识散去了攻势,将婴孩抱在了手中。

    奇异的是, 哇哇大哭的孩子在被他抱在怀中时立刻不在哭泣,而是咯咯笑出了声来, 亲昵向他怀中钻去。下一刻傅清南出现在了巫嵘身边,目光一扫巫嵘手里喜服,立刻知道巫嵘是为了什么而来, 傅清南眸中难道多了几分不好意思,他握住巫嵘的手,低声道:

    “我马上就会回去……”

    谁知道巫嵘眉心一皱,反握住他的手, 悉心感应,然后再望向被门边那干瘦老人警惕抱在怀中的婴孩,若有所思。

    “原来你是为了这件事停留。”

    巫嵘也生出几分兴致,手一招, 原本被老人紧紧抱在怀中的婴孩又到了他的手中。老人一见眉峰当即竖起,漆黑怨念浮在脸庞,竟有几分似鬼非人的意味, 燃烧着幽绿狐火的式神愤怒咆哮,毫不犹豫就要冲向巫嵘,却在半途中被一道无形的墙阻拦。

    “鹤田住手。”

    傅清南轻喝道,长袖一甩便令一人高的狐火式神缩到巴掌大小,火焰熄灭,回到了老人手中。

    “巫嵘没有恶意。”

    “哼!”

    傅清南的话虽让老人不再攻击,但望向巫嵘时目光里的敌意丝毫未减,干瘦的脸上神情变化,时而狰狞时而平静,似是在努力压制着什么,但终究是狰狞的时候多,平静的时候少,尤其是看到巫嵘将一金色的光团强塞入婴孩口中时,更是差点再次爆起,连普通话都不说了,蹦出一连串的日语。

    “他喂给荒生的,是能让他身体好的东西。”

    傅清南听懂了,同他解释道。而巫嵘在将光团喂给婴孩后,对他失去了兴趣,随手将他交给傅清南。傅清南再将婴孩抱给安倍鹤田。孩子再归于手中,像是怕再被巫嵘抢走似的,安倍鹤田立刻离开了这个房间。从半开的门缝向外看,能看到除他之外还有几个人守在门外,只是没有进来。

    “含有混乱之力的婴孩,有趣。”

    被傅清南拉着坐下,巫嵘手指微动,淡金色的秩序光芒在他指尖凝聚,凝成婴孩的模样。

    “可惜不算是你的混乱之力,否则倒可以称得上是你的孩子。”

    “不是我的孩子。”

    差点还没经历繁衍过程,就先当上爸爸的傅清南脸色有点黑。却在望向巫嵘张合嘴唇时略有些失神。到底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傅清南搂住巫嵘俯下身去,将三秋欠下的亲吻都补了回来。这世界上你找不到一个比傅清南更守礼的人,即便是情到浓时他也没有对巫嵘做更过分的事情,充其量只是两人的衣服都有些凌乱而已。吻痕也只停留在锁骨往上,没有再向下的痕迹。

    一吻终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时才能感受到这个偏僻村落与正常人类村庄的不同点。没有鸡鸣狗叫,也没有亮起的光芒,整个小村黑漆漆的,没有半点人生人气,像是搁置尸体的义庄一样。

    这种诡异氛围倒是没打扰到坐在床上的两人,没有动用力量,傅清南蹲在巫嵘面前,亲手认真帮他整理好了凌乱的衣服,这才接着说道:

    “荒生的情况不是很好。”

    “留着那种混乱力量的血液,仍能保持人形已经不容易了。”

    巫嵘道,他微抬下巴,看着傅清南细致为他整理领口,抚平每一道褶皱,眸色渐深。在傅清南整理好一切,准备起身时,巫嵘伸手一拉,在傅清南略带无奈的目光下,两人再次吻在一起,难以分开。

    第一眼看到这婴孩的时候,巫嵘就知道了他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混杂着人类与天族血脉的婴孩。

    或许并非是通过自然方法孕育的,而是某人将天族与人类的血脉融合,试图以人类血脉中的秩序力量中和天族体内的混乱力量。但和天族相比,人类体内的秩序力量实在太低了,用这种办法制造出的婴孩恐怕在刚诞生的时候就会化作一滩烂泥,连神志都不会生出。

    偶尔有能保持正常的,却也因为体内的秩序力量全用在中和混乱力量上,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在体内作战,导致婴孩无法正常长大。他不会饿,不会渴,不会长大,也不会死。

    就像怪物一样。

    这种的怪物不算天族,自然不会随着天坑自我封印而被封印。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出来,被捡到了这里。

    “喇嘛他们在这里建村的时候,鬼獒嗅到了地下有东西。”

    西玛嘉措等人正在七大天坑与人间的交界处建村,培养这种婴孩的地下基地建立在交界处也是应该的,毕竟这婴孩不能算是人类,也不能算是天族。

    只能算是交界态。

    “基地废弃很久了,里面只有荒生还活着。”

    婴孩体内流淌的混乱之力来自上一任,赐给天族混乱祝福的混乱。并非是傅清南,所以巫嵘刚才才会那样说。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婴孩,出手压制了他体内的混乱之力,这样一来他就能正常生长了。

    但不知道婴孩在灵魂方面究竟算是人族还是天族,人族还好,如果是天族的话,新的灵魂树还未诞生,没有灵魂的婴孩只会是个傻子。

    巫嵘只是在思考混乱创造生灵的可能性,毕竟现在傅清南是混乱了,至于那婴孩未来究竟会如何,他并不在意。但他却发现傅清南有些沉默,似是仍在想那个孩子,半晌后才听他轻叹道:

