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邪世帝尊 > 章节目录 第1643章 终殊途

第1643章 终殊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接下来,两人又聊了很多,大半个时辰就这么过去了。

    最后又说到谅解书的事,墨千珑建议他,不要干涉昕昕的选择。

    “如果是你自己伤害了昕昕,你肯定也希望她能原谅你吧或者说,最起码你会希望由她自己做决定是否原谅你的过失。而倘若这时候,边上有人不停地说你坏话,让她不要原谅你,你又是什么感受”

    谢少琛一愣,他忽然想到这不就是徐雯雯吗那个贱人一天到晚的在an面前开坏自己,让她离自己远点,他早就恨极了她的多管闲事。没想到自己无意中也做了和徐雯雯一样的事,他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不用墨千珑再多说,意识到这一点的他,也就放弃了继续在谅解书上做文章。但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签的,这是他最后的坚持。

    让他比较欣慰的一点是,在他这样强调之后,墨千珑也没有劝他什么。她尊重易昕的决定,也尊重自己的决定。

    “还有一件事”谢少琛左思右想还是开了口,“千珑小姐,你能帮我跟西陵会长说说,不要开除我吗”

    他现在开始害怕了,闹出这么大的事,西陵会长对自己的印象一定已经很坏了。开除几乎是必然的,但是他真的不想走啊

    “西陵会长真的是一个特别优秀的人,我很敬佩他的商业才能,和他一起工作让我学到了很多”

    当着墨千珑的面,他对西陵辰好一通夸,就算是求她帮忙的时候,也不忘为助攻千辰尽一份力。

    门外,西陵辰刚好将这些话都听在耳中,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

    “我不是拍老板马屁,但是西陵会长真的一直都是我最想成为的那种人。”

    “这次的事,我觉得自己让他失望了,我特别无地自容。”他耷拉着脑袋,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了的流浪狗。至少在这一刻,他的情感是真实的。

    “所以我就希望千珑小姐能在他面前,帮我说几句好话。”半晌,他又猛地抬起头,像渴求救命稻草一般望着墨千珑,“只要是你说的,说一句比我说一百句都管用”

    “拜托你了”他说得激动,双腿一弯又想给她跪下,“只要能不开除,会长想怎么罚我都行现在只有你才能帮我了,求求你了”

    墨千珑按住了他的肩,让他继续好端端的坐在椅子上,在他充满期待和胆怯的目光中,却仍是摇了摇头。

    “那是你们公司的事情,我不方便掺和太多,我建议由你自己去跟他说。只要表达出自己真诚的态度即可,我想西陵会长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

    “还有昕昕如若你能让她感受到你悔过的诚意,或许,她会如原谅宋小姐那般选择原谅你。”

    “另外,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你不应该跪我。”

    谢少琛虽然还想再求,但他也看得出来,墨千珑是不会帮他更多了。

    她总是很尊重别人,太尊重了,所以她只会给出建议,却不会直接干涉别人的行为。要不要开除自己,同样是会长的决定,而她,尊重会长的决定。

    经过这番谈心,谢少琛对墨千珑印象转好,她确实是个很好的女孩,但自己跟她三观不合,不是一路人,他也没什么再跟她深入交往的念头。本质上,他还是不喜欢别人指出自己错误的,哪怕是委婉的。

    茉茉不一样,茉茉是自己爱的女神,不,是自己想要的女人,本着打是亲骂是爱的想法更重要的是,只要一想到她的身体,他就可以什么都不计较了。

    再从另一方面来说,既然自己会喜欢同类,其他人也是一样吧,大家总会愿意跟相似的人在一起玩。墨千珑和昕昕都像是天使一样,那么天使和天使做朋友,也许,比自己跟昕昕当朋友更好吧。

    今后,他还会继续支持千辰。以前只是因为会长的原因,他希望会长如愿以偿,不管会长想追的是谁他都会大力支持。但现在他被墨千珑的人格魅力感染,他觉得如果有哪个女人配得上会长,那一定就是她了。

    从粉西陵辰而粉千辰,到同时粉上两人而粉千辰,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变化。

    经过墨千珑的劝说,谢少琛打消了报复易昕父母的想法。他也可以不再跟昕昕来往,但他绝不可能放过徐雯雯,那个长舌妇那个贱人他无论如何都要她付出代价

    其实墨千珑也不只是劝他不要对付易昕父母,她的话连同徐雯雯、宋盼蕾及其父母都囊括在内了,是希望谢少琛别对付昕昕身边的人,莫让昕昕从对他的失望变成彻底的绝望。

    不过,墨千珑也不觉得自己有能力改变一个人,或者说,试图改变一个人的想法本身就是不成熟的。假如这个人早就无药可救,那你根本不可能改变得了他。因为,本身就不愿被人拯救的人,你自身也不会有拯救他的能力。纵使昕昕是他的an,却也不是万能的存在。

    所以说,只能寄希望于他听得进去,毕竟突然良心发现什么的,实在是可能性不高

    之后,墨千珑离开了天台,谢少琛还留在上面,他还需要一点时间,一个人安静下来想清楚。

    墨孤城过来迎接珑儿,好好的护着她下楼。明知道她毫发无损,但一想到曾有个人对她不怀好意,他心中就酝酿着一股冰冷的愤怒。

    到了楼下,墨千珑脱下外套,亲手帮他披上。外套上有珑儿的味道,还有珑儿的温度,墨孤城的心情好了很多。

    西陵辰“”

    墨千珑还想去跟昕昕谈一下谢少琛的事情。这一次她是终于看清他,以后也不会再受他的欺骗了,但如果再出现一个跟他差不多的人,昕昕未必还能及时看穿。

    她的单纯就像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她善良得让很多人不忍心伤害,但另一方面,一只纯白且毫无攻击力的小羊羔,也会格外容易遭到狼群的觊觎。别人不可能一直在她身边守着她,还是需要她自己强大起来,学着自己保护自己才行。

