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诡三国 > 章节目录 第1774章 冲击

第1774章 冲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雪粉飞舞之中,张绣兴奋兴奋得就像是挣脱了缰绳的二哈,纵横奔驰,一边冲杀一边嚎叫着,引得司马懿都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赵云两天前攻下了第一个鲜卑营地之后,也就代表着正式抓到了鲜卑轲比能的后脚跟,于是乎接下来的时间自然不能再让赵云持续的在第一线搏杀,多少要保存一些后备,张绣便捞到了撒欢的机会。

    张绣甘风,不知道是谁影响谁,亦或是两个人原本就是人来疯的性格,若不是赵云镇得住,估计都是撒手没。不过因为甘风带着的都是具装骑兵,并不适合长途奔袭,所以甘风也只能是八爪挠心的待在后方,并没有跟着赵云一同前行。

    张绣在战阵上,虽然比不上赵云锐不可当,但是也没有差上多少,长枪上下翻飞,一股英杰锐利之气,也在雪粉血雾之中腾转飞舞

    这个鲜卑的部落虽然比之前的要更大,但有时候人多也未必是优势,特别是在慌乱的情况之下,人员众多反而会引发更大的骚乱,导致于无法形成有效的对抗阵列。

    飞雪纷飞,血色四溅

    张绣一马当先,长枪舞动,血红色的红樱如同活物一般,颤动着,旋转着,便朝着鲜卑营地之中那个最为粗壮,也是最为显眼的鲜卑首领而去

    普通鲜卑人要么没有来得及戴皮帽,顶着一头散乱发辫,要么就是戴着一顶已经看不出什么材质和原色的尖角皮毡帽,而这个粗壮的鲜卑首领,头顶之上居然是用一头倒霉的黑瞎子脑袋做成的帽子

    而这个用来彰显地位,表示他和普通鲜卑人的地位差距的帽子,自然就引得了张绣极大的兴趣,“老子要有这样一顶帽子,还不让甘疯子羡慕死”

    在军队之中,战功无疑就是一个军人腰杆子直不直得起来的关键所在,就算是到了后世,一些刚刚从军校毕业出来高学历高军衔,却没有什么军功建树的士官,在战功彪炳的普通士兵面前,也要乖乖低下头来,称上一句“老大哥”。

    于是乎见到了这样一颗可以在甘疯子面前夸耀的鲜卑脑袋,张绣甚至兴奋的有些微微的颤栗,大吼了一声,微微侧身,一枪兜起地面上的积雪,便朝着熊头鲜卑首领等人迎面抖去

    熊头鲜卑身边的护卫被张绣迎面泼来的飞雪迷了眼,而就在这短短的一两秒的时间之中,张绣已经是舞动着长枪,撞进了人群之中,快活的大声吼叫着,枪头如同巨蟒一般左右乱窜,瞬间刺翻了四个鲜卑护卫,然后盯着那一顶熊头帽子,恨不得下一枪就将其挑落,纳入囊中

    熊头鲜卑也振声大呼,来不及鼓动更多的人手前来帮忙,只能是先将眼前的强敌打倒再说呼喝之声当中,熊头鲜卑将战刀在圆盾上习惯性的敲击了一下,然后遮蔽在自己的头胸之上,大吼着向前跃出,一刀便往张绣的战马马腿斩落

    张绣死死盯着熊头鲜卑,见其扑来,一边拨马往侧面躲避,一边抡起长枪,就像是鞭子一般甩砸在了熊头鲜卑的圆盾之上,只听得轰然一声响,顿时就将熊头鲜卑的杀招打断,甚至差一点将其砸到了地上

    熊头鲜卑手臂一阵酸麻,心中不由得又惊又恐,他原本自诩武勇,在部落之中也是强悍角色,原想着凭借自己的武力,不说其他,先将面前重来的汉人武将干掉,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但是没想到才一交手,自己引以为傲的气力却完全不占上风

    虽然汉人将领多少占了一些马力的便宜,但是汉人之中什么时候也出现了这样的狠角色

    其实也怪不得熊头鲜卑,毕竟这几年,甚至几十年间,在这一片大漠上,鲜卑势头极大,不管是汉人还是乌桓人,亦或是在往北的柔然部落,都是不是鲜卑人的对手,甚至派出一个千人队,就能吓得周边尿都漏出来,不仅是要送上牛羊牲畜来平息鲜卑的怒火,还要贴上自家的少女来抚平鲜卑人的。

