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死对头总想拉我进棺材 >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五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翡翠内海岸边,巫妖离开了,朕敛起习惯性的笑意,他看着包围翡翠内海的红月王城,脸上没有多少表情,他喃喃地陈述着自己从红月王城中读出的故事,

    “上弦月,一位强大之人到来了,他订立了一个倒计时。”

    “满月,强大之人的眷属们到来了,参与进这场可怕的独断的游戏。”

    “下弦月,已经没有拯救的必要,到处都是沦陷的阴影,没有敌人,没有朋友。”

    “最后是,无月的朔月”

    他站起来,在翡翠内海旁边走了几步。魂蝶浮沉捕食,蓝色的魂火倒映在他露在符纸之外的黑眸之中,一闪一闪。

    他轻声问道,问那个不在这里的人。

    “你又经历了些什么呢,阿雷西”

    戏剧结束于雷鸣般的掌声之中。

    虽然是全息投影,没有演员上台谢幕,但是很多人还是自发站了起来,拼命鼓掌,表现自己的感激和感动。他们感谢瞳能将这样一部传奇的戏剧带到万年之后复现,也感谢万年之前那个荣耀的剧团,能够演绎出如此美妙的作品,更别说,上个纪元远没有现在这样发达的影视技术,那些演员却能够使观众如临其境。

    阿雷西欧也是鼓掌的一员,不过他的鼓掌比起旁边单纯的观众,要更多一些感慨。这部戏剧在他漫长的生命当中也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每当赞颂繁星的旋律响起,他总能想起他与神经病度过的每一年狂欢节。

    现在的神经病应该恢复了相关的记忆,阿雷西欧甚至会想,如果神经病的记忆能停留在当下就好了,这样一来就没有之后的

    他任由身边的圣者将他带出退场的人流,狂欢节至此还不算完全结束。广场中央的舞台上即将选拔出今天的自由剧的胜者,花车已经逐一进场,零点还有全息焰火表演,他们也没有转完所有的摊位,焰火表演前的这段时间正好利用起来。

    “所以去再做个冰淇淋吗还是占卜”阿雷西欧把寄存的气球拿回来了,怕会飞走,就握住神经病的手腕,把线绳仔细的缠在他手腕上。

    鲁齐乌斯“”

    “你为什么不绑在你自己手腕上”

    阿雷西欧十分理直气壮。

    “你又不离开,绑你手腕上不是一样吗”

    然后他就能腾出手来尽情的玩了

    然而神经病却没有很快地怼回来,相反,他看着阿雷西欧,反倒是笑了。

    “好,我不离开。”

    他没有趁机狗一下阿雷西欧,反倒让阿雷西欧十分警惕。他犹疑地看了一眼神经病,总觉得对方在酝酿什么大招,然而看着看着,他反而忘记了自己一开始的戒备。灯火潋滟之中,圣者眼神纵容,无论是铂金色的半长发还是天空色的眼眸,这些浅淡的色调在灿烂的背景之中,好看得不可思议。

    也许这个评价充满了阿雷西欧的个人主观。

    花车游行开始,人流涌动起来,那些花车别出心裁的以万年前的重大历史事件命名,阿雷西欧本来以为自己会什么都不认得,结果一辆辆花车经过,他的眼睛越来越亮。

    “我知道这个这个异端组织是我们当初一起追查出来的。”

    “这个吟游诗人你果然还记得,他是第一个唱有关你的谣曲的吧”

    最后一个最巨大的狂欢节花车缓缓驶来,喷洒着全息的火光。人群发出惊呼,有一些胆子大的甚至伸出手,去触碰那些金色的绚烂的光焰,阿雷西欧也是这样做的其中一个。他胆子甚至更大,直接沐浴在光焰中,向花车上正在向外抛洒鲜花和糖果的人伸出手,眼神中明明白白写了,“给点糖”。

    盛装的花车志愿者“”