    三人回到宋盼蕾的病房,却发现易昕已经不在了。柳茉说刚才她被她的父母拉走了,自己本来想陪着去,但她父母脸色不太好的拒绝了,她只好继续留在这里等他们回来。

    宋盼蕾有不太好的预感,请珑儿去看看情况。柳茉也要一起去。

    于是大家又一起去了易昕病房那边,墨千珑决定一个人进去,请其他人暂时留在外面。

    易昕被带回病房的时候就知道要糟,果然,现在没有外人在场了,父母把门一关,又开始了一贯的训斥。

    “是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交朋友必须经过我们审核你现在长本事了啊什么人都敢乱交朋友,你是觉得自己上高等部了,翅膀硬了,觉得不用我们管了是不是”

    “那个谢少琛,他什么人啊他雯雯都说了,他就是个跟踪狂跟踪狂干嘛的不就新闻里常有的那种,弄点什么的,恶不恶心啊你成天跟那种人搞在一块你能学到什么好别人知道了又怎么看你自己名声还要不要了挺大个姑娘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

    “你看看他长得那个样,贼眉鼠眼的,天生就是,就是作犯科的料”

    “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易父也沉着脸总结了一句。

    易母立刻附和“真是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所以面相真的是有道理的。之前病房里其他几个人长得都还行吧,看看他生得什么德性,那个宋盼蕾又什么德性,所以怎么说相由心生,面相不好的人真的就该离得远远的”

    “也不光是面相。”易父叹了口气,补充道,“关键还是人品,就像她们导师昨天说的那个叫什么容霄的。”

    “对,还有容霄”易母一听又来了劲,“你们导师昨天都来家访过了,说你各方面都挺好的,就是交朋友不太自觉,让家长帮忙监督你的交友。你别真以为你在学院里干什么我们就都不知道了还美得你了”

    “她再这样,干脆让她以后走读吧”易母越说越激动,气呼呼的扯了易父一把,“我们开车接送,正好家里不也有车了吗一放学就回家,踏踏实实待着,哪都别去了”

    “就这样吧,最多就是我们麻烦点了。”易父似也赞同易母的提议,扫了女儿一眼,语气带着一种颓丧的责备,“每天早起半个时辰,先把她送去学院我再去上班,少睡点觉就少睡点了,总比女儿被人卖了强。”

    “别别”易昕一直在呜呜咽咽的哭泣着,见父母说着说着,当真就要将她的最后一点自由也剥夺,她终于忍不住开口求饶了,“我不想走读别让我走读好不好”

    易母冷哼一声“你是不想走读啊,还是想接着跟那些人混啊对,刚才的事还没说完呢”她狠狠推了易昕脑门一把,“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跟那样一个人搞在一起”

    “越不让你来往你越要来往,你是在对付我们吗你把我们都气死了,你就一个人过吧,像你这样的没出几天你就饿死了你以为谢少琛还是容霄能养你啊”

    “我没有”易昕哭得全身都抽搐了,“我真的不是”

    她真的忍不住在心里埋怨徐雯雯,为什么要把所有的事都告诉自己父母,明明已经答应过自己不说的啊

    从她在医馆里醒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如果让父母知道自己进了医馆,他们的反应一定会很激烈。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他们没有欣慰于自己的死里逃生,而是先责备自己交友不慎,她真的觉得好委屈好委屈啊

    “行了别哭了,你一直哭也没用。”易父说话了,相较于易母,他的语气要平和许多,“先把眼泪擦了,跟我们说说,为什么就这么不听我们的话,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易昕哭得仍是上气不接下气,“我就是想,我已经保证过不会再跟他有什么了,都这样了他肯定也不会再找我了,能不能就不要一直说这个事情”

    “凭什么不说啊”易母一下子提高了声音,“事情还没解决呢,凭什么让我不说啊我再问你,你跟他到底有没有”她停顿了一下,似乎自己也觉得说不出口,于是换了一个相对委婉的表达,“发生过关系”

    易昕惊呆了,她没想到父母会是这样看待自己。在他们眼里,自己就是这么随便的女生吗

    “没有”她用力的摇头,“真的没有”

    “你别不敢跟我们说实话”易母显然不信,之前宋盼蕾说过的话,一直是她心里的一根刺,“他要是真的欺负过你,我们得告他去”

    “真的没有啊”易昕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眼泪又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

    “好,你说没有是吧”易母点了点头,声音却是更加凌厉,“正好现在就在医馆,你去做个检查,报告出来了我们都放心。在哪里做我们刚才都找医师打听过了,现在就去。”

    “不”易昕怕得面无人色,拉起被子遮住了自己,无助的往床里缩,“不要啊我发誓真的没有,我求求你们相信我,不要让我去做检查”

    “你要是心里没鬼怎么就不敢去呢你是在保护他吗”易母丝毫不退,一把掀开她的被子,把她从床上拽下来就往门口拖,“我们家不养这么丢人现眼的女儿,今天你要是不肯去做检查,你就滚到外面去住吧这个家不要你了”

    墨千珑赶来的时候,撞见的就是易昕父母正要拖着易昕去做检查的一幕。

    当时她敲了门,表示自己有关于昕昕的事情要跟他们说。易父打开门,易母也暂时停止了对女儿的拉扯,但依然紧绷着脸,神色不善。

    大概是墨千珑之前表现得落落大方又懂礼貌,易昕父母对她的初印象还是不错的。易母耐着性子问了她一句“你跟昕昕什么关系”

    墨千珑回答“我是昕昕的朋友。”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