    再这样的情况下,轲比能手下的这些鲜卑将领,便一直以为这个世间他们唯一的对手就是步度根,而现在,看着雪中的那些鲜艳的血色,看着哭嚎慌乱的自家族人,熊头鲜卑首领的眼眸之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惊恐之色。

    熊头鲜卑才重新站稳,然后竟然发现之前的汉人将领已经甩镫下马,扭身便朝着他自己直扑而来,摆明了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因为战马回旋和加速都是需要一定空间和时间的,所以张绣也来不及再掉头重新调整加速什么的,干脆就直接下马,以更加灵活的步战杀敌

    熊头鲜卑顿时心中升腾起自己被蔑视的怒火,竟然当自己是任人宰割的牛羊不成于是乎也顾不得继续指挥手下的鲜卑族人了,只是瞪着扑来的张绣,便如同黑瞎子一样嚎叫了一声,也转身朝着张绣扑去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长枪对上刀盾,便是两个极端。

    熊头鲜卑将身子尽力缩在盾后,腰腿发力,合身就迎向张绣扎来的大枪,在将将临近枪尖的时候,圆盾微微一沉让开乱颤的枪尖,接着就是一砸一掀,企图直接破掉张绣的长枪攻击圈

    毕竟熊头鲜卑也是从不知多少次的战斗之中登上首领之位的,虽然没有什么理论支撑,但是从死人堆里面滚出来的经验,也让熊头鲜卑知道什么招式是最有效,最正确的,当面对长枪的时候,必然是要撞开长枪的攻击圈子,若是能抢进去贴身,也就胜了八分

    这熊头鲜卑首领虽然反应快捷,应对也是凶悍,但是他实在是运气不怎么好,遇见的对手竟然是大汉长枪界,排名算不上第一,但也是属于一流圈子内的猛人

    再加上张绣现在又年轻,身体气力正属于最为旺盛的阶段,而且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继续上升,直至三四十岁之后才会慢慢停滞,然后下滑。这是武将的一种常态,至于像是黄忠那样的,只能说是特殊的变态。

    若是赵云碰见了像是当下的情形,以赵云的枪法,定然是借力打力,将熊头鲜卑拨弄得宛如陀螺一般,怎么转都转不进赵云长枪的内圈来,顺道还会得到不少赵云附送的赠品

    然而张绣生在西凉,长在北地,虽然枪法也不失灵巧,但是浑厚更多三分

    见到熊头鲜卑扑来,张绣啊哈笑了一声,双臂用力,闪电一般的就将长枪抽了回来,旋即扭身甩出,只听到啪的一声巨响,企图用蛮力撞进张绣枪势内圈的熊头鲜卑,就像是一头撞在了石墙之上一样,不仅是没能撞进张绣的长枪圈子内,还控制不住自己身形,往后踉跄而退

    张绣双手一阴一阳,快速的交替用力,借着长枪枪杆特有的坚韧特性,很快的就消除了长枪的震颤,然后大步向前,追着便是一枪直入,向着熊头鲜卑的咽喉而去

    可怜熊头鲜卑首领,之前被张绣借助战马气力狠狠抽了一击,结果没有完全恢复之下又是再次被抽中,手臂一时间酸麻不已,见到了张绣又凶又快的一枪挑来,下意识的还想要用盾牌格挡,但是毕竟连续两次剧烈撞击之下,手臂已经远远不如之前灵活了,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张绣长枪已经送到了近前

    再想要缩头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张绣一枪从熊头下方鲜卑首领的眉眼之间,猛地刺入

    头骨在锋锐的长枪枪头之下,就像是薄木板一样,没有多少阻力,长枪没入鲜卑首领的头颅之中,旋即带着血污、碎骨和脑浆,半截枪头猛地从熊头鲜卑的后脑上突了出来,顺带还将尸首推得倒飞出去

    张绣手一抖,借着长枪的振动,将枪头抽出,带出一片的红红白白的浆液,飞洒得前方一大片都是

    兔起鹘落之间,刀枪交错之下,几招杀了熊头鲜卑,张绣在兴奋之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也觉得略有一些索然,看着一边惊恐不已的熊人鲜卑护卫,似乎也失去了继续杀戮下去的兴趣,便将长枪一震,抖去污血,大吼一声“降者免死”