    他不得不给了阿雷西欧一大把糖,阿雷西欧转手就给了神经病,他始终记得对方喜欢甜这件事。

    看着阿雷西欧整晚都在殷殷切切的搜罗糖果塞进他口袋,宛如一只出去捕猎辛苦养家的猫猫,鲁齐乌斯忍了忍,没有让自己因为这个过分恰当的比喻笑出来。

    阿雷西欧怀疑的看着面无表情的神经病,他总觉得神经病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

    “今天像不像曾经的某个狂欢节”鲁齐乌斯岔开话题,带了点笑意,“虽然有一年你放了我鸽子,还传出可怕的死讯,但我更多的还是记得,第二年你就回来了,我们在狂欢节上再次相遇。”

    “我那时在摊位上定了一个很像你的小人偶,还没来得及拿起,你就来了,将人偶拿在自己手里。”

    “那是”阿雷西欧不愿神经病误会,“那是我跟西奥打了一架,很可惜,与上次被撕掉翅膀相比,我并没有太大的长进,只能先藏起来,免得被西奥杀死。”

    “伤得很严重吗”

    “还好”阿雷西欧不怎么记忆坏事情,“血族的生命力是很顽强的,找个地方躺半年,就又能出来跑跑跳跳。”

    圣者微微皱眉,对阿雷西欧的选择并不赞同。

    “你该藏起来,藏个上百年都不为过。”

    “莫非你喜欢被封冻吗”阿雷西欧问道。

    “并不。”

    “那不就结了所以我得醒着。”说到这里,他稍稍眯起了眼睛,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所以,就算你被初拥之后,也不用担心。我会与你一同睡去,一同醒来。你将是我力量的唯一延续,珍若性命的唯一后裔,就算你有一天厌倦了”

    阿雷西欧猛然发觉自己的措辞似乎有些过分缠绵,他立刻住了嘴,然而神经病不依不饶。

    “如果我有一天厌倦了”

    阿雷西欧瞪他一眼,不想回答。

    “到底怎样”鲁齐乌斯却不想这么放过他,“放我走吗”

    “你做什么梦从成为我后裔的那一天起,你的生命就不再归属自己了。”他停顿了一下,那句话有些羞于启齿,可看着面前的神经病,对方有着光明且凛冽的姿容,与已经身在黑暗的他对比,犹如一只马上要从他身边飞走的鸟。

    他于是深吸一口气。

    “从生到死,你都将属于我。”

    此时涌动在心底的,无疑是强烈的占有欲。阿雷西欧对权势没有过多留恋,对财富也全然无所谓,因为成为血族之后,世间的一切喜乐早已离他远去,他没有想要的,没有常人的欲求,所以就算后来击败了西奥,他也不觉得是什么伟大的功绩。

    因为没有意义,是否处于权力的巅峰,对他来说没有意义。

    于他而言,西奥的死亡,最大的好处只是让他更加自由了,再不会有人去干涉他的交友游荡和交友。可那个时候,狼人王离世,巫妖已经随亡灵之海谢幕,他所在乎的人和事纷纷离去,只剩下神经病。

    然而神经病最后也跟他闹翻了,阿雷西欧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去挽回,他也问过,然而神经病什么也不肯说。

    什么也不肯说,只会用那种复杂难言的眼神望着他,最后总要吃下几颗糖。

    就像现在这样。

    阿雷西欧一惊,刚刚回忆让他对于神经病吃糖产生了某种心理阴影,仿佛神经病下一秒就会跟他翻脸一样。他于是板起脸,把神经病的糖给抢了。

    “”圣者叹口气,“你得让我吃点糖。”

    “不不许吃”

    “不吃我怕我忍不住。”

    因、因为他刚才说的话吗还是又恢复了什么记忆阿雷西欧十分紧张,神经病此时的记忆节点着实有些危险,正卡在他们翻脸的前夕。

    “我本来想正常一点送给你礼物。”圣者轻缓地说道,“但现在”

    “阿雷西,能跟我来一下吗”

