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不让江山 >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该怎么感谢你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该怎么感谢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马车里,羽亲王轻轻的叹了口气,看向曾凌说道“琢儿还是太意气用事了些,年轻的时候意气用事没什么,这一点和我年轻时候也很像可确实差了些火候。”

    曾凌笑道“夏侯他和王爷的经历不一样,王爷那时候都靠自己,现在夏侯能靠王爷,我记得王爷说过,那时候王爷可比夏侯艰难的多了。”

    羽亲王笑了笑道“这样说似乎也有些道理。”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可是做事哪有做一半的,一己堂里剩下的那些人都是什么人一群命不值钱但还肯亡命的凶徒。”

    曾凌道“夏侯这事做的确实不够好,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历练,他知道王爷的处置后,应该能有所悟。”

    羽亲王道“他也不想想,这些亡命徒已经被逼到这个地步,但凡其中有一人不服气,或者觉得自己生路已经被断,便会铤而走险,有一人活着,都是隐患,斩草除根这种事,他总是学不会。”

    曾凌笑道“不过这样一来也好,王爷正好借助此事立威现在和过去已经不一样,王爷的势已经在逐渐起来,也到了必须起来的时候,城中有些人还在摇摇摆摆的观望,借着这件事,那些观望的人难道就不怕”

    羽亲王道“知我者莫若曾凌。”

    曾凌微微颔首道“我是跟着王爷这么久学来的。”

    羽亲王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那你学的不错。”

    曾凌心里忽然紧张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看羽亲王的脸色,却见羽亲王并无什么异常,心说以后自己要小心了,有些话可不能放肆的说。

    “把消息放出去。”

    羽亲王闭上眼睛后说道“一己堂已经没有人了,咱们怎么说了怎么算就说一己堂暗中和叛军勾结,我儿夏侯意外探知真相,一己堂竟然约我儿到一己堂里去,试图灭口。”

    曾凌点头道“是,我一会儿就派人把这口风放出去。”

    羽亲王嗯了一声“让武备军将军姜然来见我。”

    曾凌就知道这事没那么容易结束,姜然是他的人,算是他的半个亲信,虽然不是从一开始就带着的老人,可也已经用的顺手了。

    羽亲王因为这件事要打杀威棒,不仅仅是一个小小的一己堂,光靠一个一己堂立威

    那可远远不够,若是动了一个武备将军,城中还在观望的那些大家族也就都明白怎么回事了。

    之前的时候,羽亲王做人做事都略显低调,可是现在不一样,他要谋大事,要化家为国,那么就得让冀州城里的人知道现在是谁真正做主。

    实时变化,莫过于此。

    曾凌心里有些憋屈,可也只能忍下来,羽亲王也是在借着这件事告诉城中所有人,他这个节度使并不是做主的那个,你们看,我连节度使手下武备将军都办了。

    可是曾凌这憋屈并没有多严重,他也不觉得难以接受,羽亲王要借着这件事立威,他要借着这件事对羽亲王表忠心,各取所需而已。

    “我会让姜然尽快到王爷面前伏罪。”

    曾凌试探着说道“晚上,我再约那些还没有表态的人吃个饭”

    羽亲王点了点头“吃饭的时候让他们知道,我正在别的地方和另外一批人在吃饭。”

    曾凌了然,点头道“明白。”

    他问羽亲王道“夏侯那边,要不要让他回王府来见见王爷”

    “不用了。”

    羽亲王道“我不会真的去和谁吃饭,显得我故意放低姿态似的,我今夜去他母亲那边看看,也许会住在那边,你把护卫安排一下。”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道“王妃家里还用的到,所以我暂时还不能给夏侯母亲正妻的身份,若我只是个寻常人也就罢了,给个正妻又如何可我不是宇文家的势,我还得借,将来等我真的能化家为国,皇后之位,终究会是夏侯母亲的。”

    曾凌连话都没敢接,有些话是不能胡乱接的。

    李丢丢家里,门外的敲门声有些急促,但从敲门的手法上来看是自己人。

    这种敲门的方法现在知道的一共只有五个人,长眉道人,李丢丢,夏侯,燕先生,还有新来的余九龄。

    燕先生昨夜里并不在这,他回书院那边看了看,已经多日没有回去,家中也许打扫一下,毕竟快过年了。

    一早回来就听说了昨夜里的事,他也跟着无比的担忧。

    听到敲门声是自己人,燕先生距离门口最近,快步把门打开,余九龄一闪身进来了。

    李丢丢见他回来连忙问了一句“云斋茶楼那边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

    余九龄道“你交给我的事,放心,我怎么会办不好呢”

    李丢丢道“把他们安排在何处了”

    余九龄回答道“孙掌柜在城中还有一个宅子,是他们夫妻买了来备用的,从没住过,也没别人知道,孙夫人说那边安全,我就他们直接送过去了。”

    李丢丢问道“孙掌柜那爱钱如命的性子,居然也这么爽快就同意了。”

    “没。”