    “喇嘛他们该是想到了薇薇安和利奥。”

    薇薇安并没有留在这里,她消失了,有人说她是死了,也有人说她自杀了。傅清南他们知道薇薇安并没有自杀,也没有死。但她确实无颜再面对旧日的同伴。

    在知道利奥是天族后,在知道自己被大天坑之力同化,教皇与无数骑士因她而死的时候。

    薇薇安在帮同伴们建好村子后就离开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那里,除了利奥外,也没人会去找她。每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停留在这个村子的英雄们也未见得有多想活着。

    他们只是在自我封印,在等死而已。

    但荒生的出现,却给村子注入了新的活力。巫嵘在村外看到的菜田,被鬼獒放牧的鬼蜥蜴,都是婴孩到来后村子的改变。而现在,巫嵘出手压制了婴孩体内的混乱之力,让他能正常成长,也会正常生病虚弱,眼下无人知道这个婴孩的未来是什么。

    是病死在荒村,或是长成朝气蓬勃的青年,一切都是未知的。

    但总归,属于英雄们的时代已经落幕了。

    早就落幕了。

    “你打算邀请他们参加婚礼吗?”

    巫嵘不喜欢傅清南脸上类似怅然的神情,直接道,如果傅清南想要,他有无数办法让这些人连同那个小婴儿出现在他们的婚礼上,简简单单。但傅清南却没有犹豫,只是摇了摇头。他缓缓呼出一口气,像是终于放下了什么,眼睛都更加明亮了些,犹如黑夜中的寒星。

    “不必了。”

    傅清南重复道:“不必了。”

    就让傅大宗师的名号与昔日同伴们一起留在荒村吧。

    他作为傅大宗师太久了,现在一切结束,新的时代开始,他将只是傅清南。

    属于巫嵘,也拥有巫嵘的傅清南。

    “我们走吧。”

    傅清南握住巫嵘的手,与他额头对着额头,四目相对,眸中尽是柔情。

    “去我们的婚礼。”

    属于他们两人的婚礼。

    巫嵘与傅清南的婚礼格外盛大,酒席摆了九天九夜,正摆在人间与新鬼域的交界处。无数人想瞻仰傅大宗师与最强鬼王巫嵘,成千上万的人涌向那里,不仅有强大的猎杀者,还有嗅觉敏锐寻觅商机的商人。他们早发现人族与鬼族间的关系早不如之前那般剑拔弩张。

    说实话,大家生前都是人,死后都是鬼,又有什么区别呢。

    既然人族与鬼族间的仇怨纠葛终将消泯,双方必将展开新的建交,这场傅大宗师与鬼王巫嵘的婚礼正是个绝好的契机,谁能抓住这个机会,就有可能在风口上飞起来,积累偌大的财富。巫嵘与傅清南本来为了方便,选定的结婚地点并不是龙虎山,也不是鬼国,而是人类安全区与鬼国交界处的荒地。

    但无论是红袖还是凌云上人陆上将等人,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会将他们两人的婚礼变得格外盛大。那片荒地在他们结婚时,已经建成了一处小镇。婚礼双方的不同身份,小镇中既有人类,也有鬼怪,虽然发生了不少冲突,但全都第一时间就压制下来了,混乱没能升级。

    这成了人类与鬼混杂生活的第一处小镇,从这往后,人与鬼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多,双方也终于不再像之前那般频繁战斗,而是和平发展,努力变强。

    毕竟天族不知何时就会解封,在这之前,无论是人还是鬼,都得变得更强才行。

    这些都与巫嵘和傅清南无关了,两人只在婚礼当天出现过一面,随后便消失了。巫嵘不喜欢过于吵闹的地方,他的需求很低,要的只是间舒适的,没有别人打扰,只有他和傅清南的房间而已。

    但从某个方面来讲,巫嵘的需求也真的很高。

    他和傅清南之间没有什么新婚第二天,新婚第三天,新婚第四天……之类的说法,因为这些天他们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傅清南的童子功终于大成,极少的休息时间里,傅清南偶尔会庆幸自己得到了混乱的力量。这不只是与巫嵘并肩站立的问题,还涉及到一些男性上的尊严。

    虽然有时巫嵘主动坐上来的感觉也很好,但如果不是巫嵘为了体贴他,担心累到他,那就更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日清晨,傅清南睁开眼时发现外面天光已经大亮了。他原本养成的,每日四点起来练剑的习惯,已经在这几天不知丢到哪里去了。傅清南望向身边的巫嵘,难得这次他仍在睡觉,双眼闭合,身上还有点点昨夜留下的痕迹。

    其实到了他们这个实力层次,睡眠只是习惯而已。在傅清南醒后不久,巫嵘也醒了。继承了混乱之力的傅清南确实厉害,巫嵘没想到自己还有能感受到浑身酸痛的时候。没有急着用力量消去酸痛感,巫嵘睁开眼,看到傅清南正注视着他,一贯梳好扎紧的发丝披散着,眸光柔和,眼中唯有他的身影。

    阳光从背后映射进来,让傅清南笼在阳光下,看起来俊美又温暖。

    这让巫嵘难得想起了从前。

    “腰疼吗?”

    傅清南见他走神,下意识伸手过去,给巫嵘按揉腰部。揉着揉着两人就又吻到了一起,许久才分开。

    “我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巫嵘道,他亲吻傅清南的额头,这是不带□□的,却有些疼痛的吻,巫嵘咬在傅清南额心,像是要在那里留下自己的印记。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我为你取得名字。”

    炎。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巫嵘与傅清南初见时的事情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