    阿雷西欧也不知道神经病究竟想跟他说什么,他的思绪异常混乱,一会儿是万年前,一会儿又跳转到当下。也许他不该说出之前的那些话,也许神经病本身并不喜欢那样占有欲过分强的话,再也许,现在的神经病已经又想起了一些事情,包括阿雷西欧可能做过的、在神经病的理解中,能导致两人决裂的事。

    阿雷西欧蔫蔫的顺着神经病让开的道路走进拐角,这里没什么人。他看到神经病往嘴里塞了什么,应该是糖,所以是不是在压抑怒气,阿雷西欧不知道。

    他还是决定尽可能地挽救一下。

    “等下,刚才的话不是剥夺你的自由意志,我也没想过”他回头,努力让自己显得诚恳些,再诚恳些,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神经病就把他按在这个无人经过的阴影处,吻了他。

    这个亲吻太过突然,阿雷西欧深玫瑰色的眼瞳大睁,下意识的挣扎起来。某样硬质的东西随着唇舌的接触,推入他的口腔,他的舌尖好像接触到了一些细密繁盛的花纹,然而仅凭舌尖的接触,他并不能断定那是什么,只觉得对方的唇舌滚烫,而这件硬物冰冷。

    这一冷一热的触感让他眼底泛起了一些水光,他甚至不敢轻易移动舌头,唯恐这件明显就不是糖果的东西被他吞进肚子里去。

    他的无法抵抗为对方了便利,舌尖触碰他上颚的时候,阿雷西欧还能稍作忍耐,但是当对方开始放肆的舔舐他的獠牙,他眼底的水光终于浮起来,沾湿了睫毛。

    他也辨认出来了,现在在他和神经病交缠的舌尖移动的东西

    是一枚银十字。

    这个发现令他彻底溃不成军,当他终于被松开的时候,已经是贴着墙壁坐倒的姿势,就连喘息也不敢张口,唯恐现在在他口中的银十字会掉出来。

    我本来想正常一点送给你礼物。

    他终于理解了这句话,随着这份理解,他也终于意识到一件事

    圣者蹲身,与他平视,色调烂漫的天空色眼眸中,浮着一点浅浅的笑意。这笑意阿雷西欧曾见过,在他们决战的大教堂中,沉重华美的棺木之前,圣者就是这样向他微笑,然后吐出灭世的预言。

    他口含银十字,几乎是呆滞的看着再一次逼近他的圣者。轻盈的亲吻落在他眼睫上,这吻并非纯然的温存,随着圣者的舌尖湿漉漉扫过他的眼睫,终究带了一点神经病式的色气。

    “我一直很想亲一亲你的獠牙,刚才你对我暴露了占有欲,我就在忍。”

    圣者轻声说道。

    “是你先不让我吃糖的。”

    阿雷西欧的瞳孔开始剧烈收缩,那段仓促的记忆终于重新在他脑海之中浮起,关于他如何与圣者决战,如何被按进棺木里亲吻,舌尖的交缠与刚才别无二致,只是当时推进他口中的,不是银十字,而是一枚血晶。

    我不想你讨厌我,所以就算是死,我也要告诉你,我与你反目的根本原因。

    三年后,将有灭世的大火雨。

    一切将在火雨中绝灭,而我和你会乘上“方舟”,驶向黄金的新纪元。

    圣者说出预言的时候,神情温存却狂烈。

    “神”阿雷西欧掩住口,以免银十字掉出来,但这不妨碍他睁圆红瞳,稍显含糊的骂出声来

    “神经病啊”

    作者有话要说西西救命这神经病的记忆什么时候完全恢复了

    应该不会被锁,只有两颗脑袋而已深沉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金主爸爸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冬至未青50瓶;莱瑞娅卡文25瓶;雨安灵、無粥、黑曜石、飘叶、千鹤20瓶;泷音12瓶;深深我的崽10瓶;朝阳以俞8瓶;鲸落3瓶;辰见莲池月2瓶;41532483、水曜日、某灵、酒酿圆子、君莫笑、苏晴柏、邵七七、筠黎1瓶;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5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