    司马懿站在赵云身后半个马身的位置,看着张绣将鲜卑营地之中的首领击杀,便笑道“局定矣”

    赵云也微微点头,一边扣马向前,一边说道“这物资清点调配,还是烦劳仲达了”司马懿现在担任的军中职位是军司马,所以也不怎么好叫。正常来说应该以姓冠其职务,但是碰上了司马懿这样的,也就只好干脆称其字了,也显得亲切些。

    “将军放心”司马懿拱手说道。

    随着赵云领着后续兵卒加入,鲜卑营地之内的零星抵抗,很快就被平息了下来。

    司马懿的护卫斜着眼看了看后方跟着的那几个目瞪口呆,像是失去了魂魄一般的鲜卑人,不由得嗤笑出声“少主,看那几个鲜卑不过,这些鲜卑为什么要说实话,还真带我们来这里”

    司马懿也瞄了一眼。

    那几个人是上一个鲜卑营的幸存者,也是这一个营地的灾祸使。

    “这就是鲜卑了”司马懿冷笑道,“你认为这些人都是鲜卑,应该同生共息,生死相依,但是实际上这些人并不是一族之人,不过是顶着同一个鲜卑名号而已嗯”

    说了一半,司马懿忽然心中有些感触,皱起眉头,不由得回头向西南方向看了一眼。

    司马懿能够理解为什么这些鲜卑人会老老实实的讲出下一个营地的位置,因为这就是人性,但是同样司马懿也在方才结合眼前的情形,忽然领悟到了之前骠骑将军斐潜一直强调的“华夏民族”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鲜卑是部落联盟制度,所以其实各个营地,各个部落之间,都基本上属于非常松散的联系,这种游牧民族之间的政权制度,一直到了后续的什么蒙古,满清,基本上都很相似。在自己部落收到了致命攻击之后,这种松散的政治制度,是无法让所有的人都有牺牲精神的,所以一方面赵云允诺的可以分配的下一个部落的财富牲畜,也就可以活命了,所以很自然的推倒了这些鲜卑人浅薄的集体观念

    另外一个方面,这些人也多少有些复仇的想法,很典型的行为表现,就是这些人会将赵云等人引向更大更强悍的鲜卑部落营地,似乎这样就有机会借着更强大的部落来替自己报仇,消灭这群该死的汉人,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他们这样的心理,也正好是赵云司马懿等人想要的

    于是乎,赵云等人,就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迅速的逼近轲比能王庭

    司马懿捏了捏下巴上还没有多长,数目也并不多的几根胡须,皱起了眉头。原来骠骑将军早就看到了这一切啊,唉,这真是

    自己何时才能追赶上骠骑将军的步伐呢

    而当下华夏之内

    鲜卑如此,大汉当下,不也是如此么

    一个个地方诸侯,一处处的郡县豪强,不也是只顾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哪管他人是死是活嘴上说的都是大汉子民,但是行为上做的未必是符合大汉利益的事情

    所以骠骑将军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华夏民族”四个字啊,怕是骠骑将军也预见了这一切骠骑将军是在担心大汉未来会走向鲜卑的这样一条死路啊

    这对于司马懿的内心,不亚于是一次巨大的冲击

    “文治武功,田政商贸,还有那些工农学士”司马懿思索着,试图将一点点的那些零碎的东西拼到一起,之前骠骑将军的一些让司马懿困惑的举措,似乎在这一刻相互联系了起来,形成了一个整体,让司马懿更多了几分感悟。

    “原来如此”司马懿微微笑了起来,目光之中更添了几分闪亮,“骠骑将军且看能将大汉带到何处罢”

    一名兵卒前来,拱手说道“见过军司马,将军相召”

    司马懿点了点头,将手头上的事情吩咐了一下,让下属继续执行,便带着几名护卫跟着兵卒往赵云之处而去。

    “莫非是”司马懿看到了往常都是平稳气场的赵云,现在似乎也带了一些难以抑制的兴奋神色,不由得心中一动,左右看了看,“这些鲜卑供出了王庭所在”

    赵云微微笑着,点了点头。,,,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