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都市小说 > 逼良为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招兵

第一百四十六章 招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晋皇听到这个,不禁陷入了沉思。

    胡家的势力过于庞大,而成王之子李延师确实是个练兵好手,同时他也是个打仗的能手。

    当年,他率领晋军,和秦军在黄河一带交战的时候,就用计将秦军的主力从黄河对岸骗了过来,从而在黄河边上埋伏杀掉。

    二郎有从军的经验,但那也是十岁时候的事了,而且,那时,他也只是通过的皇室宗亲的身份,带着一百个亲兵,随便瞎逛而已。

    当时,记得他随意屠杀平民,差点因此而被太师李延护拖出营房斩首了。

    二郎没有任何练兵经验,何况他如今记忆全失,就算记得些什么,也于事无补。

    所以想要争过胡皇后她们,恐怕很难啊。

    感受到了晋皇的愁绪,李浪在旁说道“皇兄,且放宽心,正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没有试过之前,谁也不知道到后面鹿死谁手啊。”

    云国公惊讶地看着李浪,他发现这个襄王,不论做什么,都有一些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呢。

    不过话说回来,襄王殿下,每做一件事,在大家都觉得要失败,不可能的时候,都能带给人一个个的惊喜。

    或许,他真的深藏不露呢。

    晋皇道“二郎啊,这次又要让你难做了。”

    “这是臣弟应当的。”

    李浪作揖说道。

    晋皇点了点头,笑着看了看云国公,忽然说道“云国公就要远行了,朕今日叫你过来,除了和你说这个练兵之事外,还有一个,就是在大明宫里,摆宴给云国公送行。”

    云国公听到这个,赶忙下拜道“这个,臣不敢当。”

    “没什么不敢当的。”

    云国公的送行宴会,在大明宫里举行。

    而来参加宴会的,除了朝中的几个重臣外,跟云国公亲近的人外,就是和李浪相熟的那几个刑部官员了。

    宴会在晚上举行,这场宴会没有多少人出席,办的也相当冷清。

    胡皇后那边似乎已经知会了其他官员,谁敢参加皇帝举办的这个宴会,就是跟她胡家过不去。

    然而,作为这场宴会主角的云国公,却因为这场宴会,对晋皇的忠心度竟加强了不少。

    怎么说这也是为他举办的宴会嘛。

    宴会上,李浪除了跟云国公和皇帝喝好吃好外,关注最多的就是云秀了。

    当时,云秀和他坐一张桌边。

    两个王爷王妃,差不多有十天没见面了。

    宴会之上,李浪一边默默喝着酒,一边握紧了云秀的手。

    云秀对李浪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人。

    有云秀,就相当于有了云家这个大靠山了。

    云家,云国公对李浪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在这个除了刑部外,已经没有其他人支持他的朝堂上。

    只可惜,李浪因为和胡皇后,昏天黑地后,一直没能恢复精力,不然,他都打算在云国公走后,就和云秀发生一些不大好为外人知道的事情。

    宴会一直持续到了午夜,才算结束。

    李浪回去后,其他事情都没再去管,只等着第二天,皇帝发布李浪主持训练新兵的事情。

    等到了第二天,议政殿的朝会上,当晋皇提出这次晋国灭了宋国后,兵力不足,需要增加兵源,而让襄王李延信主持练兵计划的时候,果然胡维他们就提出了意见。

    胡维在朝会上说“陛下,襄王殿下虽然懂办案,懂算账的事情,可他根本没领过兵啊,让襄王领兵,那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胡维的话,晋皇自然不愿意听。

    许多站在晋皇这边的人,都选择了沉默。

    整个议政殿陷入了一场尴尬之中。

    这时,有官员出班奏道“胡尚书,此言差矣,凡事有能,有不能,襄王殿下屡屡给陛下制造出奇迹,怎么能说他不能练兵呢或许,襄王殿下知道怎么练兵,只是以前没有给襄王练兵的机会。”

    听到这句话,晋皇的脸色稍微有了好转。

    对此,李浪并没有说话。

    胡维自然知道用嘴皮子不可能让晋皇打消自己的主意的。

    这时,他的眼神往边上的人一看,那个人便出班说道“陛下,练兵之事,事关重大,臣以为襄王确实缺少这方面的经验。”

