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刘备的日常 > 章节目录 1.58 狐虎之威

1.58 狐虎之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谷雨过后,桃花水盛注1。

    大河一夜水满。董侯诏命,改别都甄城,为“甄都”。一字之差,其意大不同。背倚大河,抚慰河北。固守兖州,挟四方将军,与合肥侯争夺关东。再寻机西进,攻陷汉中。如此天下归一,继承大统。

    唯一所患,兖州近八十万户,四百万口。多被豪右豢养于坞堡之中,隐身高墙之后。或沦为佃户,或自卖为奴。天灾人祸,颗粒无收。寒门单家,难以自养。去年案比,十不存一。

    换言之,四百万众,能为曹操所用,寥寥无几。

    可想而知,州中良田,皆被豪右瓜分。曹操效仿蓟王,圩田雷泽、菏泽,乃至巨野大泽。亦是不得已而为之。更加朝廷东迁,洛阳宗室公卿伴驾,岂无田宅傍身。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朝廷由王太师主政,然诸事皆需曹孟德亲力亲为。换作旁人,多半以为自讨苦吃。然曹孟德却应接不暇,乐此不疲。

    平心而论。此时曹孟德,一心奉主,实无二心。

    朝野上下,交口称赞。

    甄都,大将军董重府。

    闻曹孟德来访,董重中门大开,亲出相迎。话说,自董卓身死族灭,王允总朝政。更加董重裹挟凉州兵乱,一朝兵散,颓势尽显。后随王允等,东迁辟祸。奈何空有大将军之高位,却无半分实权。为百官所轻,更为董侯疏离。

    索性称病不朝,闭门谢客。

    话说。顺下大河,自漳水入千里蓟国渠,一日可达南港。却又心有不甘,难舍大将军之位。遂滞留至今。

    闻曹孟德来访,董重焉能不喜。

    宾主落座,备至殷勤。不等曹操开口,董重已先问“闻孟德公事繁多,奔走诣阙。孔席不暖,墨突不黔。却不知今日,因何得闲”

    曹操落杯言道“如大将军所言,朝廷东迁,诸事繁多。曹某不才,唯尽力而为。”

    言罢,偷看董重面色,曹操斟酌言道“奈何左支右绌,仍捉襟见肘,不足为用。今日登门,求大将军仗义相助。”

    “哦”董重稍作思量,这便醒悟“莫非,孟德乃为求永乐积铜乎”

    “然也。”曹操实言相告。

    “原来如此。”忆先前种种,董重恍然大悟。之所以留己一命,又密告上巳东迁,皆因垂涎永乐积铜也。

    俗谓性命事小,钱财事大。董重一命,如何能抵永乐太皇,毕生积蓄。

    心念至此,董重涣然冰释。曹孟德,必是奉命而来。而背后之人,已呼之欲出。

    董重斟酌言道“孟德当知,永乐积铜,乃太皇所持。便亲近如我,亦不敢擅动。”

    “大将军所言极是。”曹操已想好托辞“然甄都不比洛阳,八关锁固。关东群雄,虎视眈眈,挥师北上,旦夕可至。为防腹背受敌,王太师欲割幽、冀、并、凉,河北四郡于蓟王。河北虽定,然青、徐、豫,关东诸王,仍心向寿春。为笼络诸王,收归己用。永乐积铜,正当大用。”

    俗谓财能通神。同出汉室一脉。论亲疏,叔侄三人,并无差异。心向何处,且看得利多寡。若董侯许以重利,关东诸王改弦更张,心向往之,亦是稀松平常。毕竟肉烂在锅里。

    闻曹孟德一席话,董重方知,已成奇货可居。

    “既大利于朝,董某自不吝啬。奈何,积铜乃出永乐。唯六百里上报,请太皇定夺。”董重答曰。

    “理应如此。”曹操已有所料。二人闲谈片刻,曹操起身告辞。

    董重送出门外。

    如董重所想。曹操此来,乃不其侯伏完,暗中授意。伏完今为太仆,为王允所倚重。说是心腹死党,亦不为过。蓟王十亿献费虽多。然自迁都以来,花钱如流水。尤其大肆营造宫殿府第,增扩城池,置办禁中用度。天下三分,各有其主。州郡税赋,多归州郡所用。便如陶谦、刘表,遣使奉献,不过杯水车薪。唯有献费,直输中署。州郡不得截留,更无从挪作他用。

    人岁六十三钱,以国中人口为准。黄巾乱后,徙民归乡,流民北上,四裔内附。时天下十三州,约莫三千万众。单蓟王一家,便足有千五百万口。余下诸国,满打满算,远不足千万。

    献费,蓟王一家独大,无有其右者。

    如此说来。朝廷开销,乃系蓟王一家。

    蓟王年年遣使上计,从未缺席。正因恪守臣节,故被天下所敬。

    呜呼哀哉,无关痛痒。真金白银,岂能有假。

    洛阳早有流言。永乐积铜,除董太皇卖官求货,自纳金钱,盈满堂室。更暗使洛阳子钱家,贳贷封君列候,以钱生钱,谋夺巨利。

    一言蔽之,永乐积铜,皆是不义之财。既来之不义,我等取之安心。

    奈何董重怀揣巨资,却未窥破时局。

    诚然,其称病不朝,闭门谢客。于外人看来,乃学姜太公稳坐钓鱼台,但求愿者上钩矣。

    眼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得已。王允命伏完,传语曹孟德。才有今日登门。

    待送走曹孟德。董重信步回府。终得安枕。

    知曹孟德无功而返,王允不置可否。

    太仆伏完试言道“卖官可乎”

    “不可。”尚书令桓典断然摇头。

    “未尝不可。”王允语出惊人。

    “请太师明示。”若非深知王允秉性,桓典岂有此问。早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叔侄逆乱,人心思变。”王允环视群僚“天下宗王,秣马厉兵,久必成乱。当遣傅相治国。宗王诸侯,得其食租便可。”

    “此计凶险。”王允反客为主之计,恒典焉能不知“若天下诸侯,群起来攻,我等俱危矣。”

    “蓟王在北,何人言反。”王允老谋深算。

    “狐虎之威”不其侯伏完脱口而出“虎求百兽而食之,得狐。狐曰子无敢食我也天帝使我长百兽。今子食我,是逆天帝命也子以我为不信,吾为子先行,子随我后,观百兽之见我而敢不走乎虎以为然,故遂与之行。兽见之,皆走。虎不知兽畏己而走也,以为畏狐也。”

    话已至此,桓典焉能不知“今蓟王辖地万里,披甲百万,宗王畏蓟王之甲兵,犹百兽之畏虎也”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