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被迫嫁给了厌婚总裁后 > 053 你不就是绿茶表宋志斌么

053 你不就是绿茶表宋志斌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第六感好的不灵坏的灵。

    在我还在酒吧笙歌之时,陈福裳打电话向陈福宁诉苦,陈福宁听闻了我的壮举,拍着桌子大笑,然后将我的豪言壮举转述宋经年。

    另外,诚如陈福裳所说,在里惠子略施小技下,吴丽丽主动与她搭上了线,里惠子有钱有颜有资源,是座宝库,见风使舵的吴丽丽果断踹开我,奔向里惠子的怀抱。

    一场紧罗密网的报复,即将向我展开。

    酒吧打烊,我们意犹未尽的出了包厢,三个女人已经喝得七荤八素,崇青青似乎还断了片。

    宋志斌不放心,亲自将我们送回家。

    也不知是谁报的地址,是谁开的门,总之躺在熟悉的沙发上时,我脑子短暂清明了。因为我脸上有一只冰凉的手指,它在描绘我的眉眼。

    我睁着模糊的杏眼,瞪着宋志斌,“你在干嘛”

    宋志斌指尖点在我眉尾,“你当真不记得我了”见我没有反应,他又微微叹了口气,“罢了,对你来说,我确实是个微不足道的人。”

    我蹙眉,“你不就是绿茶表宋志斌么”

    宋志斌微顿,“绿茶,表”

    我嗯了一声,闭上眼睛,我真的困了。

    朦胧中我听到叹息声,“你真是忘记我了,唉,没关系,我记得你就好这些年,你身边发生了什么事,看起来过得不好今后,你有我了”

    我很想起问问我们之前有过怎样的交集,但酒精控制了我的大脑神经,我动不了,只想一睡了之。

    第二天醒来,感觉脑袋快要炸了。

    “呐,喝点柠檬蜂蜜水,缓解头疼。”黎艳递给我只杯子。

    我接过猛吸了口,“现在几点”

    黎艳从厨房探出脑袋,“快十点。”

    我唔了一声,进浴室洗漱,出来对她说,“我去趟医院,崇青青那边,你先照看着。”

    来医院,主要是为了缴第二阶段治疗费。

    我将就诊卡投进缴费窗口,里面的工作人员对我说已经预缴30万,不需要再缴存。

    “什么”我惊讶,“麻烦你再看看,是不是看错了”

    工作人员又看了眼,“没错,就诊卡里余额30万。”

    我愣住,这不可能啊。

    工作人员见我不信,将显示器转到我面前,“你自己看看。”

    我盯着那串数字看了看,又看了看,还真没错。

    “是不是系统出错或者你能查到缴存时间,缴存人是谁吗”

    见工作人员脸色不好,我忙解释,“美女,不好意思,实话跟你说,这钱不是我缴的,我想知道是谁帮缴,我好还给他。”

    工作人员听了解释,没再说什么,啪啪的敲击键盘,“是今天缴的,早上9点多。刷的是建行卡,我只能看到银行卡号的部分数字,不知道具体是谁缴纳。”

    原本想请工作人员去翻存根,但见她脸色不大好,就不好开口。

    “你们说的是今天预缴30万费用的大佬吗”旁边窗口的工作人员乙问。

    “可能是吧。”我不敢确定。

    “这事我最清楚,因为是我接待的。”工作人员乙笑,“我在医院上班这么多年,还没见过一口气存30万的人,所以印象特别深刻。姑娘,有这么个高大帅气多金的老公,你真是太幸运了”

    我一头雾水,“什么,老公”

    “对啊,那人自己说的呀。因为没有就诊卡,他只报了病人名字和就诊码,我问他病人跟他什么关系,他说是丈母娘。当时我还夸他来着,这世道哪个女婿会一出手30万救治丈母娘的。搞得我都想生个女儿,把他带回家做女婿。”

    “大姐,那人叫什么名字,你还记得吗”

    工作人员乙想了想,“存根签名时,他龙飞凤舞的,我只认得一个宋字。”

    宋宋志斌,宋经年,还是其他姓宋的人

    昨晚宋志斌对我说了些奇怪话,看起来我们之前认识,会不会是他

    我正想劳烦大姐帮我找找存根,宋志斌的签名我不熟悉,但作为宋经年的助理,他的字迹我很了解。

    “喂,前面的,你还交不交费,不交赶紧走,别耽误我们治病。”

    现在是就诊高峰期,后面已经跟了一长排队伍,我咬了咬唇走开。

    想了想,我转头去住院部找温明渊。如果温明渊办不到,还有齐倩如呢,齐倩如的父亲可是院长大人。

    “抱歉,温医生出国参加学术交流会,齐医生也去了。”护士站的小美女说。

    我掏出手机,给温明渊微信留言。估计是出现时差问题,留言如石沉大海,久久没有回音。

    我郁闷的将给温明渊和齐倩如的伴手礼托付给小护士,拜托她转交。

    “你是徐敏的家属吧”小护士叫住我,“徐敏第一阶段治疗结束,已经好了很多,温医生还没开始第二阶段治疗,她正在疗养,你可以去看看她。”