    “是,郑大人所言极是,臣以为练兵,可以让成王之子李延师出马,李延师有带过兵的经验,比太师,比云国公都不遑多让,有他练兵,必能给陛下练出一支精兵来。”

    刚才的官员说完,又有官员站出来给胡维他们说话。

    显然,胡维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

    晋皇没有说话。

    很快,议政殿又陷入一股奇异的安静。

    张阁老就在这种情况下,走出来向晋皇道“陛下,两边既然都争执不下,臣以为不如这样,让襄王,还有郡王,都来练兵,给他们三个月的时间,练出一千精兵,等三个月后,时间一到,让襄王和李郡王,将自己手上的兵拿出来,比一比,让陛下看一看,看谁练的兵,才符合精兵的标准,陛下,以为如何”

    晋皇没有说话,胡维却说道“张阁老所言甚是,陛下,臣同意让襄王和李延师比试。”

    “臣也一样。”

    “臣也一样。”

    “臣也觉得张阁老说的不错。”

    很快,张阁老的话音刚落,朝堂上的臣子们都异口同声地同意了。

    晋皇见此,便乐了,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晋皇说道“好,就按张爱卿说的办吧,襄王,李延师,你们二人可有什么疑问可有什么不服呢”

    李浪听到这个,连忙站出来道“陛下,臣弟没有异议。”

    李延师在李浪说完后,同一时间说道“是,臣也没异议。”

    晋皇点头说“如此正好,给你们两个三个月的时间,给朕,给晋国练出一千兵来。”

    “是”

    “是”

    李浪和李延师异口同声地说道。

    在他们都同意了这个比试约定后,晋皇还提出了练兵时,必须注意的事项,不准他们在练兵时,出现一些不公平的事情。

    对于晋皇的话,李浪和李延师自然没有异议,胡维他们也没有异议。

    议政殿的朝会,似乎就在一股和谐的氛围下结束了。

    李浪结束了朝会,自己就一人往襄王府而去了。

    羽林卫的人选,晋皇自然会派人去给李浪选,并不需要李浪操心。

    当李浪回到王府,白如玉和黑齿熊之便出来迎接他了。

    白如玉有点激动,他知道李浪将要练兵的事。

    然而,李浪看着眼前的两个侍卫,去说了待会儿要去南面的城门,去给云国公送行一事。

    李浪的准岳父,在进京不到半个月后,终于准备前往刚刚收复的宋国土地了。

    城南门口,云国公在收拾好行装,准备出发之前,晋皇带着一干文武,都到了城南给他送行。

    李浪自然也在队列之中。

    云家家主,如今被封为宋国公的云信,正英姿勃发地和晋皇攀谈着。

    站在很远的胡维,看着云国公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因为自己的儿子,虚阳侯胡喆,才导致了今天这个局面,本来云信云国公是他们最有力的臂膀啊。