    余九龄道“我去的时候半路上就想着,你说孙掌柜爱钱如命,关门一天他都不舍得,这样的人要想说服他一定很难,而事情又那么紧急”

    李丢丢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余九龄道“我多聪明啊,所以我一进门,二话不说,直接把孙掌柜给打晕了。”

    李丢丢一捂脸。

    余九龄道“结果把孙夫人吓了一跳,她捂着肚子说她已经有了身孕,别劫色,家里有钱都给我我一看这要是把人家吓坏了可怎么办,连忙解释说是你派我来的,是你让我把孙掌柜打晕的。”

    李丢丢捂着自己脸的手,啪啪拍打自己的脑门。

    余九龄道“孙夫人可好说话了,她一听说是你让我打的,立刻就放松了,捧着肚子的手都松开了,说那没事还说小舅子让人打姐夫,正常。”

    李丢丢道“人没事就好。”

    正说着,外边又响起了敲门声,李丢丢过去把门打开,夏侯琢一脸笑容的出现在门外。

    夏侯琢其实一路上心情都不好,他不喜欢杀人,不喜欢学他父亲做事的那一套,可是他又必须去做。

    心情很压抑,在门开的那一刻,他的脸上就出现了笑容。

    他是一个做哥哥的人,小妹失踪了之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像是个废人一样,后来的吊儿郎当,也和小妹的失踪有直接关系。

    直到认识了李丢丢后,那种做哥哥的感觉又回来了。

    他小妹,也是那种臭屁臭屁的性子啊。

    所以有些时候他总是恍惚,想着是不是小妹已经不在了,李丢丢是她转世投胎的可是他知道这些都是胡思乱想,因为时间根本对不上,妹妹失踪不过几年,而李丢丢都已经十几岁了。

    “没事了。”

    夏侯琢在李丢丢肩膀上拍了拍,笑着说道“已经解决了。”

    除了李丢丢之外,院子里的人全都松了口气,长眉道人听到夏侯琢说都已经解决了后,直接一屁股坐在台阶上,那股绷着的劲儿总算是松开了。

    他当然知道这件事有多危险,如果不是夏侯去解决的话,一己堂的杀手就会无穷无尽的杀过来,直到李丢丢死。

    “你没事吧”

    李丢丢问夏侯琢。

    夏侯琢笑道“我能有什么事,我过去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解决了,简单的很。”

    李丢丢指了指夏侯琢衣服上的血迹。

    夏侯琢低头看了看,然后摇头笑道“打了一架而已,打架见血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我跟他们说,这件事得有个解决的方法,什么方法呢那就是和我打一架,我打赢了,这件事就此结束,你们赢了我,你们想干什么干什么。”

    他拍了拍李丢丢的肩膀说道“我是大展神威啊。”

    李丢丢站在那,看着说说笑笑的夏侯琢,忽然之间很想哭。

    这件事说来与他有关,可实际上又与他有什么关系呢他不知道许家会找人,也不知道杀手会来。

    在夏侯琢说他去把事情解决之前,李丢丢想到的办法是他杀进一己堂。

    可是夏侯琢来了,那种大哥的语气不容的他有丝毫的抗拒,而李丢丢在此时此刻才明白过来,自己竟然真的开始依靠夏侯琢了。

    这样不好。

    这样很好。

    “没事了。”

    夏侯琢道“那个闯了祸的王八蛋呢,我看看人在哪儿”

    七当家居然真的睡着了,而且睡的还很踏实似的,夏侯琢在院子里喊了两声,七当家披着衣服从屋子里出来,看到夏侯琢后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夏侯琢大步走到七当家面前,众人都以为夏侯琢最起码会骂他几句,毕竟七当家这事做的很突然,而且做完了就去睡觉了。

    “谢谢。”

    夏侯琢一抱拳“多谢你救我弟弟一命。”

    七当家有些懵,他忽然间觉得,这个院子里的人,和他以前认识的绝大部分人都不一样,这种感觉只在大哥虞朝宗身上感受过。

    所以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些人这些人都不正常吧

    就像是大哥虞朝宗那样不正常。

    在当下这个人吃人的环境中,还有他们这样一群不正常的人凑在一起,这是更不正常的一件事。

    如果这些人都能在燕山营就好了,那样和大哥一样的人就多了这么多,燕山营里那些勾心斗角,那些尔虞我诈,也就会少很多吧

    他不爱与人交流,不爱说话,是因为整个燕山营里他觉得唯一值得他说话的只有虞朝宗。

    剩下的人,全都是各怀鬼胎。

    “不不客气。”

    七当家好一会儿后才回了三个字。

    夏侯琢笑道“你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说。”

    七当家又愣了好一会儿,然后问“什么都行”

    夏侯琢道“什么都行。”

    七当家道“那你能不能帮我去买一套衣服,还有内衣裤,我现在穿的是李叱的,有些紧。”

    夏侯琢点头“没问题不过,你的意思是,他小”

    七当家沉默片刻,总算是略显圆滑了一回,没有直接说是的。

    他回答“反正是勒的慌”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