    我谢过小护士,匆匆赶去母亲的病房。

    不知是因为齐倩如的关系还是别的原因,母亲换了病房,从四人间换到了单人间。

    我去的时候她正在小阳台看书晒太阳,白皙小巧的脸在阳光下晶莹剔透,如果不是头上的白发出卖了年龄,别人还以为她三四十岁。

    “你这孩子怎么来了”母亲见着我问,“不是刚出差回来,要倒时差吗”

    我讶异,“你怎么知道我出差。”不是,我不是出差,是出国玩。

    母亲没有回我,捏了捏我脸,“还好,没有瘦。那人把你照顾得很好。”

    “那人”我一头雾水。

    “你还想瞒我”母亲瞪我,嗔怪道,“交了男朋友也不告诉,人家直接跑来医院,把我吓了一跳。”

    我刚想否认说没有,却见母亲脸上的喜悦,到口的话硬生生压了下去

    那位做好事不留名的大神,你到底是谁呀

    “你对他印象如何”我不动声色的问。

    “那孩子看着不错。要说缺点嘛,就是太帅了。”母亲嘴里不满,脸上带着笑,“不过还好,我女儿这么漂亮,能配得上。”

    我一头黑脸,你到底是夸人家呢,还是夸自己家。

    “就那双桃花眼,太多情,不好。”母亲又说。

    桃花眼很好,排除其他人,剩下宋经年和宋志斌了。

    “你问过他身世吗”我拿起刀削苹果,装作不经意的问。

    母亲开口笑道,“作为准岳母,那当然要问了,小于我管不上,你我总是要管的。”

    提到那个人,我们两个脸色变得暗淡。

    “你都了解了些什么”我转移话题问。

    “唉,也是个苦命孩子。他父母在他小时候离异了,父亲重组家庭。他现在在一家上市公司打工,薪资待遇还不错,在邕市有房有车了。”

    我默了默,这信息量挺大的,但还不能区别二人,不过能用打工这个词,也只会是宋志斌了。

    “都说有后妈就有后爸,那孩子我瞧着挺可怜的,你呀,收收心,赶紧跟人家领证结婚吧”

    领证结婚就这么,轻易把自己女儿卖了

    “妈,我还小。”

    母亲拍我手,“人家三十好几了,你可不能耽误人家。而且他孤身一人在外漂泊,迫切需要一个小家庭,给他温暖。”

    我终于意识到,我母亲被对方洗脑了,而且是很厉害的那种。我丢下水果刀和削得不成样的苹果,找了个借口逃出医院。

    坐上出租车,崇青青打来电话,说是在看办公楼,叫我一起去,参谋参谋。

    我让司机掉头,照着崇青青给的地址过去。一见面,她和黎艳都在,还有宋志斌。

    “今天不上班”我问。

    宋志斌点头,“今天休息,明天再销假。”

    果然是他,我松了口气,同时又有点小失望。

    “谢谢你。”我诚挚道谢。

    宋志斌愣了一下,似乎又想到什么,“不客气,其实我很乐意。”

    我有点小小尴尬,扭开头,对着崇青青,“你们看了几处”

    “这是第一处,后来还有四套。”崇青青说。

    后面的时间都在看房,看完五套下来,夜幕已经拉开,人也累趴了。

    我的小租屋里,大家用过晚餐后,窝在沙发上讨论。

    我心里装着事,对讨论没怎么上心,惹得崇青青有点上火。

    “李释,你说说,你中意哪一处。”

    我收了心,“我比较看好第三处,就是独栋房子那套。不在闹市区,周边环境幽静,考虑到保护客户隐私,比较合适你工作室的性质。缺点是业主整栋出租,租金价格整体会贵,同时装修上也花钱多。”

    崇青青点头,“钱不是问题,姐不缺钱,所以不构成缺点。行了,就那里吧”

    我心情如同大赦一般,勾上拖鞋起身。

    “喂,你去哪”崇青青勾我肩,“黎艳已经答应加入我的工作室,你呢,什么时候过来”

    我推开她,“我现在做的好好,没想换工作。”

    “切,你看吧,用不了多久,你就打脸了。”

    第二天,去到公司,我窝着火,在心里谢谢崇青青的乌鸦嘴。

    这天上午,公司忽然召开中层以上扩大会议,原本会议记录是由王友明做的,但是林聪却安排了我过去。

    进会议室时,我碰见吴丽丽和里惠子,正当我疑惑不解时,吴丽丽红口白牙对我笑,“李释,你要倒大霉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