    他一边感叹,一边却看见离云国公不远的李浪,手里正拿着周太祖留下了的遗物之一手机,在录这场君臣分别的场景呢。

    李浪将这段视频录下来,自然是要给待在皇宫里,不能出来的云秀看了。

    这也是他准备送给云秀的礼物。

    当送完云国公后,皇帝才摆驾回宫。

    李浪也就在回王府的途中,见到了从兵部而来的官员。

    这个官员,正是奉了晋皇的命令,来王府找李浪商量练兵的事宜。

    所谓的练兵,无非就是招募十二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健康男子。

    而李浪对这个招兵,却有自己的要求。

    当将兵部的官员请进王府前厅,李浪就和他表明,自己招的兵,必须都是老实人,除了是老实人外,李浪还要她们能开两百石的弓。

    这个招兵的方式,兵部这名官员从来没有听过。

    李浪其实也没有听过,他是按照云国公给他的这本练兵手册上来要求的。

    兵部官员,虽然不懂李浪的用意,但还是遵从了他的安排。

    招兵的地方,在城南的一处军营了。

    兵部官员,在和李浪商量好了招兵的一些注意事项后,便派人在京城的四个城门口,张贴了招兵的告示。

    同一时间,成王之子李延师,也在和兵部的来人商量招兵的方式后,让兵部之人,前去张贴告示了。

    他的招兵方式,倒与李浪不同,他是不论什么样的人,只要想来当兵,都可以进他的兵营。

    李延师,在战场上,也是打过几年仗的,对练兵一事,自然要比李浪这个从来没有练过兵的人熟悉了。

    而他还长着一双能看出,你是不是兵中苗子的眼睛。

    可以说,和李延师比练兵,李浪简直就是蚍蜉撼大树,不自量力了。

    胡维对此次的比试,信心还是十分大的。

    要知道,除了李延师外,胡皇后还将羽林军里,最会练兵的将军送到了李延师的军营中。

    而给晋皇的两个练兵教头,都是羽林军中最嘴没用,最嘴边缘的人物了。

    两家同时练兵,这倒给京城中的一些吃瓜群众们,多了一个大瓜可以吃。

    许多赌坊,都开始下赌注,押襄王,或者押李延师,会赢得此次练兵的胜利果实。

    而京城好赌的百姓们,很多都选了成王之子李延师,对于李浪能在短短三个月内练出一支精兵俩,并不看好啊。

    除了百姓们不看好,朝中的许多大臣也不看好。

    就比如春闱刚刚结束,还在贡院里参与阅卷的主考官赵义,就写信给李浪说,要他好好物色几个练兵的猛将,不然就真的要输给李延师,输给胡家了。

    然而,李浪却不在意别人的风言风语,就连赵义的信件,他也是丢在一边。

    整日里,和白如玉、黑齿熊之两个,带着晋皇刚刚从羽林军里给他挑来的两个禁军教头一起,在军营之中,挑选老实又有力气的成年男子。

    晋皇派给李浪的两个教头,一个长得浓眉大眼,一个却有一颗像豹子一样的头颅。

    看着这个长着一颗豹子头,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忧郁,名为林豹的教头时,李浪差点以为这个人和水浒传里的林冲有什么关系呢。

    而这个林豹,虽然是羽林军的人,但他并没有对李浪表现出任何不满的情绪,反而和另外一个教头,十分认真,十分负责地对待这次的招兵大事。

    李浪问了白如玉,他担心这两个教头,是不是在故弄玄虚,是不是演戏给他看。

    然而,白如玉还没说话,一旁的黑齿熊之却信誓旦旦地对李浪说道“王爷,另外一个教头,属下不敢打包票,这位林教头,属下却早有耳闻啊,此人武艺高强,可确实一根筋,在羽林军中,并不受同僚的喜爱,他们把他当作了边缘人对待。

    但请王爷放心,此人不论做什么事情,只要是上头交代下来的,都能任劳任怨地干下去。”

    原来如此,这也是一个老实人啊。

    坐在帐房里的李浪,看着前面不远处,正在给进军营的每个男子登记的林豹,心里有了那么底。

    正当林豹和另外一个教头在军营里招兵时,有一个背着长枪,从北面而来的年轻人,从外面径直走了过来。

    当他走到登记处,将长枪放下的那刻,林豹便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他,问道“你是何人,从哪里来,家住哪里,今年多大了”

    那个年轻人,看了看林豹,而后又往军营中端坐在正中央的李浪瞥了一眼,而后道“小人木吉,乃石元洲,襄平镇人氏,今年十八岁了。”

    “十八岁”

    林豹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叫木吉的少年,他发现这个少年,前庭饱满,两只眼睛炯炯有神,手臂上的肌肉也十分发达,一看就是一个练家子了。

    而且他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躲闪。

    看起来,也不像在市井之间,打架斗殴的那种泼皮破落户。

    总而言之,林豹十分欣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他知道身后的那位襄王殿下,将招兵的重任全部交给了自己,便明白自己的责任有多大。

    他看了木吉好一会儿,才说道“嗯,留下你的住址,明天就可以来报道了。”

    木吉看着林豹,抱拳说道“多谢这位军爷,小人今天刚刚进京,别无他去,就住在城南的破庙里”,,网址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